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29章 喝酒
    “这”刘文镜看着酒葫芦,脸上很快泛起苦笑:“前辈,我不会喝酒。”

    “诶,一个男人,怎么连酒都不会喝?”老头笑容渐消,一脸嫌弃地看着刘文镜。

    “我真不会喝酒,对不起了前辈。”刘文镜一脸苦相,说道。

    这下赵阳心中暗忖,这水道武者喝酒不就跟喝水似的?

    赵阳知道水道武者所习练的功法,可以将酒喝掉,然后从胃里直接逼出体外,一点都不用吸收,甚至酒精也能跟水一起逼出来。

    可是现在,这刘文镜竟然推三阻四不喝,赵阳觉得,或许这刘文镜有洁癖,嫌弃这酒葫芦被老头子用过,沾了老头子的口水,所以才不喝的。

    见刘文镜坚持不喝,老头子便把酒葫芦送到赵阳面前,说道:“你会喝酒吗?”

    “我会啊!”赵阳不由分说,一把接过老头子递过来的酒葫芦,然后便一仰脖,往嘴里猛灌了一口酒。

    这老头子刚刚救过赵阳的命,所以赵阳心里对他便有一些好感,再加上他确实很喜欢喝酒,肩膀又被刘文镜的剑刃贯穿,十分疼痛。

    古时候,当麻沸散还没有被华佗创造出来的时候,酒就是最好的麻药。

    再说这么厉害的前辈高人,连武境都无法通过望气之术看出来,他的酒,赵阳自然十分感兴趣。

    “真是好酒!”

    几口酒灌入喉中,赵阳只感觉这酒不光闻着是好酒,味道也是醇香干洌兼具,着实是美酒佳酿!

    “哈哈哈,你小子喝酒真是爽快,我老头子一次只抿一口,你这一口酒顶我半天的了!”老头哈哈大笑道。

    “我瞅你这酒量不至于这么浅吧,一次只抿一口?”赵阳瞪大了眼睛,愣然看着老头。

    这酒他一品,就知道最多不超过六十度,以他的酒量,再喝两口也不会醉。

    “你小子不知道这酒的珍贵,这酒我可是在在‘那个地方’苦等了三天三夜,又求了那家伙一天一夜,才给我打了一壶。”老头子笑着说道。

    “哦,原来你不是酒量差,而是因为这酒很珍贵,你舍不得喝啊。”这下,赵阳虽然很喜欢这酒,却也不敢再喝,便想把酒葫芦还给老头。

    可是,老头子却嘿嘿一笑,说道:“你小子够爽快,不像某些人,扭扭捏捏的,还嫌弃我老头子,你多喝两口,没事的。”

    “我看还是算了吧,你这酒得来不易,我都给喝了,那多不好”

    赵阳知道老头子刚才的话是在暗讽刘文镜,不过,老头子让他多喝两口,他是着实不敢再喝了。

    这酒葫芦看起来大,可是要照他这个喝法,用不了几口就没了,到时候还一个空葫芦给老头,这老头就太可怜了。

    “没事,让你喝你就喝,别婆婆妈妈的,你一口,我一口,咱俩今天就把这葫芦酒给干了。”老头醉态可鞠地说道。

    “既然前辈高人都这么说了,我要是再墨迹,就是对您不敬了,那我就再来一口。”说着,赵阳便又喝了一口酒。

    这次他喝的比上一口少多了,毕竟这酒太珍贵,像眼前这样一个前辈个高人都费了四天四夜的劲儿搞来的酒,那得多珍贵?

    他喝完了这一口,摸了下嘴角,便把酒葫芦递给老头子,老头子笑嘻嘻地接过酒葫芦,也喝了一口,然后又把酒递给赵阳。

    此时此刻,下面站着的刘文镜四大弟子和张袖儿、凌雨璇她们,都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一幕。

    这毫无征兆,突然出现的老头,竟然让刘文镜暂时罢兵止戈,而且还跟赵阳喝起了酒。

    此时那些弟子包括刘文镜都在暗暗猜测,难道这老头认识赵阳?

    赵阳接过酒葫芦,灌了一口酒,然后便感觉隐隐有些不对。

    白酒入肚,感觉热乎是很正常的,可是这老头的酒入肚之后,除了这正常的热乎感觉之外,还有一股格外灼热的感觉在腹中翻滚。

    这感觉

    赵阳心中一动,然后便发觉这特么根本不是热力,这是真气!

    而且是无比磅礴,无比强大的真气!

    赵阳心神不定地又喝了口酒,眼神却朝老头瞟了过去,然后便发觉这老头正用一种狡黠的笑容看着他。

    老头的笑容之中透着一抹孩子气,还透着一抹机智。

    赵阳这一走神,就多喝了一口酒,他赶忙把酒葫芦递给老头子,此时,他感觉这葫芦里只剩下不到半壶酒了。

    于是他说道:“前辈,里面剩下的酒不多了,还是等你以后再慢慢喝吧,今天一天都喝完了,以后可就没得喝了,你这酒得来不易啊。”

    “没事!”老头笑呵呵地道:“久逢知己千杯少,这一个人喝酒,和跟爽快的人喝酒,那滋味可就差太多了,我一个人喝没劲!跟你,却不一样!

    咱爷俩今天就把这酒都喝了,等喝完了酒,我老头就不管你们的事儿了,你们想怎么干就怎么干,闹得天翻地覆我都不管!”

    本来站在旁边的刘文镜心里还在嘀咕,不知道今天这个局该怎么了,这会他一听老头说这句话,登时吃下了定心丸。

    只要这老头不插手,他打算先不要了赵阳的命,把他直接带走,等路上想杀也不迟。

    就算这老头说不管,谁知道一会如果他真的要杀赵阳,这老头是不是真的不管?

    就这样,赵阳和老头你一口,我一口,很快就把葫芦里的酒喝完了。

    老头喝光了葫芦里最后一点酒,却还意犹未尽,想把葫芦倒转。

    可是,这酒终究是喝完了,一滴不剩,就算倒转,却也没滴下来一滴。

    看到老头这样依依不舍的样子,赵阳不好意思地说道:“不好意思啊前辈,这酒被咱俩都喝光了。”

    “哈哈!”

    听了赵阳的话,老头把酒葫芦的塞子塞上,笑着对赵阳说道:“不妨事,我明天再想办法去讨一壶来,只是这酒,你喝好了吗?”

    老头一语双关,而且眼神变得十分复杂,他的意思就算是近在咫尺的刘文镜也猜不出来,只有赵阳才懂!

    (本章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