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赵阳,有没有钱其实没那么重要的,既然小蕊选择了李家壮,这说明她也许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喜欢你。  ”见赵阳脸色越来越差,张袖儿安慰道。

    这时候樱桃也有些后悔:“哥,我不该说这些的,田小蕊这样的女人不值得你伤心。”

    “没关系。”赵阳随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其实他身上没有灰尘,只是在借此掩饰着什么。

    张袖儿瞥见赵阳的举止,心中意会,故意岔开话题,笑着对樱桃说道:“樱桃,有中意的男人了没?”

    “没有。”樱桃不假思索地道。

    “也好,到了大学,你会遇见很多优秀的男孩子。”张袖儿望向蔚蓝的天空,说:“有歌说的很好,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外面的世界很无奈”樱桃随口唱了出来,张袖儿一愣,俩人不禁相视而笑。

    当你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会在这里衷心的祝福你

    赵阳想祝福田小蕊幸福,却怎么也祝福不起来。

    从小到大,李家壮和李家才这对李家兄弟是赵阳的死对头。

    嫁给自己的死对头,这对赵阳来说,无疑是在他心上插了一把刀。

    更何况,无论是当年那把火,还是被爹赶出家门,都与李兴奎和李家兄弟父子有着莫大关联。

    村长李兴奎坐在自家的院子里,除了他之外,还坐着李兴茂、李兴文两兄弟,另外,还有个抽旱烟,上了年纪的老者。

    四个人围坐在一张桌子旁,桌子上没有茶水,除了两盒烟,别无他物。

    老者叫李下海,是李兴奎的堂叔,在村里是最高辈分的几个人之一,当年就是他力主李兴奎成为村长,俩人住在一个院子几十年了,李下海没有儿女,李兴奎给他养老,有什么大事都会找他商量,可以说,李下海是他的幕后智囊。

    此时他抽着旱烟,闷声不吭,默默听着其他三人在议论着。

    “这小子的诊所今天就开张了,我已经放出风去,谁也不要去凑热闹,就算这小子把鞭炮放得震天响,也都在家眯着!”李兴茂气哼哼地说道。

    “对,先把他晾住,反正合同已经签了,不用半年,晾他仨月,估计就得拉裤兜子了。”

    哈哈哈哈!

    俩人一起大笑起来。

    “这小子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非要在村里开什么诊所,咱村虽然人不少,一千多户,可是谁能信他,找他看病?”

    “找他看病那就等于是找死,这小子到底会不会瞧病,医术怎么样先不说,村里不少人跟他有过节,谁敢把命丢给他?那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别说要钱了,就是不要钱,也不会有人去看!”

    “他年纪轻轻的,能学多少医术,现在县里的医院招新医生,都要求至少医学硕士学历,医学硕士是什么概念,读完了那至少得三十岁了,就算是三十岁,招来也得先实习几年,临床手术什么的根本不让你上,想单独出诊?先实习三年!送点钱也许能早点,一年就行了。”

    “猫儿哥,你这挺懂行啊!”听李兴茂一说,李兴文有些惊讶了。

    “那是,昨天晚上我刚给县医院的刘大夫打过电话,这都是人家刘大夫告诉我的。”

    如今老爹的骨灰盒还躺在自家的香桌上,李兴茂是埋也不是,不埋也不是。

    草草埋了吧,就怕以后家里霉运当头,真出什么事,而且村民们都瞅着呢,你埋了老爹的骨灰盒,那就等于是低头认输。

    在赵阳面前低头认输,李兴茂咽不下这口气!

    闹腾了这么多天,人家赵阳一来,你李兴茂就被打得丢盔弃甲,到时候乡里乡亲的,在谁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所以李兴茂决定再坚持一个月,他赌这一个月之内,赵阳就该明白怎么事了,到时候他会去找赵阳谈判,只要赵阳愿意让他爹让出山上那块坟地,赵阳之前付给李兴文的那一万块付,就由他出了!

    而如果赵阳能让林业局收禁止他伐木的禁令,他愿意再拿出几万做为和解费。

    计划要一步一步实现,先必须要让赵阳这个诊所开不下去!

    为了这个,他可是付出了不少辛苦,如今几乎全村人都被他打过招呼了,谁要是去给赵阳捧场,那就是不给他李兴茂面子!

    “大奎,你儿子度蜜月还要多久啊?”李兴茂问道。

    “怎么也得十天半个月呢,他们先去中海,然后再去琉球,从琉球坐飞机去欧洲,全都逛一圈,然后再坐飞机来猫儿,你问这个干什么?”李兴奎问道。

    “你两个儿子是赵阳的死对头,现在家才在大学读书,大壮要是带着这小子当年的相好田小蕊来,估计得把赵阳气得吐了血,少不得又得是一番大战,到时候我们就有热闹瞧了。”李兴茂嘿嘿笑道。

    李兴奎对李兴茂看热闹的心态很不爽,说道:“我儿子来呆几天就去县里了,现在你的伐木场虽然停工了,县里的家具公司还得继续经营啊。”

    李兴茂在县里有个家具公司,李兴奎在里面有股份,前几年李兴奎以股东的名义把大壮硬塞到到李兴茂的家具公司,李兴茂不好拒绝,只得答应下来。

    不过后来李兴茂现,自己的这个决定还是挺明智的。

    李家壮这小子有那么点经济头脑,李兴茂给他安排了个副总经理的职位,实际上就是把家具公司的具体经营都丢给他,这小子干得还算不错,仗着有原材料成本的优势,又通过一些其他手段,把竞争者杀得头破血流。

    不过现在情况有些变了,原材料断了奶,李兴茂最近找了几处货源,木材价格压不下来,这样的话,家具的价格也要上涨了,不然就得赔钱。

    他倒是想看看,面对这样一个烂摊子,李家壮有什么好办法。

    如果李家壮也没有什么好办法的话,李兴奎这个股东也就没什么话好说了。

    现在大家是拴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要赔钱就一起赔。

    (本章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