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2章 不同的可能
    今天晚上因为秦松回来的早一些,所以晚饭比平日里也要早一些。今日还未到天黑,秦家人就已经开始吃晚饭了。

    秦松吃完了饭,对尚未吃完饭的父亲秦守山说道:“父亲,找我有什么事?”在做的只有他们秦家人,所以他也不怕什么,直接就问了。

    秦守山把嘴里的饭吃完,嘴里有饭说话是不文明的行为。秦守山然后说道:“也不是什么别的事情。就是森儿今年也十八了,你看看是把他送进讲武堂好,还是留在金吾左卫里边好?他的功夫不行,进入皇宫当侍卫是没戏的。”

    “或者你有什么其他的想法?现在你当着锦衣卫的指挥使,我太想森儿的前程和你绑在一块儿,但是若是你那里有什么事情,也得考虑。”

    秦松一愣,知道父亲的意思是自己现在掌控锦衣卫,是不是得罪了谁,或者允熥怀疑谁;秦森可绝对不能可这些人扯上关系。

    秦松思量片刻,说道:“最好还是进入讲武堂。陛下对于讲武堂好像是又要进行改变,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改。”

    “但是陛下不断的对讲武堂进行改变,就说明他对于讲武堂的重视,所以最好还是进入讲武堂。”

    “只是,”秦松看了一眼已经吃完了饭,坐在一旁忐忑不安的听着的秦森,对他说道:“三弟,你先出去。”

    等到秦森满脸不甘的出去以后,接着说道:“秦森有把握进入讲武堂吗?”

    秦守山看了一眼秦松,说道:“我也担心这一点。好在在咱们金吾左卫,森儿已经是这个年纪很出众的人物了。”

    “其实去年我就想着送秦森进入讲武堂,但是那一年金吾左卫有一名十分出众的人物,森儿比不得,所以压到今年。”

    秦松说道:“爹,这不是金吾左卫一个卫的事情,而是整个京卫的事情,秦森未必能脱颖而出。”

    秦守山说道:“你不能做做手脚吗?”

    秦松马上摇头道:“绝不能做手脚!我是锦衣卫的指挥使,指不定有多少人在盯着我呢;要是发现我有什么不法之事,那弹劾我的折子一定会到陛下的眼前。”

    “那样我还不如直接去求陛下,或许陛下会允许三弟进入讲武堂。”

    听秦松这么一说,秦守山也意识到秦松是不能做手脚的,所以说道:“那怎办?”

    秦松说道:“还是试试能不能进讲武堂吧。若是不行,将他送到地方上,积累资历。”

    秦守山说道:“那,你觉得送到哪里好?地方上,咱们家是凤阳人,送回凤阳府?”

    秦松思索了一下,说道:“还是英国,或者辽东诸卫所吧。三个封国容易立功;其中秦国、岷国都危险一些,英国最好,并且张数在那里,还可以让他照应着点儿三弟。”

    秦守山说道:“好,那万一森儿进不了讲武堂,就送他去东北。”

    =================================================

    晚上潘仁下班回到家,晚上正闭着眼睛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想着自己这一天的利弊得失,忽然自己最亲信的仆人敲门说道:“老爷,那位大人派人送来了一封信。”

    潘仁猛地睁开眼睛,说道:“进来!”

    那个下人走进来说道:“老爷,今日那位大人的亲信仆人送来这么一封信。”一边说着,他把手里的信递给了潘仁。

    潘仁先是仔细检查了一下信封的密封是不是完整的,又核对了一把信封上的印记,然后他才对下人说道:“我没什么事情了,你下去吧。”下人退下。

    潘仁拆开信封,打开信纸,又仔细核对了信纸上的印记是不是正确的,这才开始读信。

    只见信上写到:‘今日我与齐、练同去皇宫,返回之时练说道:‘陛下询问你之近情,似有看重之意。’’

    “然吾以为多半不是如此。今日陛下单独召见练之前,是与锦衣秦单独说话。”

    “陛下多半已经怀疑你,你最近一二年要小心。”

    …………

    潘仁看完了信,顿时脸色阴沉的可怕,他已经被发现了。虽然他本来就是暴露出来等着被注意到的人,但是这么快就被发现还是很是惊讶。

    潘仁咬了咬牙,把信烧毁,然后又发泄似得说了什么,但是发泄完了以后他就变得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完全瘪在了椅子上。

    ==================================================

    一个位于京城南部,看起来好像是某个做买卖的人存放货物的地方,有一栋小小的独立宅院。

    现在在这个独立的宅院的一间屋子里,几名因为屋子里太黑而看不清相貌的人聚在一起。

    一人说道:“果然和我在陛下初次上朝之后的预料是一样的,陛下又重新使用锦衣卫监视起了大臣们。”

    “果然是最底层的老百姓出身的人,使用这样下贱的手段。”

    另一人说道:“咱们还是说些有用的事情吧。当今陛下熟知民情,咱们的小手段是没什么用处的。还是先偃旗息鼓吧。”

    “最重要的是明年的乡试和后年的会试。洪武二十九年陛下处决了一大批咱们江浙五府的官员,理由是贪污受贿,还从此禁止江浙五府的人担任户部的官员。”

    “洪武三十年的会试又被刘三吾搞砸了,最后先帝南方的举人一个也没有录取,全部的名额都给了北方。”

    “现在朝中咱们江浙五府的官员太少,不足以有什么影响。需要更多的人进入朝廷。所以明年的乡试和后年的会试极为重要。”

    “乡试就不说了,分省考试;会试咱们江浙五府的人一定要尽可能多的考中名额。就算当不了主考官,你们几个翰林院、中书科的人也要争取同考官。”

    “至于对付当今皇上的事情,如果当今皇上只是江浙五府的赋税不愿调,没有别的施政,那不要和皇帝作对了。毕竟,现在上沪县开海,咱们的人占了大便宜,足以弥补在田赋上的损失了。”

    众人沉默一会儿,又一个人说道:“单单是这些,有上沪县的市舶司弥补损失倒还可以,但是陛下却并不重用文臣之意,而是还是文武并重,这可不好。”

    先前说话的人说道:“这又不是咱们江浙文官的事情,是全部文官的事情,即使要想法子,也不能只是咱们的人在前边,其它地方的人也不能落下。”

    后一人说道:“我知道,不会只是咱们出头的。我有分寸。”

    前一人说道:“但愿如此。但是要是我发现你的做法不妥当,我会随时阻止的。好了,咱们今日到此为止吧。走的时候都小心一些。”

    75058/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