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8章 乡试与文会
    之后允熥在把京里都查了一遍之后就正式下旨,让大半是新任命的都察院的御史前往全国各地巡查。一时间,无数的‘中央巡视组’从京城出发,奔向全国各地。

    蹇义被分配到了河難,杨士奇被分配到了山東,也跟着其他人一块走了。虽然他们会分来巡视,不过在到达岔路口之前还是聚在一起走的。

    转眼间已经是七月中旬。这一日,允熥又到国子监视察了一番,亲自选任了几个监生担任朝中空缺出来的职位之后,因为今日的奏折不多,允熥于是便装带着几个看起来不太像是武人,反倒有些像文人的侍卫在大街上逛了起来。

    走到贡院旁边,现在是下午申时,按理说是一天之中饭店酒肆最清净的时候,但是允熥看着附近的饭店酒肆都人很多虽然不是满的,但是也有一多半人。

    允熥回头问道:“现在怎么这么多人?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他的侍卫还真有知道的。侍卫冯全亮说道:“朱公子,九月份就是直隶乡试了,各地的选拔能够参加乡试的秀才的考试也都结束了,就连京城举行的‘拾遗’考试也在月初结束了,所以大半个直隶有资格参加乡试的秀才都来了京城。”

    允熥惊讶的说道:“距离乡试还有五十多天,他们就都来京城了?这么早来京城干嘛?”

    童茂华说道:“朱公子,就剩下五十多天了,在家看书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了,反而是来到京城,与其他的秀才交流一下或许更加有进益。”

    “并且还可以向本地的官场前辈请教一些平时读不通的事情。在朝的官员也愿意拿出少量的时间来与老家出名的秀才交流。这是乡试,要是会试之前的话,恐怕人还会更多。”

    “并且,恐怕还有人怀着不可告人的心思,想着能不能提前走走门路作弊呢。”不是文人的童茂华丝毫不留情的讲出了一些秀才的龌龊心思。

    “哦,原来是这样。”允熥说道:“可是我记得秀才在地方上没有什么太大的权力吧,在京城居住的花费可不小,大多数秀才应该都是负担不起的,怎么还有这么多人提前这么多天来京城?”

    这件事童茂华就解释不了了,其他人也不知道。其实是因为从下届直隶乡试开始就是大江南北分开考试,名额也完全分开录取,在京的江南的官员为了在这一届乡试尽可能的让自己人考中举人,所以传信给老家让秀才们提前来京城面授机宜,甚至看看能不能作弊。

    允熥想了一下,没有想明白,也就不想了。他带着几名侍卫也装作来京赶考的秀才,走进饭馆,听听看看这些秀才有没有能够入眼的。

    允熥在一家酒肆坐了一小会儿,就有人跑进来,到了一个桌子旁边说道:“听说了吗,有京城本地的秀才今日包下了莫愁湖旁的一块地方,要召开文会,以文会友呢。”

    “并且不管是谁,只要是文人都可以参加,来者不惧。”他虽然是对着自己的朋友说的,说话声音很小,但是允熥就坐在他们旁边,也听到了。

    允熥很是惊讶。在地方上也就算了,在京城召开文会,虽然只是一些秀才,可是来者不拒的话,不怕皇帝忌讳吗?现在可是大明初年。

    一旁的侍卫季兰山也与冯全亮说道:“是哪个秀才这么二缺,敢在京城召开这样的文会?不想活了吗?”

    正说着,他们旁边的这一桌人都结账走了。允熥很好奇,也结了账,带着自己的侍卫跟着也过去了。

    走了一会儿,大家来到了莫愁湖旁边。只见一些大汉围在一旁,零零散散的有几个大概是秀才的人走了进去,也有人被拦在了外边。

    允熥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今日确实是有人在这里举办文会,但是并非是所有人来者不惧,对于来者也是有要求的。必须是有人引荐,同时要么是家境比较好的,要么是在老家名声很大,很有文采的人。能够进去的人其实没有太多,也就几十个秀才。在现在京城有超过一千名秀才的情况下,不算人太多。

    允熥之前伪造过的真路引之中是有直隶地区秀才身份的,像伪装成有钱人也容易,他确实是有钱人嘛!不过他没有引荐人,按理说是进不去的。

    但是这难不倒允熥。他们只是包下了莫愁湖畔的一块地方,没有包下整个莫愁湖,允熥还可以雇佣一艘船,让船开到他们所在地方的岸边,然后听他们的文会内容嘛!

    召开这次文会的人未必不知道有这个漏洞,但是如果召开整个莫愁湖,那么动静就太大了,肯定会传到皇帝的耳边,那么就不是什么好事了。像现在这样只是包下了一块地方,这也是京城的权贵经常做的事情,也不显得突兀。

    并且能够包下一艘莫愁湖上的船的人肯定家里很有钱,也算是符合了他们的条件中的一个,结识一下也可以。

    允熥身上是一文钱都没有,但是他有侍卫,跟着他出来的侍卫身上都带着不少的钱。

    允熥又对这个文会产生了一点儿兴趣,所以童茂华拿着钱来到一艘停在湖旁边的船旁,雇下了这艘船,然后让船家把船开往文会的地方的旁边。

    允熥这还是第一次乘船游湖,有些兴致,看着外边微微波澜的湖水,对几个侍卫说道:“我还是第一次乘船游湖,没想到别有一番风味。”

    冯全亮说道:“现在正值七月,正是游湖的好时候。”

    允熥说道:“等过几日,我再乘船去玄武湖游览一番。玄武湖的名头可比莫愁湖要大,应该更加好才是。”

    这时那船家“噗嗤”一笑,说道:“这位公子,听你的口音也是京城一带的人?怎么这么口气大?莫非是京城左近其它几个县的人,听说过玄武湖的名头就想来京城见识一番?”

    “早在太祖皇帝的时候,玄武湖就已经让太祖皇帝给封闭了。并且还在湖中的中洲小岛上修建了黄册库,贮藏全国户口、赋税等册子,可是天下最重要的库房禁地之一。哪里是一般人能够去的!起码得是公侯世家才能进去游玩的吧!”

    “这位公子”,船家对着允熥说道:“我老船夫看你家里不像是一般人,但是也不像是公侯世家的人,恐怕是进不了玄武湖的。”

    “还是趁早打消了去玄武湖游玩的心思吧。”

    允熥听了他的话,并不生气,甚至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转过头继续欣赏莫愁湖的美景。他已经过了向人炫耀、凡事与人分辨的时候了,没必要与一个老船夫说什么。

    几个侍卫也知道允熥出门的惯例,也都不说话,有的人站在允熥身边,好像是在观赏莫愁湖的美景实际上是在护卫允熥;还有的人分散站在船内,好像是杂乱无章,但是如果有懂得军阵的人看的出来这是一个微缩形的防守阵法。虽然在船上摆上这么一个阵法好像是没有什么用处,但是侍卫们还是一丝不苟的站着。

    年纪最小的季兰山好像是要对着老船夫说什么,但是看着其他人什么都没有说,自己最后也是什么都没哟说。

    不一会儿,船开到了举行文会的地方旁边的湖面上。

    允熥向岸上望去,只见现在在岸上的人大约有二三十个,大家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说着什么。坐在主位上的人也没有对大家说什么,也是在与身旁的人说话,可见文会还没有开始。

    允熥继续看着岸上,只见陆陆续续的又有人来到这里,分别坐下。还有看着是下人的人拉来一个大车。车盖还未打开,就已经酒香扑鼻,连湖上的允熥都能闻到浓郁的酒香。

    然后下人打开车盖,把几壶酒拿出来,分别放在在场的人的旁边。

    多半是召开这次文会的人这时站起来走到湖边,对着允熥他们这些船说道:“几位朋友,都是想来参加文会的吧?可愿意下船来与我等一起坐在岸边,一边喝着美酒一边以诗文会友?”这个人的声音还不小,允熥听得很清楚。

    有几艘船靠了庵,有人从船上下来,与汉话的人寒暄了几句,被安排了作为坐下;不过也有人没有下船。

    允熥当然不可能下船的。这种时候从船上下来加入文会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太引人注目了,允熥很怕身份暴露,虽然这些秀才按理说应该没有人见过允熥,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并且如果不仅仅是只有秀才呢?

    很多监生也会参加乡试,尤其是直隶地方的监生,本来就在京城读书参加乡试、会试也方便。而允熥曾经多次去过国子监,虽然他现在换了衣服,但是监生认出他来也应该是可以的。

    所以允熥不可能下去的。他连面都没有露,让看起来最文气的侍卫答复了对方一下,就罢了。除了允熥这艘船,还有几艘船上的人没有下去,也都是答复了一下就罢了。

    这人也不勉强,又说了几句场面话,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过了一会儿,大概是人到齐了,也可能是到时间了,这人站起来,宣布文会开始。

    75058/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