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04章 医生的名字与伟大的豌豆
    “官家说的不错,我不应动用私行将他处死;他解剖身体得来的知识也有用,应当传下去。”听了允熥的话,朱橚忙说道。

    朱橚不知允熥是如何想的,以为是自己私自将一个并非王府下人的人处死触动了他的神经,所以忙不迭的出言。他随即命身旁一个小宦官将一名侍卫叫进来,吩咐这侍卫几句。侍卫忙退下敢去传令。

    允熥深吸了一口气。与朱橚想的相反,他对于大明出现这么一个人,这么一个可以与安德列·维萨里相提并论的医生可是欣喜不已。医学从本质上说研究的是什么?是研究人身体秘密的科学,就好像天体物理学是研究宇宙秘密的科学一样。既然是研究人体秘密的科学,不解剖人体,怎么能快速发展?

    但与这一时期的欧洲一样,由于伦理道德,解剖人体是违背道德甚至触犯法律的,允熥不能公开提倡,民间即使有这样做的人也不敢公开宣扬,允熥想要发现民间的人才也很困难。好不容易出现一个,他岂能容许这人死了?

    ‘也不知现在让朱橚派人去传令还来不来得及?若是来不及,可就太令人惋惜了。’允熥这么想着,又吩咐朱橚道:“你马上传令给留守开封的侍卫,让他们去搜检这名医生在老家的住处,看看有无有关解剖人体的东西或绘画。若是有,全部带到京城,一件也不能落下。”

    “是,官家。”朱橚又忙答应道。

    “对了这人叫做什么?”允熥吩咐完毕,忽然想起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又问道。

    “官家,这人叫做竺弟周。”

    “竺弟周。”允熥轻声说了一遍,又吐了口气,又问了一个疑惑之处。“五叔,侄儿适才说的话,是如何让五叔你想到这个离经叛道的医生的?”在朱橚脸色发生变化前,他只是说了‘所谓橘生淮北则为枳,五叔还是不要抱多大期望。就是种活了,也不会与原本的橡胶一样’这句话,没有一个字与解剖或者人体有关吧?

    “官家,是这样的缘故。”朱橚解释道:“这个私自偷尸体解剖的人结合民间所流传的种种说法,提出一种想法。他认为动物之间也有远近亲疏之分,譬如民间因猫、虎有相似之处,传言猫是虎的先生,则猫虎之间更亲近些;又如狗与狼相近,又有十分类似于狼的狼狗,则狗狼之间更亲近些。”

    “这也罢了,毕竟从古至今一直有人这样认为;可这人又以为,植物之间也有这种关系,要研究不同种的植物之间到底那些植物互相之间更亲近,哪些疏远。”

    “怎么,现下的不同植物、不同动物之间还没有分类之法么?”允熥有些疑惑的问道。界门纲目科属种,这是他小学时候上自然课就学过的东西。东方与西方不同,自然不会是同样的分类名称,甚至因为较为落后分类有许多错误,但这个事情并没什么技术难度。竟然现在还没有分类之法?

    “官家,为动物、植物分类自然没什么难度,但这等费力却又并无好处之事谁会做?”朱橚道。

    ‘那就更要挽救这医生的性命了,绝不能让他死了!’听了这话,允熥没说什么,只是又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既然这个医生提出了这样想法,听到官家所说的橘生淮北则为枳这句话,我就忍不住想了起来这人提出的分类之法,就又想起了这医生。”朱橚见允熥没有说话,继续解释道。

    “原来如此。”允熥点点头。

    “这医生自然是道德败坏,不过他说的这个分类确实有用。”朱橚又道:“我也想过,同一类的药物,其药性应当也有相似之处,若是做出分类之法,对于鉴别药物药性也有好处。”

    “而且,我还有一十分有意思的想法。若虎真的是猫变得,狗真的是狼变得,那到底为何能发生变化?这倒是没什么用处,可我又有一引申的想法:天底下的人,是否最初都是完全一样的,只是慢慢地变得不同?现在京中就有色目人,是否色目人最初绝类中华之人?后来变成的那样?”

    “至于为何他们会与中华之民不同,我也有思量。大约是因周遭环境的变化与吃的不同。据说色目人所居之地要么十分寒冷,要么十分炎热,土地也不似中原肥沃,环境如何,自然影响长相;其二就是吃的不同。譬如适才我说敏儿,虽才十二岁,但个头已经比许多成年妇人还高了。从父亲即位为君至敏儿,不过传至第三代,就已经与普通百姓这般不同。若是不通婚,所居之环境又十分不同,没准也会变成不同的模样。”

    “这个,这个想法不错,不过想要研究出来,可不容易。谁知晓人在大地上生存了多少年了,色目人又是过了多久变得与大名百姓长相殊异?”允熥对朱橚的这个想法是很喜欢的,但对研究前景是不抱任何希望的。根据他残存的记忆,这个问题似乎是直到西元19xx年才有了合理的解释。现在很多很多前置生物学成果都没有,凭着朱橚,想要研究出来决不可能。

    不过想法还是要鼓励的,而且似乎也能研究些别的。“五叔,侄儿以为,五叔还是不要从一开始就研究人,甚至不要研究动物,而是研究植物。”

    “作物?”

    “对,就是作物。虽然人与动物与作物截然不同,但都是天地所生,也有相似之处。五叔你研究研究某种作物的不同品种是如何产生的,或许就能触类旁通,猜到不同样的人是如何产生的。”

    “也好。就研究作物。依官家所说,研究什么作物?”

    “豌豆。”

    “豌豆?”

    “就是豌豆。”允熥十分肯定的说道。

    “那就研究豌豆。”朱橚虽然觉得奇怪,但既然允熥说了,也就答应了。

    允熥听他答应,笑了笑。虽然他不知道那个大生物学家为何要使用豌豆,但用豌豆来研究是肯定没错的。

    75058/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