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54章 银行业
    “阿切!”睡眼惺忪的允熥打了个喷嚏。

    “官家,昨晚上没休息好?”卢义关切的问道。

    “嗯。”允熥哼了一声。“昨晚上心烦,睡不着。”

    卢义脸现诧异之色。后宫一后四妃,若说温柔小意,再没有人能比得了抱琴;带着皇长子离开乾清宫的时候也挺高兴的,怎么会忽然心烦?

    “没什么旁的事情,朕与明妃因为如何教导文垚有些分歧,不算什么大事。”允熥眯着眼睛没没看卢义,吩咐道:“你去瞧瞧,为何萧涌和张无忌还没入宫。”

    “是,官家。”卢义不敢再想,答应一声跑出宫殿外。过了一会儿他返回殿内,来到允熥面前躬身说道:“官家,常山驸马与淮南驸马都已经入宫,二位公主也一并入宫了,不过二位公主没有来乾清宫,而是径直去了坤宁宫。”

    “你让他们到这里来。再去看看,克拉维约,美第奇与艾长元可入了宫。等他们入宫后,你先在谨身殿让他们等一会儿,等候朕的传召。”允熥又问道。

    卢义再次答应一声,转身退下,同时在心里哀叹一声,对自己说道:‘真不该多那句嘴的,以后再也不敢多嘴了。’

    在卢义退下后,允熥闭上眼睛眯了一会儿。昨晚上虽然躺下了,但抱琴一直睡得不安稳,允熥也就睡不好,今天有些缺觉。‘中午早歇息一会儿,将昨晚上的觉补回来。’

    ‘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少睡一晚上也没什么。只是,如何说服抱琴?强行派文垚带兵攻打孟加拉当然可以,但我不愿将夫妻关系闹得太僵,即使不是皇后。而且文垚是她唯一的儿子,心里不舍也十分正常。哎,可怎么说服她愿意文垚去打仗?罢了,若是想不出来,就再等等吧,反正得等文垚成婚后才会带兵出征,还不急。’

    他正想着,听到轻微的脚步声。允熥睁眼一看,就见到萧涌和张无忌二人正不知所措的站在宫殿门口,不知是进来好还是在外面等着好。允熥忙说道:“萧涌,无忌,赶快进来,在门口站着做什么。”

    “官家。”他们二人忙答应一声,走到允熥身前躬身行礼。张无忌又说道:“适才见到官家靠在罗汉床上,以为官家睡着了,怕惊扰了官家,就不敢进来。”

    “若是那么容易就被惊醒,也不是在睡觉了。”允熥笑着说了一句,又道:“而且我既然才命下人吩咐你们进来,也不可能这个时候睡觉。”

    萧涌与张无忌又答应一声,在允熥身前的椅子上坐下。

    “还有一事。你们可以不叫我官家,称呼我兄长也可。你们都是我的妹夫,算是一家人;而且你们本来就比我小,我也当得你们的兄长。”允熥又说道。

    萧涌和张无忌听到这话,赶忙诚惶诚恐的表示不敢。按照民间的称呼,他们当面应当叫允熥‘内兄’,对外人时则称呼‘妻兄’,俗话是大舅子。可这里不是民间,允熥的弟妹可以叫他皇兄或兄长,他们是万万不敢的。

    允熥见他们反应这么激烈,也不再提,又和他们寒暄几句,说起正事。“今日我叫你们入宫,是有事要吩咐你们。其实此事昨日我就想与你们说,可当时天色已晚,而且还要再叫人入宫,就没有说;今日上午我也没旁的事情,就再向你们吩咐此事。我今日要对你们说的,是有关钱庄行当的业务之事。”

    “你们也都知晓,八年前伊吾之战结束后,我从西域带回来一些色目人。回来后这些色目人被派到户部为不入流之官员,处理账目,将户部的账目整理的井井有条,一笔不乱。这既是两任户部尚书的功劳,也是他们的功劳。”

    “前几日我召见从拂菻前来朝贡的几国使者后,得知这些色目人在拂菻被叫做犹太人,是极善于经商、善于打理账目的民族,拂菻许多国家的银行,也就是他们的钱庄都是这些被叫做犹太人的色目人打理。”

    “我听了这些话,忽然想起大明的犹太人,就起了心思,觉得,是否可以让他们为钱庄打理账目,或提出一些经营的点子,使得大明的钱庄发展的更加快捷?”

    允熥确实是听了克拉维约和迭戈·美第奇等人的话后,得知大明的金融业比此时的拂菻要差得多,因此对金融业的进一步发展有了兴趣,但他之所以下定决心在大明推进金融业改革,却不是如此,而是因为他要与卡斯蒂利亚王国签订的盟约。

    在将来,双方控制埃及,打通海上丝绸之路后,肯定会有许多拂菻的商人沿着海上丝绸之路来到大明做生意,就好像现在在两个市舶司有众多来自天方的商人一样。这些商人或多或少都对拂菻的金融业有所了解,当他们发现大明的金融业比拂菻落后许多后,为了赚取利润,或者单纯为了做生意方便,就会设立银行。凭借先进的经营理念,他们必定将大明本土的钱庄打得溃不成军。

    诚然,华夏之民是非常善于学习的民族,会逐渐学会西方银行的先进理念,凭借本土优势重新夺回主动权。但在这过程中就会有数不清的金银被赚走。允熥可不愿意交这么多学费。现在距离联合控制埃及还有数年、或十数年的时间,允熥打算在这几年时间里提高大明钱庄的业务水平。迅速赶上拂菻的银行是很难的,但至少,少交点儿学费。

    “这。”萧涌与张无忌对视一眼,张无忌说道:“官家,此事恐怕不易。各家钱庄都将账目视为机密事,就算是同一家族的人都不能随意看,更不必提给外人看了;即使是寺庙道馆,也是最忠心的僧道打理,外人不得观阅。臣听说犹太人都信奉自己的独特宗教,不肯改信僧道,看不到寺庙道观的账目;至于由家族把持的钱庄的账目更是不可能看到了。”

    “这我也知晓。既然账目看不了,那让他们瞧一瞧钱庄的经营,提出几个新点子,如何?”允熥又道。

    “官家,如果官家想要知晓他们对经营钱庄有何独到之处,让他们自己开设一家钱庄即可,何必非要为其他钱庄提建议?”萧涌问道。

    “不可。此事不必再说,我绝不会答应。”允熥赶忙说道。犹太人经营金融业给他的印象太恐怖了,而且他也不愿像拂菻的君主那样卸磨杀驴,大明也没有拂菻那样对犹太人十分厌恶的文化基础,可不能放开这个禁令。

    “若是非要让他们瞧瞧钱庄的经营,臣与京城几家寺庙开设的钱庄提一提,倒是可以,只不过,他们未必愿意听从提出的新点子,即使强令他们实行,也心不甘情不愿,起不到多大用处。”萧涌又道。

    “这也不错。”允熥说道。改革金融业不是收税,须得钱庄自愿。如果不自愿,肯定事倍功半。

    “而且,官家,大明的犹太人已经与拂菻的犹太人隔断至少数百年,纵使数百年前他们十分善于经营钱庄,可数百年过去,拂菻又有新的变化,他们也未必知晓,未必能提出好点子。”张无忌又道。

    “你说得对!”允熥恍然大悟。他忽略了拂菻犹太人与大明犹太人的区别,就算犹太人天生善于经商,可在大明比较落后的金融业体系中生活了数百年,也未必能提出新点子;何况在拂菻,犹太人善于经商多半是被逼出来的,可不能作准。

    “无忌你说的不错,是我疏忽了。过一会儿我赏你一件东西。”允熥说了这句,随后又道:“不过幸好今日我并非只是宣召了大明的犹太人。”他随即提高声音:“卢义,叫佛罗伦萨国使者迭戈·美第奇与克拉维约觐见。”说完这句话,他顿了顿,又吩咐道:“叫艾长远也进来听一听。”

    已经回到殿内的卢义又一边在心里哀叹一声,一边走出宫殿去通传。不一会儿,迭戈·美第奇、克拉维约与一个黑发黑眼,与汉人一般无二的人同时走进来。迭戈·美第奇来到允熥身前两丈外,用英语躬身行礼道:“佛罗伦萨共和国使者迭戈·德·美第奇见过大明帝国皇帝陛下。”

    “臣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艾长远则跪下说道。克拉维约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选择跪拜只是躬身行礼,但说的话与艾长远一样。

    “免礼平身。”允熥答应一句,又命小官宦给他们二人搬来两把椅子。迭戈·美第奇又向允熥表示感谢,随即坐在椅子上,克拉维约也是如此;艾长远却表现的无所适从,不知该怎么办好,还是允熥又下了一次命令,他才坐到椅子上,但也只是小半边屁股贴着椅子,不敢坐实,就好像在扎马步一般。

    允熥让他坐下后也不再注意他,对迭戈·美第奇说道:“朕昨日召见你的时候,听说佛罗伦萨的银行业非常发达。”

    “确实如此。”

    “所以,今日朕想让你向朕手下掌管大明钱庄总行会,也就是你们的银行行会,的两名官员详细介绍一下佛罗伦萨的银行业务。”

    “是。陛下。”迭戈·美第奇也没有担心允熥有别的目的,答应一声后介绍起来。“佛罗伦萨,或者说欧洲的银行业历史悠久。起初,银行的设立是因为许多商人十分有才华,但由于缺少资本难以做生意;同时,有些生意难以当面实现交款交货,可双方都不信任对方,都不愿先交钱或者先交货,使得生意难以达成;还有一种情况,一些商人害怕将钱放在家里不安全,想要托人替自己保存金钱。”

    “在这种情形下,银行诞生。首先,银行由一些具有信誉的人建立,商人可以放心将钱存进去;同时他们发明了一个制度:交易双方在银行都开设一个账户,购买货物方先将货款放入自己在银行的账户,待收到货物后再由银行将货款交给出售货物方。”

    “第三,就是通过收纳存款,银行拥有了一些金钱,他们可以将这些钱借给那些有才华但缺少资本的商人去做生意,商人赚钱后归还借款,同时支付利息。当然,在一开始,这些交易的规模都是很小的。随着这些银行逐渐积累信用,交易规模也越来越大,发展出了许多大银行。比如我所属的家族开设的,以姓氏命名的美第奇银行。”

    顺便给自己家的银行打了个广告后,迭戈·美第奇继续介绍道:“之后随着银行业的逐步发展,也因为交通越来越便捷,商人做生意的范围越来越大,银行原有的业务模式越来越不合适,各家银行纷纷开始改革。首先就是发明了本票、汇票与支票。”

    “本票的意思是,由一个人作成,并交给另一人,经制票人签名承诺,即期或定期或在可以确定的将来时间,支付一定数目的金钱给一个特定的人或其指定人或来人。支票的意思类似,但付款人是银行;汇票也类似,但付款人既可以是公司,也可以是个人。”

    “发明了本票、汇票与支票后,使得商业得到进一步发展的同时,也使得银行能够承担更大范围的业务。从前没有这三种票据时,一家银行经营业务的范围只能是银行附近,有了这三种票据后,尤其是支票和汇票后,就扩大到了所有听说过这家银行的地方。对银行业的发展促进极大。”

    “当然,也会有人利用这种情况伪造支票或汇票,骗取金钱。所以所有银行都发展出了只属于本银行独有的写在支票上的密码,以及独特的纸张,甚至独特的墨水等。通过种种方式,基本杜绝了假支票。”

    “与支票相对应的,又发明了提货单。提货单,顾名思义,就是一种用于提货的凭证,有时某位商人从另一位商人手中买下货物,并且约定好交货时间后,他却忽然因缺钱将货物卖给别人,这种时候拿着提货单就能提货,而不必前一个商人专门陪着去一次,节省了商人的时间,促进了商业的发展。不过这个与银行的关系不大。”

    “之后又有了担保制度。由于通讯条件的限制,一家银行很难将业务覆盖更加广大的面积,而且其他富裕的地方也有银行,不会愿意从外地来的银行垄断当地的业务。可某一位从外地来的商人的钱全部存在外地的银行,让他从外地银行将钱转存到本地的银行又有一定风险,于是诞生了担保制度。两地的银行达成协议,外地银行出具存款证明,本地银行就当做这些存款在本地,支付金钱给这名商人,之后以商人签字的票据向外地银行要钱和利息。”

    “为了促进本国商业的发展,包括佛罗伦萨共和国在内的许多设立航海法。这也与银行有关系。”之后迭戈·美第奇大概介绍了一下各国的航海法,尤其是佛罗伦萨、威尼斯和热那亚这三个共和国的。

    迭戈·美第奇又介绍了许多。他说道:“进入上个世纪以来,银行业上最伟大的发明,无过于保险。保险的意思是做生意前,商人拿出部分资金作为保险金交给银行,如果这一单生意没有发生意外,赚到了钱,那这些保险金就成为银行的钱;如果因为意外,比如船翻了,或者被海盗打劫等原因赔了钱,可以凭借证据从银行领取相当于保险金一定倍数的赔款。”

    “在保险被发明出来后到现在,还没有新的银行业制度。我的介绍说完了。”迭戈·美第奇最后说道。

    萧涌和张无忌等人早就听傻了。虽然由于很多概念这个时候大明没有,克拉维约的翻译不是很精准,他们并没有完全理解迭戈·美第奇的话,但仅仅是克拉维约翻译出来的这部分就让他们叹为观止。他们从来没有想到,银行,或者说钱庄居然可以经营这样的业务,来自佛罗伦萨的银行的东家和掌柜的居然能够想出这么多好点子来。虽然有些点子听起来有风险,有可能赔钱,但既然佛罗伦萨人仍然在经营,就足以证明这些点子也可以赚钱。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他们二人同时想着。

    允熥刚才也愣住了。他倒不是因为没听过这些业务,而是惊讶于这些业务现在居然已经被发明出来。不过他总算很快反应过来,笑着说道:“不错,你们佛罗伦萨人经营银行业真的太厉害了。”

    “迭戈·美第奇,你有没有兴趣,指导一番大明的钱庄?”他又说道。

    75058/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