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57章 怎么猜到的和为什么要猜
    “倒是你,四妹,你才生完孩子多久,不到半年吧,竟然就恢复了,真是奇怪。”昀蕴又道。

    “是啊四姑,你怀着身子的时候也胖了,怎么这么快就瘦下来?”敏儿说道“我听爹爹说,除非刻意,不然体重变瘦可不是好事,很可能是由一些奇奇怪怪的病引起的,四姑你不会是得了什么病吧?”

    “别胡说!”熙瑶马上训斥敏儿一句,又对昀芷说道“不要介意敏儿的话,她都是无心之言。”

    “敏儿是我侄女,我岂会和侄女置气?”昀芷笑道。

    “不过,敏儿说的这种情形也确实有过。嫂子听太医院的赵太医说起过,他年轻时候跟师父在山东行医,就见过一件这样的事情。昀芷,你,是否要,”熙瑶又斟酌着说道。

    “嫂子不用为妹妹担心。”昀芷又笑着说道“赵太医也来看护过妹妹,妹妹也听过这个故事。不过妹妹绝不会是这样,因为体重恢复,是妹妹自己努力的结果。”

    “你还特意让体重降下来?这是为何?”熙瑶疑惑地说道“而且即使出了月子,也有许多事情要注意,你如何让体重降下来?”

    “在屋内多走动就成了。而且,妹妹府里有位下人也有降低体重的方法,妹妹就这样了。”

    “这,刚生完孩子毕竟与平时不同,可要谨慎,不要随意乱用民间偏方。”

    “嫂子放心,这不是偏方,不用吃药,只是一些生活作息罢了。甚至连饭都不用少吃。”

    “这还好。”听到昀芷说不用吃药,连饭都不用少吃,她们就放下心来。不过也没人对这个方法有兴趣。

    她们又闲聊一会儿,一个小宦官悄悄走进来,附在熙瑶耳边说了允熥的吩咐。熙瑶点点头,又吩咐几句,对众人说道“昀蕴,昀芷,今日你们的兄长要留你们的夫君在宫里用膳,地方定在了交泰殿。现在时候也不早了,也已经吩咐御膳房准备,咱们这就去交泰殿。”她又对宫女说道“去将文垣他们也都叫到交泰殿。”

    “好啊,好啊,赶快去交泰殿。今日入宫两个多时辰了,还没见到皇兄呢。”昀芷站起来笑道。

    “你呀,就和你皇兄好。”熙瑶也笑道。

    “而且这么大了还和小孩子似的!”敏儿也说道。

    “在皇兄与嫂子面前,昀芷永远是小孩子。”昀芷笑着答了一句,又对敏儿道“只会说姑姑,你也这么大了,不也和小孩子似的?”她们名为姑侄,但年纪只差六岁,相处更像姐妹,谈笑也很随意。

    “敏儿比四姑还小六岁呢,四姑都能像小孩子,妹妹如何不能?”敏儿笑着答应。

    她们就这样笑闹着来到交泰殿。正好允熥正在院里观赏梅花和竹子,昀芷马上过去叫道“皇兄!妹妹见过皇兄。”

    “你们来了?”允熥笑道“传信的小宦官还挺快的,没想到你们这么快过来。”

    “听了皇兄的话,小宦官岂敢不快?”昀芷笑着回应。

    这时昀蕴也走过来行礼。允熥答礼,又寒暄几句,和她们一起走进殿内。殿内萧涌和张无忌当然不敢大喇喇的坐着,可允熥说要自己一个人观赏梅花和竹子,他们只能在殿内站着等候,这时见到熙瑶等人走进来忙躬身行礼,又要对敏儿和文垣行礼。昀芷一把抓住自己的丈夫,小声说道“那是晚辈,不用行礼的。”

    “我忘了!”张无忌恍然大悟,回答道。他从前给允熥做侍卫,对皇子、公主行礼习惯了,一时顺手就行了礼。他不由得脸有些泛红。

    “以后不用行礼。”允熥笑着说了一句。同时心里感叹道‘真是个老实人啊,顺手行礼也就罢了,竟然还会脸红。这性子,感觉和《倚天屠龙记》里的张无忌也很像。’

    之后大家纷纷落座。允熥因昀蕴和昀芷不住在宫里了不能每天都见到,安排她们分别坐在自己左右手。其他人依次落座。最不好安排的当然是两位驸马,不要说熙瑶姐妹和允熥的女儿不适合坐在他们身旁,他们自己也不敢,最后安排文垣和文圻一左一右将他们包夹在中间。

    众人边吃边聊。萧涌和张无忌感觉很不自在,基本没说话;不过其他人可不会在意,即使是两个妃嫔也一样。熙怡没这心眼,而熙瑶则是知道允熥的用意,和几年前招待朱褆一样说话。

    “大过年的,也不在家里好好休养。”允熥和昀芷闲聊几句,又说道。

    “皇兄!妹妹都生完孩子半年多了,没这么多忌讳。而且皇兄你不是说孕妇要多走动走动么?”昀芷道。

    “为兄说的是孕妇,可不是已经生完孩子的。”允熥道。

    “都差不多。生完孩子身体更虚弱,更要遵从皇兄的话。”昀芷笑道。

    “你呀,”允熥也忍不住笑了,“从小你就爱玩、淘气,比敏儿强也有限,好在你一门心思喜欢练武,不像敏儿三心二意,什么都会一点,但什么都不成。”

    “敏儿十分聪明,只是没见到自己真正喜欢的。若是她见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肯定比妹妹强。”

    “哎,但如果她一直不能见到自己真正喜欢的呢?”

    “那一辈子做一个快乐、爱玩、无忧无虑、什么也不用琢磨的公主不也挺好?”昀芷笑道。

    “说的也是。”允熥一愣,随即也笑了。

    “哎,被你岔开话题了。为兄本来是想问你为何今日入宫的,不想被你歪到了这里。”允熥忽然又道“为兄问你,今日怎么入宫了?”

    “怎么,妹妹连看自己的兄长、嫂子都有限制了?”昀芷做出委屈的表情。

    “怎会?你每日都入宫为兄才高兴呢。可你大年三十晚上才和为兄在宫里说过话,还一起看了表演,今日才初二,怎么就想起入宫来看为兄和嫂子了?”

    “这不是皇兄召妹妹的丈夫入宫,妹妹就顺便也入宫看看皇兄与嫂子。”

    “这也说得通。可适才与昀蕴聊天的时候,为兄听说你故意减低体重;而且刚才和无忌闲聊,他偶然提起你昨天晚上听他说了为兄要派他去印度之事后,十分高兴,令他很不解。”允熥说道。

    “皇兄你猜到妹妹的想法了?”昀芷神色不变,说道。

    “猜到了。为兄只是好奇,你是什么时候猜到为兄的想法的?为兄昨日才告诉无忌要派兵征伐印度,你怎么猜到的?”允熥对此有些好奇。

    “皇兄,你派无忌去广东,临行前妹妹问了他的使命,得知是去问广东的钱庄,那个,银根,对,银根可充足,可否一次借出大笔钱,妹妹那时就猜到了。”

    “皇兄,当时妹妹才生下孩子不久,你就让无忌出门,可见是一件非常重要之事。国家大事、在祀与戎,而无忌身上的差事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与祭祀有关,定然与军事有关了。可皇兄也没有频频召见武将,而且只是派无忌去了广东,没派他人出使其他省份,可见不会是军事改革,总不能只改广东一地吧。”

    “既然不是改革,那就是打仗了。既然派无忌去广东,那定然是攻打位于大明以南、通海路之国;又让无忌问可否一次借出大笔钱,可见要出动藩国之兵,这一战的规模不会小,对付的也是一个大国。妹妹思来想去,只有印度。”

    “妹妹你还说敏儿聪明,为兄看来,你比敏儿聪明多了。”听完这番话,允熥顿了顿,说道。

    “妹妹就接受皇兄的夸奖了。不过妹妹只接受皇兄夸妹妹聪明,但妹妹觉得自己没有敏儿聪明。”昀芷笑道。

    “都让你想到了,还不聪明?”允熥叹道。

    “只要平日里认真观察皇兄的作为,再勤于思考,当然,也要不笨的脑瓜,就能猜到。敏儿若是也细心注意,也能猜到。”昀芷笑道。

    “你呀。”允熥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但心里警醒‘我即使行事在大明官员眼中再天马行空,这么多年过去,总有人能总结出一些规律,猜对我的心思。尤其能在朝中坐到高品的官员,都是聪明绝顶之人,更善于揣摩人心。以后想要隐藏自己的目的,得更加小心才行。’

    “皇兄,你也能听到三姐和无忌说的两件事就猜到了妹妹猜中了你的想法,也应该已经知道了妹妹的想法。妹妹想要跟无忌一起去印度,带兵打仗!”昀芷睁着闪亮的眼睛说道。总算她还注意,声音很小,没有被旁人听到。

    昀芷猜测这些的目的,就是和张无忌一起去印度打仗。她从小喜欢练武,在危急之时还曾经亲自与敌人搏杀过,更非常偶然的带兵打过仗。虽然只是一个卫的兵马,而且也没怎么打对方就投降了,但这对她来说,也打开了一片新天地。从此之后,她就一直期盼着有再次领兵打仗的机会。今年,终于被她等到了。

    。

    75058/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