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5章脱困
    “嗯?,死亡血炎又在爆发啊,频率越来越高了啊。 .c o死神立在血海之旁,脸色并不好看。

    “不对,温度怎么会这么高?”那死神猛然之间想起前几日被他打落学海的两人,脸上布满了阴沉之色。

    “嘭”

    伴随着一声恐怖的巨响,那血海猛然之间沸腾起来,当即就见死神脸色大变。

    “嘭”

    还不带死神有任何反应,又是一道巨响,在死神惊骇的目光之中,一道暗红色的火焰从血海之中冲天而起。

    “嘭、嘭、嘭……”

    血海之中一道道巨响接连响起,整个血海好像被煮的沸腾一般,翻滚不已,无数被蒸发的血气充满了血海上方。

    死神脸上涌出一抹煞白,这血海乃是他的力量本源,若是血海出事,他定是难逃一劫。

    “轰”

    这这道巨响之中,整个血海骤然炸裂,无数暗红色的火焰,从血海之下喷涌而出,暴冲天际,血海却在这恐怖无比的爆炸之中不断蒸发。

    这存在不知多久的血海已然迎来了属于它的末日。

    “杂碎!”

    在死神疯狂的目光之中两道身影从血海之中暴冲而出,由于血海反噬,无力出手的死神满脸扭曲,只能怒瞪着自己的双眼看着那两道身影破空而去。

    “呼,终于跑出来而来,那两道天地真火融合的威力简直太大了,差点把自己炸死。”

    之前洛宁分心跟那女子说话之时,稍微一个没有控制好,那两股真火融合而成的火莲差点爆炸,洛宁只能将其仍入血海。

    看着自己手中已经昏迷的女子,洛宁露出一抹苦笑,看来玄技威力太大也不好啊。

    小心翼翼的找了一个隐蔽的山洞,洛宁将她轻放在地面上上。一屁股坐在她的身旁。重重的喘了几口气。

    这下算是暂时的安全了。

    在休息的时候,洛宁这才有时间近距离的观看这位神秘的女子。

    细细的打量着她。洛宁心中逐渐的涌上一抹惊艳的感觉。用眉目如画。冰肌玉骨这等象征美丽的词汇来形容她似乎并不为过。

    而且,最让洛宁惊叹的,还是她身上所蕴含的那股雍容与华贵的气质。

    目光在那张吹弹可破的俏脸蛋上扫过,洛宁目光缓缓下移,眉头却是微皱。

    只见在其玉颈之下的胸部位置,一到恐怖的火焰灼烧之后的痕迹,身上各处还有之前对抗死神之时留下的伤口,泛着鲜血将衣服侵染的血红。

    昏迷之中的她黛眉微微蹙着,一抹痛楚隐隐的噙在脸颊之上。这般模样。虽然有些不符合她的气质。然而却颇为楚楚动人。

    “幸好是有我在,不然这种伤势一般人。”

    搓了搓手。洛宁从玄修者手札中取出十多个小玉瓶。略微踌躇了一会。然后伸出双手就欲解开女子的衣衫。

    不过当他手掌即将要碰触到后者身体之时。紧闭着双眸的神秘女人却是骤然睁开了眼。美眸泛着一抹冰冷与羞恼。紧盯着洛宁。

    “呃…你醒了?”忽然睁眼的女人。把洛宁骇了一跳。赶忙退后了几步。举起手中的小玉瓶。解释道:“我只是想帮你疗伤而已。没有恶意。当然…刚才是你昏迷了。我才想自己给你上药。不过既然现在你苏醒了。那你自己来吧。”

    说着。洛宁小心翼翼的将玉瓶放在她身边。然后再次退后了几步。见识过这女人的强横。洛宁可是有些害怕她忽然发个飙,巴掌冲着自已一顿乱拍,那不的冤死?

    见到洛宁退后。神秘女人这才微松了一口气,望向洛宁的眼眸中,少了一分冷意。

    不过当她准备自己动手时。却是发现。全身处于一种麻木的状态。

    微微挣扎了一下身子,神秘女人缓缓闭目,片刻后睁开,咬着银牙低声道:“该死!”

    洛宁蹲在山洞的角落,望着那半天动弹不了身子的神秘女人,满脸无辜,可却并没有主动过去帮忙的打算。

    再次挣扎了一下,神秘女人只的无奈的停止了无谓的挣扎,偏过头,美眸望着那蹲在的上画圈圈的洛宁。

    仔细的将后者打量了一番,似乎似乎想起之前并肩战斗之时互相之间无条件的信任,这才轻声道:“还是你帮我上药吧。”

    她的声音非常悦耳动听,不过可能是因为她身份的缘故,其声音之中。总是有着一抹难以掩饰的冷傲。

    “我来?”抬起脸来,洛宁盯着神秘美人,眨了眨眼低声嘟囔道:“帮你可以,不过先说好,事后你最好别给我搞什么看了你身子要挖眼赔命的白痴事情。”

    听着洛宁这话,女子顿时有些哭笑不的,摇了摇头,心头却是忽然想着,有多少年没人在自己面前说这种话了?

    “我还没那么迂腐,只要你能管好自己的手与嘴,我自然不会做恩将仇报的事。”放缓了声音,女子淡淡的说道。

    有了这话,洛宁这才慢腾腾的走上前来,目光再次在那张美丽容颜上扫过,干咳了一声,伸出手来,轻轻的神秘女人胸部上的衣衫小心的撕开一截。

    撕开了素白的衣衫,只见其下方竟然还有着一件淡红色的皮质内甲。看这内甲上犹如水波一般流转的流光,显然并不是普通之物,在内甲之上,一道深深的火焰灼烧是属于洛宁的误伤,还有两道死神造成的伤口,丝丝鲜血从伤口之中渗出。

    “好坚固的内甲。若不是有这东西护身。恐怕死神的攻击,就能直接撕裂她的上半身。”望着这淡红色的内甲。洛宁心中惊叹道。

    “咳…那个。伤痕在内甲的下面…想要止血敷药…似乎要把内甲…取下来。”望着这将女子娇躯包裹在内的淡蓝内甲,洛宁忽然冲着脸颊略微有些绯红的女,尴尬地苦笑道。

    听着洛宁此话,女的身体明显的颤了一颤,深吸了一口气,竟然是缓缓的闭上了美眸修长的睫毛轻微的颤抖着,声音却是颇为平淡:“解开吧,麻烦了。”

    见到对方这般干脆利落,洛宁倒是有些不自在了,无奈地摇了摇头,将女从石床上扶起,然后背对着他,盘坐在石床上。

    望着女背面那迷人的曲线轮廓,洛宁手掌略微有些哆嗦的将其上衣缓缓卸了下来。

    在移动着衣衫之时,洛宁手指偶尔会碰触到女的肌肤,此时,他会感觉到对方的身体骤然紧绷了起来,看来,就算这女人实力再强,在男女接触上的这件事,也并不是真正入她口所说的那般平淡无波。

    将衣衫缓缓的卸到女地纤腰处,洛宁这看到那淡红色内甲的卡扣,将之轻轻的一个个的解开。

    把最后一个卡扣解开,洛宁小心翼翼地将内甲脱离了女的身体,不过绕是他已经够小心,可内甲离身时那破损之处刮到伤口,依然让得她吸了几口凉气。

    将内甲解除之后,女的上半身,便毫无阻拦的展现在了洛宁的面前,当然,这仅仅只是背面,至于正面…洛宁实在没那胆去看。

    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展露着上身,哪怕洛宁只能看见背面,也让这名神秘的女人,雪白的肌肤,逐渐的泛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娇躯不断地轻微颤抖着。

    “管好你的手与眼睛!”这时候,那女子再次发出了一声警告。

    苦笑了一声,洛宁从玄修者手札取出一套白色的衣袍,然后从背后套在了女身体之上,这才缓缓的将她再次转过身来,让其躺在石床之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