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49章 合作的阻力
    朝鲜的统治制度与大明相仿,对盐铁等重要产业监管极严,基本是属于国家经营的项目。私营的情况也不是完全没有,但仅有极少数特权阶级才有资格参与其中,比如李名下便拥有朝鲜北部的几处铁矿,这些矿产的经营收益不会纳入国库,而是进入到他私人的小金库当中。

    这些涉及国计民生的产业别说让外国人直接参与经营,就连本国级别不够的都得靠边站,即便是过去被朝鲜奉为宗主国的大明也从未提过类似的要求。而海汉希望朝鲜能够开放这些产业的经营权,这样来自海汉的资金便可在朝鲜境内修建船厂和港口,兴办盐场,开采矿产。

    这些项目都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今后可以在朝鲜国内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再加上交给朝鲜官方的大量赋税,从而起到拉动朝鲜经济发展的作用。但问题在于这仅仅只是海汉一方的看法,朝鲜人可不见得会这么想。

    海汉进入这些领域就必定会挤掉一些人的饭碗,甚至是断了某些人的发财之道,这自然会召来许多不满和抵制。而朝鲜官方也担心这些产业被海汉把控一部分之后,将会影响到原本国有经营模式的稳固性。而王汤姆和钱天敦此行的目的之一,便是要说服朝鲜官方接受海汉的提案,撤掉海汉进入这些产业的障碍。

    这件事比较麻烦的地方在于李,虽然钱天敦和王汤姆有信心说服他接受海汉的条件,但李在朝鲜国内的权威却并不是能够一言而决的程度。特别是在这次的战争结束之后,朝鲜国内出现了大量战争难民,而官方因为在此之前就已经清空了国库,在赈济难民和组织灾后重建方面存在很多问题,导致在国内出现了很多质疑的声音。甚至有些人认为引入海汉抗清,其实也是遭受了另一种形式的入侵,如今朝鲜拿了大量钱财供给海汉,又让海汉在国内驻军,对其言听计从,这与直接投降清军又能有多大区别?

    这样的声音自然是有人在暗中带节奏,失势的主和派官员,损失惨重的北方地主阶级,居心叵测的投降派,以及早就暗中投靠清廷的奸细,都想要通过舆论来影响朝鲜的未来走向。即便朝廷有心想要与海汉进行深度合作,也还是会面对许多的阻力。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朝鲜的统治制度与大明相仿,对盐铁等重要产业监管极严,基本是属于国家经营的项目。私营的情况也不是完全没有,但仅有极少数特权阶级才有资格参与其中,比如李名下便拥有朝鲜北部的几处铁矿,这些矿产的经营收益不会纳入国库,而是进入到他私人的小金库当中。

    这些涉及国计民生的产业别说让外国人直接参与经营,就连本国级别不够的都得靠边站,即便是过去被朝鲜奉为宗主国的大明也从未提过类似的要求。而海汉希望朝鲜能够开放这些产业的经营权,这样来自海汉的资金便可在朝鲜境内修建船厂和港口,兴办盐场,开采矿产。

    这些项目都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今后可以在朝鲜国内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再加上交给朝鲜官方的大量赋税,从而起到拉动朝鲜经济发展的作用。但问题在于这仅仅只是海汉一方的看法,朝鲜人可不见得会这么想。

    海汉进入这些领域就必定会挤掉一些人的饭碗,甚至是断了某些人的发财之道,这自然会召来许多不满和抵制。而朝鲜官方也担心这些产业被海汉把控一部分之后,将会影响到原本国有经营模式的稳固性。而王汤姆和钱天敦此行的目的之一,便是要说服朝鲜官方接受海汉的提案,撤掉海汉进入这些产业的障碍。

    这件事比较麻烦的地方在于李,虽然钱天敦和王汤姆有信心说服他接受海汉的条件,但李在朝鲜国内的权威却并不是能够一言而决的程度。特别是在这次的战争结束之后,朝鲜国内出现了大量战争难民,而官方因为在此之前就已经清空了国库,在赈济难民和组织灾后重建方面存在很多问题,导致在国内出现了很多质疑的声音。甚至有些人认为引入海汉抗清,其实也是遭受了另一种形式的入侵,如今朝鲜拿了大量钱财供给海汉,又让海汉在国内驻军,对其言听计从,这与直接投降清军又能有多大区别?

    这样的声音自然是有人在暗中带节奏,失势的主和派官员,损失惨重的北方地主阶级,居心叵测的投降派,以及早就暗中投靠清廷的奸细,都想要通过舆论来影响朝鲜的未来走向。即便朝廷有心想要与海汉进行深度合作,也还是会面对许多的阻力。朝鲜的统治制度与大明相仿,对盐铁等重要产业监管极严,基本是属于国家经营的项目。私营的情况也不是完全没有,但仅有极少数特权阶级才有资格参与其中,比如李名下便拥有朝鲜北部的几处铁矿,这些矿产的经营收益不会纳入国库,而是进入到他私人的小金库当中。

    这些涉及国计民生的产业别说让外国人直接参与经营,就连本国级别不够的都得靠边站,即便是过去被朝鲜奉为宗主国的大明也从未提过类似的要求。而海汉希望朝鲜能够开放这些产业的经营权,这样来自海汉的资金便可在朝鲜境内修建船厂和港口,兴办盐场,开采矿产。

    这些项目都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今后可以在朝鲜国内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再加上交给朝鲜官方的大量赋税,从而起到拉动朝鲜经济发展的作用。但问题在于这仅仅只是海汉一方的看法,朝鲜人可不见得会这么想。

    海汉进入这些领域就必定会挤掉一些人的饭碗,甚至是断了某些人的发财之道,这自然会召来许多不满和抵制。而朝鲜官方也担心这些产业被海汉把控一部分之后,将会影响到原本国有经营模式的稳固性。而王汤姆和钱天敦此行的目的之一,便是要说服朝鲜官方接受海汉的提案,撤掉海汉进入这些产业的障碍。

    这件事比较麻烦的地方在于李,虽然钱天敦和王汤姆有信心说服他接受海汉的条件,但李在朝鲜国内的权威却并不是能够一言而决的程度。特别是在这次的战争结束之后,朝鲜国内出现了大量战争难民,而官方因为在此之前就已经清空了国库,在赈济难民和组织灾后重建方面存在很多问题,导致在国内出现了很多质疑的声音。甚至有些人认为引入海汉抗清,其实也是遭受了另一种形式的入侵,如今朝鲜拿了大量钱财供给海汉,又让海汉在国内驻军,对其言听计从,这与直接投降清军又能有多大区别?

    这样的声音自然是有人在暗中带节奏,失势的主和派官员,损失惨重的北方地主阶级,居心叵测的投降派,以及早就暗中投靠清廷的奸细,都想要通过舆论来影响朝鲜的未来走向。即便朝廷有心想要与海汉进行深度合作,也还是会面对许多的阻力。朝鲜的统治制度与大明相仿,对盐铁等重要产业监管极严,基本是属于国家经营的项目。私营的情况也不是完全没有,但仅有极少数特权阶级才有资格参与其中,比如李名下便拥有朝鲜北部的几处铁矿,这些矿产的经营收益不会纳入国库,而是进入到他私人的小金库当中。

    这些涉及国计民生的产业别说让外国人直接参与经营,就连本国级别不够的都得靠边站,即便是过去被朝鲜奉为宗主国的大明也从未提过类似的要求。而海汉希望朝鲜能够开放这些产业的经营权,这样来自海汉的资金便可在朝鲜境内修建船厂和港口,兴办盐场,开采矿产。

    这些项目都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今后可以在朝鲜国内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再加上交给朝鲜官方的大量赋税,从而起到拉动朝鲜经济发展的作用。但问题在于这仅仅只是海汉一方的看法,朝鲜人可不见得会这么想。

    海汉进入这些领域就必定会挤掉一些人的饭碗,甚至是断了某些人的发财之道,这自然会召来许多不满和抵制。而朝鲜官方也担心这些产业被海汉把控一部分之后,将会影响到原本国有经营模式的稳固性。而王汤姆和钱天敦此行的目的之一,便是要说服朝鲜官方接受海汉的提案,撤掉海汉进入这些产业的障碍。

    这件事比较麻烦的地方在于李,虽然钱天敦和王汤姆有信心说服他接受海汉的条件,但李在朝鲜国内的权威却并不是能够一言而决的程度。特别是在这次的战争结束之后,朝鲜国内出现了大量战争难民,而官方因为在此之前就已经清空了国库,在赈济难民和组织灾后重建方面存在很多问题,导致在国内出现了很多质疑的声音。甚至有些人认为引入海汉抗清,其实也是遭受了另一种形式的入侵,如今朝鲜拿了大量钱财供给海汉,又让海汉在国内驻军,对其言听计从,这与直接投降清军又能有多大区别?

    这样的声音自然是有人在暗中带节奏,失势的主和派官员,损失惨重的北方地主阶级,居心叵测的投降派,以及早就暗中投靠清廷的奸细,都想要通过舆论来影响朝鲜的未来走向。即便朝廷有心想要与海汉进行深度合作,也还是会面对许多的阻力。朝鲜的统治制度与大明相仿,对盐铁等重要产业监管极严,基本是属于国家经营的项目。私营的情况也不是完全没有,但仅有极少数特权阶级才有资格参与其中,比如李名下便拥有朝鲜北部的几处铁矿,这些矿产的经营收益不会纳入国库,而是进入到他私人的小金库当中。

    这些涉及国计民生的产业别说让外国人直接参与经营,就连本国级别不够的都得靠边站,即便是过去被朝鲜奉为宗主国的大明也从未提过类似的要求。而海汉希望朝鲜能够开放这些产业的经营权,这样来自海汉的资金便可在朝鲜境内修建船厂和港口,兴办盐场,开采矿产。

    这些项目都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今后可以在朝鲜国内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再加上交给朝鲜官方的大量赋税,从而起到拉动朝鲜经济发展的作用。但问题在于这仅仅只是海汉一方的看法,朝鲜人可不见得会这么想。

    海汉进入这些领域就必定会挤掉一些人的饭碗,甚至是断了某些人的发财之道,这自然会召来许多不满和抵制。而朝鲜官方也担心这些产业被海汉把控一部分之后,将会影响到原本国有经营模式的稳固性。而王汤姆和钱天敦此行的目的之一,便是要说服朝鲜官方接受海汉的提案,撤掉海汉进入这些产业的障碍。

    这件事比较麻烦的地方在于李,虽然钱天敦和王汤姆有信心说服他接受海汉的条件,但李在朝鲜国内的权威却并不是能够一言而决的程度。特别是在这次的战争结束之后,朝鲜国内出现了大量战争难民,而官方因为在此之前就已经清空了国库,在赈济难民和组织灾后重建方面存在很多问题,导致在国内出现了很多质疑的声音。甚至有些人认为引入海汉抗清,其实也是遭受了另一种形式的入侵,如今朝鲜拿了大量钱财供给海汉,又让海汉在国内驻军,对其言听计从,这与直接投降清军又能有多大区别?

    这样的声音自然是有人在暗中带节奏,失势的主和派官员,损失惨重的北方地主阶级,居心叵测的投降派,以及早就暗中投靠清廷的奸细,都想要通过舆论来影响朝鲜的未来走向。即便朝廷有心想要与海汉进行深度合作,也还是会面对许多的阻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