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8章:金童玉女
    晏玉清绑了窦云,然后推着慕容丞下了山。 .c obr />

    他们离开后,慕容薇朝唐清莞三人抬了抬下巴,一脸高傲,“既然你们看上了这里,让给你们便是。”

    她说着瞥了眼身后的林樱,“还愣着做什么,快跟着,与几个下贱人抢,没的失了大家身份。”

    慕容晴看着慕容薇离开的背影,一点点咬住了下唇。

    这时,她隐在袖中的双手忍不住捏紧了衣袖。

    她的生母林姨娘,是慕容薇母亲的洗脚丫头,所以她从小就被慕容薇称作下贱人。

    虽然在外人眼中她是慕容家的小姐,但是在慕容家,她却过得连下人都不如。

    这么多年来,她唯一一次没有隐藏实力,拼死进入了九天灵宗,等待她的,却是慕容薇恶毒的殴打。

    九天灵宗,是九荒第一学府,是优秀的象征。

    然而,她进去的,慕容薇却没有进去。

    慕容薇说这是她的耻辱。

    慕容家高高在上的嫡女,怎么会允许一个低贱的庶女踩在她的头上呢?

    从此,慕容薇更是将她视作了眼中钉,肉中刺。

    恨不得……除之后快!

    唐清莞不动声色的扫了眼慕容晴,淡淡出声,“时间不早了,我们继续。”

    顾秋枕似乎对刚刚发生的事情没什么兴趣,一直面无表情,似乎在神游天外。

    听到唐清莞的话,她顿时满血复活,精神十足,将所有的激情都投入到了寻找灵石之中。

    ……

    慕容府,三房。

    晏玉清先将慕容丞送回府,然后给九荒武宗递了消息,这才去了一趟窦家,亲自将窦云扭送回来。

    谋害尊长,这可是一道大罪名,就算窦云飞想要包庇窦云都不行。

    他刚刚发了一通火,就窦云臭骂了一通,就收到了九荒灵宗的来信。

    窦云被开除了。

    看了书信后,窦云飞气得差点站不稳,当即抓起桌上的茶盏朝窦云砸去。

    “你这个混账东西,我好不容易才把你送进九荒武宗,你就给我惹出了这样的事情,真是扶不上墙的阿斗,以后我不再管你,你就自生自灭吧!”

    前些日子,窦云在灵宗校场被重阳长老除了名,然后她又作死的去晏家闹了一通,这两件事使得窦云名声奇差,几乎没有宗派愿意收她。

    窦云飞又是托关系又是送钱财,费了很大力气才将窦云送进了九荒灵宗。

    没想到这才过了几天,她就敢谋害尊长!

    窦云飞捏着手中的信,气得脑门儿突突的疼。

    “爹爹,云儿知错了,您原谅云儿好不好,以后云儿再也不敢了……”窦云顿时害怕了。

    若是让她自生自灭,那她以后还有什么前程可言?

    “来人,把她给我带下去,扔去祠堂!”窦云飞怒气冲冲的吩咐着,“不跪满半个月不许放她出来!”

    窦云脸色一白,差点瘫倒在地。

    就在这时,一位身姿窈窕,模样雍容的女子急切进了殿,“窦郎不要啊,云儿是您最疼爱的孩子,您不能放弃她啊……”

    晏玉清闻言下意识抬眸看去,女子妆容精致,满身珠玉,看上去十分奢华。

    想必这位就是窦家那位得宠的苏姨娘。

    等到目光对上那张风韵犹存的脸颊时,她顿时愣了下。

    窦云飞独宠的苏姨娘竟然和当年的慕容沁有五分相似,尤其是眉眼间的风情,更是神似!

    她的嘴角忽的绽开了一抹讥笑。

    当年窦云飞和慕容沁是人人看好的金童玉女,结果窦云飞却和慕容心暗度陈仓。

    慕容薇说这是她的耻辱。

    慕容家高高在上的嫡女,怎么会允许一个低贱的庶女踩在她的头上呢?

    从此,慕容薇更是将她视作了眼中钉,肉中刺。

    恨不得……除之后快!

    唐清莞不动声色的扫了眼慕容晴,淡淡出声,“时间不早了,我们继续。”

    顾秋枕似乎对刚刚发生的事情没什么兴趣,一直面无表情,似乎在神游天外。

    听到唐清莞的话,她顿时满血复活,精神十足,将所有的激情都投入到了寻找灵石之中。

    ……

    慕容府,三房。

    晏玉清先将慕容丞送回府,然后给九荒武宗递了消息,这才去了一趟窦家,亲自将窦云扭送回来。

    谋害尊长,这可是一道大罪名,就算窦云飞想要包庇窦云都不行。

    他刚刚发了一通火,就窦云臭骂了一通,就收到了九荒灵宗的来信。

    窦云被开除了。

    看了书信后,窦云飞气得差点站不稳,当即抓起桌上的茶盏朝窦云砸去。

    “你这个混账东西,我好不容易才把你送进九荒武宗,你就给我惹出了这样的事情,真是扶不上墙的阿斗,以后我不再管你,你就自生自灭吧!”

    前些日子,窦云在灵宗校场被重阳长老除了名,然后她又作死的去晏家闹了一通,这两件事使得窦云名声奇差,几乎没有宗派愿意收她。

    窦云飞又是托关系又是送钱财,费了很大力气才将窦云送进了九荒灵宗。

    没想到这才过了几天,她就敢谋害尊长!

    窦云飞捏着手中的信,气得脑门儿突突的疼。

    “爹爹,云儿知错了,您原谅云儿好不好,以后云儿再也不敢了……”窦云顿时害怕了。

    若是让她自生自灭,那她以后还有什么前程可言?

    “来人,把她给我带下去,扔去祠堂!”窦云飞怒气冲冲的吩咐着,“不跪满半个月不许放她出来!”

    窦云脸色一白,差点瘫倒在地。

    就在这时,一位身姿窈窕,模样雍容的女子急切进了殿,“窦郎不要啊,云儿是您最疼爱的孩子,您不能放弃她啊……”

    晏玉清闻言下意识抬眸看去,女子妆容精致,满身珠玉,看上去十分奢华。

    想必这位就是窦家那位得宠的苏姨娘。

    等到目光对上那张风韵犹存的脸颊时,她顿时愣了下。

    窦云飞独宠的苏姨娘竟然和当年的慕容沁有五分相似,尤其是眉眼间的风情,更是神似!

    她的嘴角忽的绽开了一抹讥笑。

    当年窦云飞和慕容沁是人人看好的金童玉女,结果窦云飞却和慕容心暗度陈仓。

    窦云飞拧了拧眉,不动声色扫了眼晏玉清所在的方向,不悦出声,“这里是前厅,你怎么来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