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行岐山
    沉吟少顷,这美艳少妇摇头,不再报价。 .c obr />

    不仅是她,就连那满脸坑洼的老者,也是望着王墨,片刻后摇头,没有继续下去。他们是真正要买卖之人,自然不会故意刁难彼此。

    那青年儒生看向王墨的目光,感兴趣之色更浓,他在王墨刚刚进来时就有所发现,此人面临自己这些立仙道仙者,竟然神色如此平静,没有半点不适。

    换了其他的归海道仙者,怕是早就胆颤心惊,更不敢与立仙道仙者争夺宝物。

    这一点,足以说明一切问题,此人定然是有让其从容的底牌与资格。

    那换走了兽魂的麻衣老妪眼中瞳孔一缩,余光所在王墨身上,内心沉吟起来。

    苍发老者始终含笑,望着眼前的一切,对于王墨拥有大量的仙晶,他丝毫不奇怪,仅仅是给堀但未的定金就有数千仙晶,足以证明此人的魄力与果断。

    黑衣老者哈哈一笑,正要说话,但就在这时,行岐山笑道:“三万五千仙晶,姚仙友,并非是老夫非要与你争抢,而是此物,老夫有大用。”

    “四万。”王墨皱起眉头。

    “四万五千仙晶。”行岐山笑容依旧,他倒要看看,眼前之人,到底跟还是不跟。

    “五万!”王墨神色渐渐冰冷。

    “五万五千仙晶!”行岐山依然含笑,其戏耍之意,余人都是活了数千上万甚至更久的老怪,一眼就看了出来。

    那美艳少妇眉头一皱,不仅是她,其余老怪也不由皱起眉头,他们来这里是为了交易,对于这种故意的刁难,若非有仇隙,往往都是极为厌恶。

    就连苍发老者也是面露些许不悦。

    “行仙友看来是要与在下争抢到底了。”王墨不怒反笑,大有深意的看了行岐山一眼。

    “此物,在下不要了。”王墨说完,索性闭上了双眼,掩盖眼中的杀机。

    行岐山目光一闪,笑道:“承让了。”说着,他右手虚空一抓,取了羽令,与黑衣老者交易一番。

    因行岐山的打岔,余后的交易渐渐平淡下来,待其他人全部都拿出了交易之物换卖了一些后,王墨也拿出了几样。

    不多时,这场交易聚会便结束,众人一一离去,至于那斗兽的赌注与结果,需要等等才有答案,倒也不急一时。

    “此人的仙晶不少...”行岐山临走前,依然带着微笑,扫了王墨一眼,转身走出房间。

    此刻房间内只剩下王墨与苍发老者二人,至于堀但未,则是陪同其余老怪一同出去。

    “那行岐山也是第一次被老夫邀请,没想到此人竟会如此,此事是老夫没有认清此人心性,怕是日后会给仙友带来一些麻烦。”苍发老者摇头,似乎对于行岐山方才的动作,他很是不喜一般。

    “无妨...”王墨神色平静。

    苍发老者沉吟少顷后说道:“这样吧,仙友暂时先不要离开这主城,待拍卖结束之后,老夫与几个老友外出办事,顺便送你离开这里,有老夫在,那行岐山也不敢对你起歹意。”

    不待王墨回答,这苍发老者神情一肃,沉声道:“仙友欲要换取五千仙石,此事可真?”

    王墨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苍发老者右手虚空一抓,身前出现一个储物裂缝,从其内拿出一个储物袋,扔给王墨,随后目光闪闪,炯炯有神的盯着王墨,外人丝毫看不出其内心的心思。

    王墨接过储物袋,仙识一扫,其内确有五千仙石,这仙石在鬼皇国内极为稀少,五千仙石,可以说是一个庞大的数目,却是不知这苍发老者,到底是如何弄到。

    收起储物袋,王墨打开储物裂缝,从其内拿出准备好的仙晶储物袋,甩给了苍发老者,苍发老者接过一看,目露奇异之芒,脸上露出微笑。

    “那混沌丹,不知可还有?”王墨看向苍发老者。

    “混沌丹老夫也是偶然间从一处遗迹内得到,只有九粒,眼下还剩八粒,只是还有大用。”苍发老者婉拒。

    王墨不再废话,起身告辞。

    那苍发老者在王墨离去后,脸上笑容收起,喃喃自语道:“老夫的仙石,可不是那么好拿之物...”

    走出了房间后,王墨神色如常,但心中却是冷哼。他既然敢来,就不担心仙晶之事被人知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就如那苍发老者,只不过是万宝楼之人,却拥有这么多仙石。

    想到仙石,王墨怦然心动,顺着通道远远离去。

    “那老者定然也存着歹念,他却不知,我王墨的歹念,比他更多!五千仙石还是不够,若想让那变异灵兽滋养起来,想要让上古凤豹可以借这个方法升级,就必须拥有足够的仙石!”

    出了通道,途中王墨遇到了堀但未,在堀但未的引路下,王墨回到了那阁楼,与堀但未抱拳告辞,走出了阁楼,此刻天色朦亮,喧闹之声也渐渐平息。

    在这安静的街道上走出数步,王墨停下脚步,转头看向身后,只见在他身后一片波纹回荡,却是那换了兽魂的老妪走出,冷冷的看了王墨一眼,右手一挥,扔出一枚玉简。

    “之前位图有虚假,此图是真!小心行岐山!”她说完,不在理会王墨,身影渐渐消失。

    王墨拿着玉简仙识一扫,放入储物袋,转身时脸上却是露出阴冷。

    “修仙界以强者为尊,一味的缩头缩尾欲要隐藏反倒不好,索性反其道而行,张扬一番,倒也可以打消一部分人的猜疑,行岐山...你既然找死,我就成全了你!”冷笑中王墨身子一晃,化作长虹直接离开了这城池,更是出了昆仑山境东部的坊市,直奔西部一片荒原而去。

    在他离开不久,又有一道长虹呼啸而出,却是那行岐山疾驰,直奔王墨追去!

    风云涌动,行岐山的离去,引起了坊市内众多与其有关亦或者是知晓他离去原因的大神通仙者关注...

    “可惜了...”主城内,那麻衣老妪眼中露出感慨,摇了摇头。

    如这老妪一般的大神通仙者,均都察觉到了行岐山的离去,行岐山的名气极大,除了其修为的原因为,更与其身份有极大的关联。

    他毕竟是附魔道的长老!

    他的离去,自然引动众多老怪心神,尤其是一些猜到了此人离去原因之辈,更是颇多注意,东部主城中,苍发老者盘膝坐在之前交易的房间内,手里拿着一枚玉简,面色阴晴不定。

    “此番再去那里,有了如此多的仙晶,定然可以成功!”他深吸口气,正要仔细的在把心中计划斟酌一番,突然猛地抬头,目光仿若可以穿透这房间直接看到外界,看到了化作长虹远去的行岐山。

    “行岐山此人修为尽管达到了立仙道,但贪性却是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更妙的是此人向来自喻老谋,实则却是一个自大之辈。老夫把他叫来参与聚会,就是因之前听闻了他附魔道与那姚木承之间的事情,想看看他们之间能否引起争端,眼下他追这姚木承而去,姚木承必死无疑,罢了,我与此人怎么也算是交易一场,定然不会让他的仙石落在别人手中。”苍发老者脸上露出阴森之笑,仙识如电,直奔行岐山而去,笼罩开来,密切观察。

    主城一间酒楼内四层,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仙者,那男子一身白衣玉树临风,对面的女子则是美艳少妇,一身花袄显得俏脸更为秀丽。

    他二人同时抬头看向远处,那美艳少妇轻叹,摇头道:“那小家伙还是修仙时间太短,轻易暴露出了宝物,为自己引起了杀身之祸,可惜了。”

    白衣儒生沉吟片刻,目露奇异之芒,笑道:“我看未必,这小家伙修为尽管比不过行岐山,但既然明明知晓行岐山在侧,还敢走出这主城,定然有所依持才对。”

    “哦?此事小女子可不敢苟同,这小家伙应是心惊害怕,故而想要提前离开,却没想到那行岐山竟然不顾身份的追击过去。”美艳少妇轻笑,望向白衣儒生。

    “结果如何,看看就知。”白衣儒生微微一笑,二人仙识骤然散开,直奔行岐山而去。

    主城街道上,一个满脸坑洼的老者背着双手,缓缓的行走,望着四周的一排排建筑,脸上露出追忆之色,颇为感慨。

    “若非极力邀请,怕是我永远也不会再踏入这昆仑山境...”他暗叹中神色一动,猛地抬头看向远处,目光一闪。

    “好一个以大欺小,以强凌弱,明目张胆的杀人夺宝!”老者哈哈一笑,身子一晃,直接落在了一处屋舍之顶,盘膝坐在那里,仙识骤然散开,看起热闹来。

    在主城外围一处分城客栈内,一个身穿黑衣的枯瘦老者,手中环绕两个圆球,站在房间的窗旁,望着渐渐明亮的天空,仙识已然散开延伸远处。

    “让这行岐山捷足先登...可惜...”

    这些一同参与了聚会的老怪,除了白衣儒生外,其余人均都认定了此番王墨必死无疑!即便是那白衣儒生,也只是略有怀疑,但实际上,内心也是知晓,归海道仙者在立仙道仙者面前,没有生机!

    不仅是他们,此刻在昆仑山境坊市内还有一些立仙道仙者,也均都是因行岐山的离去,而仙识暗随,其中就有姜彦!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