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三十八章 端倪
    不得不说方越嘴里的嫉妒,让星落和可容魔君两个内心里充满了那么一丝丝的庆幸。

    至于到底是庆幸什么,两人则是完全的不同。

    可容魔君的心情要比星落来的更直接一些,没有那么多的感慨,更多的是对月灵天道者优势的惊憾。

    而星落此时却是更多的感慨,看着眼前的景象,他很难想象这是自己幼年时期的家乡,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在混沌之气的影响下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这里早已不是白狐一族的修炼圣地了,而是变成了另外一个混沌之地。

    星落举目望去,族人们早已不知跑到了哪里,这圣山在眼前竟是如此的陌生。

    “喂,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怎么不说话,快给我们想想办法啊,你们不会想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死吧?”

    方越的大嗓门,唤回了两人的主意,星落快速的看了一眼静静地可容魔君,视线最终落在方越身上,看他痛苦的卷缩着身子,身体因为混沌之气的入侵,此时已经膨胀的不成样子,要是再不及时阻止,恐怕会直接被混沌之气给撑爆了。

    “魔君,你有什么办法帮他们吗?”星落小声问道。

    可容魔君快速看了几人的状态,对星落摇了摇头,“对着混沌之气我也没有办法,咱们两个之所以会不受到混沌之气的入侵,那时因为咱们和月灵的关系,算是主仆,所以这混沌之气对于他们来说是苦口的良药,但是对于咱们两说却是完完全全的甜药。”

    星落闻言叹了一声,“唉,那就是没有办法了,那咱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葬身于此吗?”

    “怎么会?”可容魔君指了指前面的月灵,“你没看见月灵身边的混沌之气在逐渐的增加吗?”

    星落闻言急忙去看,果然,月灵周围的混沌之气比着刚刚又增加了不少,而且还有逐渐增加的趋势,“咦?”星落突然惊叫一声,“他们?他们身上的混沌之气竟然在往月灵那里去?”

    可容魔君笑了一下,“是啊,月灵现在是要把整个圣山的混沌之气都给吸收过去了,所以啊,你也不用担心他们,他们一会儿就好了。”

    话虽如此,但是此时的方越三人也已是被混沌之气给折磨的不轻了,人早已是混沌不清了,也就听不到他们说的是什么了。

    时间是缓慢的,可是周围的混沌之气的凝聚却是迅速的。

    星落和可容魔君两个人早已是看不到月灵的身影了,能看到的就只是一个巨大的能量团,而方越三人早已在他们身上的混沌之气被月灵吸收之后就给带离月灵身边,几人此时距离月灵远远的。

    “咳咳咳、、、”不断的咳嗽声传来,星落低头看了看,方越他们此时已经醒来,正在迷糊的大口大口的喘气。

    星落不忍的给三人喂了些水,这才让三人都清醒了些。

    方越迷糊糊的坐起来,一脸茫然的看着周围。

    北彦坐起来拉了北冥尘一把,北冥尘咳了一声,望向能量波动的地方,张口结舌道:

    “那是圣天悦吗?”

    北彦稍稍看了看周围,星落和可容魔君都在,方越也在,那那个人应该就是圣天悦了吧!

    北冥尘也没想着有谁会回答他,盘着腿坐在那里,一眼不眨的看着月灵修炼。

    直到日落西山,他才眨了眨有些酸疼的眼睛,盯着月灵的背影喃喃道:

    “她不会就这么一直修炼到天荒地老吧?”

    北彦看着月灵这架势也有些迟疑,“有可能。”

    话落,两人不可思议的互看了一眼,心底一阵一阵的痉挛,那是被刺激的。

    此时星落也在和可容魔君说着这个问题,“月灵这要修炼到什么时候,咱们要一直这么等着她吗?”

    可容魔君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有些老学究的样子,“看样子一时半会儿的她是不会结束的。”

    “那要怎么办?”星落有些傻眼了。

    可容魔君白了他一眼,“什么怎么办,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这圣山早已变成了另外一个混沌之地,咱们不跟着月灵行动,难道要单独行动吗?你不怕这中间出现什么意外,咱们两个变成他们刚刚那模样?”

    星落一看方越那凄惨的样子,下意识的抖了抖,“不要!”那话音,那果断的气势简直是前所未有,听的方越是牙根直痒痒。

    北冥尘这会儿缓过劲儿来,挪到他们两个身边,悄声道:

    “两位,这圣天悦修炼的时候一直是这样吗?”

    不得不说这个问题,北彦和方越两个也是十分好奇,闻言,都下意识的凑过来。

    对于这个问题,星落倒是看向了可容魔君。

    可容魔君轻轻地扫了他们一眼,淡淡道:

    “天道者的修炼都是这样的,你们要习惯这样的场面,不要表现的自己像个土老帽一样。”

    这话说的三人吐了一口老血,方越更是乍舌道:

    “这从来没有听说过天道者修炼的时候有这么大的威力啊,北彦,你说,是不是?”

    说着方越凑到北彦身边。

    北彦轻轻扒开他的头,拍了拍身上的干草,“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天道者。”

    方越闻言一愣,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怎么会不知道,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北冥尘给一把拉开了。

    方越一下子就恼了,“你干什么,北冥尘我看你是北冥家的人对你客客气气的,可是你也不该总是对我无礼吧?”

    “什么对你无礼,无礼的人是你吧,你刚刚问的那话是什么意思,方越,你不会不知道你刚刚已经越界了。”

    “你!”方越怒气冲冲地指着北冥尘,北冥尘毫无惧色的看着他,“好,好,是我越界了,那是你们北冥家的禁忌,是我方越无礼了,我向你们道歉,我道歉。”

    “方越你不用这样,我们的确是无可奉告,因为你问的问题我们压根儿就不知道压迫如何回答,对于天道者我们并不比你知道的多。”北彦说着这些的是,神情很是沉重。

    方越也是察觉到了这一点,这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刚刚的错误,“唉,北彦你别生气,我刚刚就是好奇,随口一说的,你、你们、唉算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们也就不要多想了,我想北冥家主也应该很是后悔的,你们就都想开一些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