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69章 爱情使人失去自我
    “爱情是人失去自我,我是真的累了,再也不想要继续下去了……”

    简珂趴在顾明烟的肩上,哭得放肆而又委屈,脆弱的就像是需要人呵护的孩子。

    “阿珂……”

    世间所有的事情别人都可以帮忙,唯独心里的苦再如何亲密的人也是没法体会的,那种痛楚唯有亲生经历过才能感同身受。

    顾明烟被她哭得也是心有戚戚,想到当初自己跟简珂也是毫无差别,如果不是她遇到了慕泽煜解救她于水火中,也许这个世间早就了少了个遍体鳞伤的女人。

    简珂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情绪得以宣泄,整个人也慢慢平静了下来。

    “是不是被我吓到了?”简珂也没有说矫情的话,拿纸巾胡乱的擦了擦脸,“你是我闺蜜,我也不怕你笑话我,我这个人被揍了都没哭过,可是为了温少卿却不知掉了多少眼泪。”

    “你跟温先生不是好好的吗?”

    “好好的?”简珂冷冷一笑,“是啊,可不是好好的么,只是我再也不想要继续下去了,也不想再因为他而影响自己的心情了。”

    “很多以为唾手可得的东西却一直要你耐心的灯,等你等得太久了,往往就失去了最初的样子。就算哪天得到了,也失去了原本的意义。所有的期待,那份当初美好的心情早已经消失殆尽了,与其最后相看两相厌,还不如趁着彼此都还有好印象的时候相忘于江湖。”

    顾明烟不知道她跟温少卿之间发生了什么,以至于闹成了要决裂的地步,也不好劝她什么,只是伸手抱了抱她,“没关系,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我在呢,我永远都会陪着你的。”

    “明烟,你怎么这么好啊。”简珂眼睛红红的,只觉得温暖的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我最幸运的事情就是认识了你,不然我一个人真的是孤零零的了。”

    她见过的美人不少,可唯独顾明烟不一样,她除了有张令人惊艳出尘的脸,更重要的是她身上有种独特的气息,就像是三月溪涧潺潺的溪水,清冷却又给人温暖的感觉。

    “我也是啊,所以说生活还是很美好的,没有那么糟糕。”顾明烟眉眼含笑,软软的语调,暖人心脾。

    简珂心里瞬间被抚慰了,脑袋在她身上蹭了蹭,才用浓重的鼻音道,“我刚才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肯定难看似了,我去卫生间洗把脸。”

    “需要我陪你一起吗?”

    “不用,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简珂无比豪迈道,要不是眼圈还泛红,跟之前那个喝的醉醺醺哭得稀里哗啦的人简直是判若两人。

    顾明烟给慕泽煜发了个信息,解释自己可能要晚点回去,又问他知不知道简珂跟温少卿之间是怎么回事。

    慕泽煜已经回到蓝海湾了,没有见到她就不大高兴,看见她要晚回来的信息更是一肚子的不满,尤其她是跟简珂那个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女人在一起,鬼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

    直接打了个电话过去,语气称得上是温和,“你在什么地方,我让盛夏去接你。”

    “不用。”顾明烟奇怪他这么早就回去了,倒也什么都没有问,“你知道简珂跟温少卿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我还从来没有见过简珂伤心成这个样子。”

    “明烟。”慕泽煜叫着她的名字,嗓音淡淡的,“简珂跟温少卿的事简单也复杂,你还是不要插手的太多。”

    顾明烟沉默了一会儿,“感情的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也没想要管什么,只是心疼简珂难过的样子。”她静了下,余光瞥见朝着她走来的女人,慢慢道,“好了,我先不跟你说了,晚点我让盛夏来接我,你不用担心。”

    慕泽煜隔了好几秒才出声,“不管旁人如何,都不会影响到我们。”

    “我知道。”

    顾明烟刚掐断通话,就看到站在她面前的美丽女人,身上早没了那种死气沉沉的灰败,整个人无论是衣品还是气色都更甚从前。

    宋星雅也没想到会在金色年华看到顾明烟,先前犹豫了很久要不要过来打个招呼,直到简珂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她才没有犹豫的过来。

    “顾小姐,谢谢你!”

    顾明烟挑眉,“我什么也没有做,担不起宋小姐这一声‘谢谢’。”

    宋星雅心知肚明,未婚生子,跟有妇之夫纠.缠不清,即使她那些粉丝没有抛弃她,所有投资人跟导演以后也不敢再用她,更别提李太并不是好相与的。

    不管她是有意无意的,都曾怀过李明泽的孩子,这在心胸狭隘的李太心中就是罪不可赦的罪,不将她往死里整都是不可能的。

    而她虽然失去了很多的合约,代言的几个国际大牌也不肯再续约,事业一落千丈之际却有人主动邀请她拍电影,即使只是个女二的角色,于她而言也是雪中送炭了。

    她旁敲侧击的问过导演跟制片人,得到的都是模棱两可的答案,后来还是助理嘀咕了句,她才会想到是顾明烟的。

    她摔下台阶大出血孩子没能保住,刚从手术室出来麻醉都还没有消散就被李太抓着头发从床上扯了下来,没给她任何开口说话的机会就是一番拳打脚底,医生说她伤及了*,今后很难再有孩子了。

    她不是非要生下这个孩子不可,可是永久被剥夺了做母亲的权力,这是她万万无法接受的事情。

    每个人多渴求的东西不一样,有时候一个人随手丢弃的东西,是另一个人苦苦渴求却求而不得的。

    有些人即使深陷污泥,依然能开出高贵圣洁的莲花,朗朗落落,给予人黑暗里的点点光亮。

    人心是很微妙的,她这样想的时候,就是已经全然的相信顾明烟了。

    每一次别人的刻意刁难,都是对内心的一次淬炼。只要她不放在心上,心平气和的对待,内心就会愈发坚韧。反正别人的冷言冷语也不会少块肉,爱说什么便说什么,既然她这个当红影后已经黑了,那就走黑红黑红的路线好了。

    黑着黑着,也就红了。

    “不管如何,还是要谢谢顾小姐你的。”宋星雅无比诚挚道,不管顾明烟承不承认接不接受,她都是发自内心感激的。

    见她一再道谢,顾明烟也不好端着,眉梢微挑道,“宋小姐你也是非一般人,别人要是经历了那些糟心的事也许就就此沉寂下去。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宋小姐是个无比坚毅的人,内心也不如表面表现出来额脆弱,那就祝你前程似锦,想要的都能心想事成。”

    有些人,既然不是一类人,就不该刻意接近,以免让人觉得别有居心。

    宋星雅在娱乐圈混迹了那么久,自然是懂得这个道理的。

    本来就不是多熟悉的人,顾明烟能够这样说已经是对她格外的宽容了。

    “谢谢!星雅也祝顾小姐婚姻美满,想要的不用努力都能得到。”说完,对回来的简珂微微颔首示意,翩然离开了。

    “明烟,刚才那个不是那个叫什么来着……宋星雅是吧?”简珂目光如炬的盯着宋星雅的背影,咬牙切齿道,“她是不是来找你的麻烦?”

    “我看起来像是软柿子谁都能捏两下的那种吗?”顾明烟有些好笑,怎么每个人都觉得她是弱不禁风的娇娇女,需要别人的精心呵护。

    简珂上下扫了她一眼,脸上笑意浮现,“没有办法啊,谁叫你跟你家小夏夏的外表都太有欺骗性。”

    “小夏?”顾明烟挑眉,有些好奇。

    “你也知道富二代们也是有圈子的,慕泽煜带着个小姑娘在身边,不知道身份的难免会调.戏两句,结果几个大男人都被盛夏揍得鼻青脸肿的。”简珂颇为得意道,让下一刻脸色却是突变,唇畔冷意浮现,“真是冤家路窄。”

    “简珂,原来你在这里啊。”一道声音忽然插了进来。

    顾明烟回头,就看见温少卿跟一名长相温婉的女子走了过来,刚才说话的人就是她。

    “知不知道你这样一声不吭的消失不见,大家都很担心你?”温少卿找了简珂一整天,电话不知打了多少个,此刻见她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桌上还堆积了不少的酒瓶,神情却是冷冰冰的,所有的担忧跟后怕全都化作了陡然升起的怒意。

    “我这么大个活人还能走丢了不成,有什么好担心的。”简珂眼里净都是冷意跟嘲弄,轻蔑的瞥了眼他身后的蓝沁,似笑非笑的开口,“蓝大小姐不是身体不舒服么,怎么大晚上的还跑出来,不怕吹风受凉病上加病么?”

    蓝沁长相是那种娇俏型的,只是身体不太好,气质上就显得偏柔弱了,对于简珂冷嘲热讽的话也不在意,“简珂,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但你无故不接电话,所有人都联系不上你,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还做这种幼稚的事情不觉得可笑吗?”

    顾明烟听得皱了皱眉头,只觉得蓝沁来者不善。

    简珂本来就不是多好的个性,跟蓝沁宿怨依旧一下子就被激怒了,刚要发作,就听到顾明烟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温先生,还有这位小姐,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关系,但阿珂她心情不好,喝了这么多的酒,你们没人关心一句却全都在指责她,如果换做是我有这样的朋友,只怕会心塞的不行。”

    温少卿这才注意到坐在暗处的人是顾明烟,多少有些意外,面无表情道,“慕太太不清楚事情的始末,维护朋友也不是你这样的维护法。”

    “谁叫我这个人眼里揉不得沙子,又见不得三心二意的男人呢。”顾明烟笑意嫣嫣,像是没有注意到蓝沁似有若无的审视目光,“朋友要不是用来无条件维护的,还留着做什么?大概我们女人的友情跟你们男人不一样,谁叫我跟阿珂性情相投,三观一致呢。”

    温少卿一噎,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88911/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