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9章 最坚硬的铠甲,最柔软的心
    等顾明烟慢条斯理的吃完面条,慕泽煜早就将面条解决的干干净净了。

    “别动!”

    慕泽煜伸手,将她嘴边沾染的汤汁用手指擦干净,俯首直接亲向了她的唇。

    “慕泽煜,你别乱来啊!”

    男人本来只想要浅尝即止,被她抗拒的动作弄得起了反叛心理,一手掐着她的腰一手扣着她的后脑勺,细细的亲.吻着她的唇。他身体涨疼的厉害,在浴室自我纾解也没能得到满足,反而那种空虚的欲.望迫切的想要得到满足,心底压抑许久的情绪猖狂的叫嚣着,像是破土而出的利剑,疯狂的想要得到释放。

    “唔……”

    “别动,让我好好的亲一会。”

    感受到男人身体的紧绷,顾明烟吓得一动都不敢动,深怕自己无意的举动刺激到了他,几乎是被动的承受着男人疯狂的索吻。

    许久之后,慕泽煜终于松开了她,脸上满是郁闷的表情。

    他不是重欲的人,偏偏每每遇到理智总会被轻易瓦解,食髓知味的恨不得将她嵌进自己的身体里,时时刻刻永不分离。

    “老公乖啊,忍忍就好了,也就最多十个月而已。”顾明烟看着男人脸上挫败的表情,忍着笑意,好心的安慰他。

    慕泽煜哀怨的看了眼她的肚子,“能不乖吗?”

    “当然——”顾明烟笑意差点没憋住,一本正经道,“不能!”

    慕泽煜一张俊脸阴沉漆黑,“最好是个姑娘,要是个臭小子的话,出来非挨揍屁.股不可。”

    “……”

    顾明烟觉得欲求不满的男人真可怕,瞧着一脸的阴郁活像是禁欲了八百年似的,小心的往后挪了挪,“老公,你可不能家暴我。”

    慕泽煜一脸黑线,长臂一伸直接将人抱在了怀里,“你跑那么远做什么,我揍谁也舍不得揍你。”

    “哼哼!”

    顾明烟手指戳了戳男人硬邦邦的胸膛,“老公,你说纪如璟会不会有后招?我总觉得他不会安分守己的待在看守所内,而且,你调查出来的那些证据真的能将他定罪吗?”

    如果不是那场闹剧,她也不会连孩子的存在都不知道,就让他化成了一滩血水。

    慕泽煜将她圈在怀中,下巴搁在她的肩窝处,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幽香,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放心,国内的警察也不是吃素的,而且军方这次也介入了进来,纵然纪如璟有通天本领也不可能从看守所内插翅而飞。”

    “军方的人怎么会介入?”

    顾明烟突然就想起了除夕夜的晚上,简亦弘跑到慕宅找他不单单是叙旧那么简单。

    “……大概是因为纪如璟曾经做过军人,这种事情都是需要严格保密的,我现在只是个商人消息没那么灵通。”说话间,亲了下她洁白.粉.嫩的耳垂,“这些不是你该操心的事,你一直问纪如璟的事情,我会吃醋的。”

    顾明烟怔了下,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开口,“你吃的哪门子的醋?我对纪如璟怎么可能有那种想法?”

    “我不管,总之你除了关心我之外,任何的男人都不能关心。”慕泽煜低头啄了下她的唇,“这几天你乖乖的,你的担心不无道理,我让韩一或者贺二跟着你。”

    顾明烟哦了一声,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我有盛夏就足够了,再说了年上这几天也就是出门拜年,能有什么危险?”

    慕泽煜看着她没有说话,显然不会更改主意。

    顾明烟不喜欢被人跟着,除了没有丝毫的隐私外,更大的问题是纪如璟恨之入骨的人是他,韩一贺二是他的左膀右臂,缺了谁都不行。

    “那你就不要出门,好好在蓝海湾带着,我会让保镖守在外面。”

    “……”

    他的重点是不是搞错了?

    顾明烟不高兴的又开始拿手戳他的胸膛,更过分的是解开他浴袍的带子,带着某种恶作剧一般的拧向他腰间的软肉,就像是小孩子在玩喜欢的游戏一般,乐此不彼。

    柔.软的手指撩拨着男人的神经,本来被压制下去的欲.望瞬间被挑了起来,就连深邃如墨的眼眸也变得晦暗,布满了情.欲。

    慕泽煜忍着身体的悸动,将那股蠢蠢欲动压了下去,捉着女人不安分的手,“乖!别胡闹,睡觉!”

    “不乖,就闹,不睡觉!”顾明烟趴在他的身上,故意跟他唱反调,“不然你别让韩一贺二跟着我。”

    说话的时候,唇故意贴着男人的耳骨擦过。

    那轻轻的一碰触,就像是温柔的羽毛拂过心田,一下子就挠在了痒的难耐的地方,但转瞬又消失不见了,原本还能忍住的痒意猛地爆发出来,再也无法克制。

    “明烟乖啊,别再闹了。”慕泽煜嗓音暗哑,脸上神情是竭力的忍耐。

    顾明烟冲男人娇媚一笑,“看得见摸的着却吃不着的滋味如何?”

    慕泽煜就知道她是故意的,抬手捏了捏她的脸蛋,“再不乖的话,我可不会顾及你肚子里的小豆芽。”

    “……”

    顾明烟立即正襟危坐,不敢再撩拨箭在弦上的男人了,表情却是无辜乖巧,“我听说公司里新来了个部门经理长得美.艳身材火来,关键是对慕总你很有好感。”

    按照于佳的原话是,只要有慕总出现的地方,那个经理的眼神几乎就是黏在他身上没有移开的。

    她离得远了,慕泽煜僵硬无比的身体慢慢的也柔.软了下来,听到这话,眉头皱了下,淡淡道,“齐秘书跟你打的小报告,还是于佳跟你说的?你倒是会收买人心,人都不在公司了,她们一个个的还向着你。”

    “那是当然,这就叫做姐虽然不在江湖依旧,但江湖依然流传着姐的传说。”顾明烟小脸上满是傲娇,神情别提多得意了。

    慕泽煜好笑的看着她,“担心我做对不起你的事?”

    顾明烟白皙的脸蛋上是明艳动人的笑,眉梢眼角漾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慵懒妩媚, “我不担心啊,只是别的女人觊觎你,我心里就不痛快。”

    慕泽煜不轻不重的啃了下她的下巴,哑声道,“这么不放心,不然你以后每天陪着我上班,在我眼皮子底下看着。”

    “我才不要!”顾明烟傲娇的将头扭向一旁,笑盈盈的看着他,“慕总就不怕人家说你色令智昏吗?”

    “你是我太太,谁敢说三道四?”慕泽煜从未想过有朝一日,最坚硬的铠甲是为她,最柔软的心还是因为她。

    “那万一要是有不长眼的说我影响你工作呢?”

    男人眼底蓄着笑意,菲薄的唇弧度上扬,“mj上下谁人不知道顾经理业务能力出众,真有那不长眼的敢背后议论你通通开除好了。”

    顾明烟哼了一声,虽然没有说话,但从心底冒出来的雀跃遍及眼角眉梢,欢喜之情不言而喻。

    88911/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