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24章 步步为营
    “金……金银会……”

    天南帝国中,金银会绝对属于恶名昭著的杀手组织,其势力覆盖范围之广,几乎囊括了全国。

    原本绿林盟对杀手组织并不排斥,可是金银会不同,他们非但只认钱不认人,甚至来里通外敌左右天南大势,帮助塞外胡虏攻大天南城池。

    尽管绿林盟不想管帝国的事,然而毕竟天南是他们的家园,岂能让给蛮野鞑子。这是让绿林盟无法接受的事,所以就算是再不喜上官凌云辅佐周仁广,绿林盟也不至于倒打一靶成为卖国贼。

    反而会认为恨无忌金银会勾结,视为奇耻大辱,于盟内等同于勾结妖邪的大罪了。

    众人中袁三图和严冲是知道恨无忌的底细的,见东窗事发,二人皆是深感震惊,那严冲急的脸红脖子粗,马上站出来反驳道:“风绝羽,你不要信口雌黄,堂主跟金银会没有任何关系。”

    “没有吗?”风绝羽拉长了声调,猛的一拍巴掌,打了个响指道:“我就知道你们不会承认的,所以今天我带来一个证人,铁证。”

    说着话,他踢了踢无上剑痴,踢开其穴道,让王同将其口中塞的破布拿掉,然后说道:“列位请看,这位便是金银会的无上剑痴,天武境高手,老头,说两句话听听,认不认得那个胖子啊。”

    这一问,恨无忌的圆胖油光的大脸忍不住抽搐了两下,一双虎威似的眸子死死的盯上了无上剑痴。

    严冲和熊稿听完发笑,不由鄙夷道:“风绝羽,你说谎也不找个像样点的,还天武境高手,天武境让你打成了残废,你骗谁呢?”

    众人本想发笑,但却知道眼下并不是笑出来的时候。

    风绝羽充耳不闻,拍开无上剑痴的穴道,问道:“老头,听见没有,你作何感想?”

    无上剑痴眯着眼睛奄奄一息的看了看恨无忌,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有气无力的求救道:“恨堂主,救……救我……”

    风绝羽抬起头,打量着一言不发的恨无忌,言之凿凿道:“恨堂主,好手段,这边摆下盛宴发尽绿林帖,满乌云山找风某前来对质,另一边私通金银会派出数十名杀手在十字路口伏杀在下,原来所谓的忠厚堂就是如此忠厚个道理的,对吗?”

    风绝羽指证充斥着不屑和嘲笑,同时也给在场群豪带来了足够的震惊,众人再不想相信风绝羽的话也不免怀疑起一言不发的恨无忌了。

    仇笑堂无法想象恨无忌卑鄙到这般地步,指着风绝羽向恨无忌喝问道:“恨无忌,他说的句句属实?你真的派人半路截杀?”

    恨无忌依然不发话……

    风绝羽起身,蹒跚子步微微笑道:“说了这么多,仇老和列位还是不想相信啊,唉,也难怪,历来恨堂主便是仁义的代表,说他能办出这等事,连风某也不愿相信,但风某却是不明白,以各位在乌云山的日子,难道这十里八村的寨子还没有弄清底细?堂堂的绿林盟财神寨,居然是金银会的总堂口,这未免有些让风某人无法接受了。”

    语不惊人死不休,风绝羽是打定了主意要把恨无忌从神坛上拉进地狱,让他永不翻身,一事一件、一字一句,每每蹦出一句来都会让人张大着嘴巴吃惊不已。说到最后,众人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什么?财神寨是金银会的总堂口?”

    “不信?”

    风绝羽突然觉得自已有点腻歪了,老子以前杀人收钱根本不费吹灰之力,手起剑落,拍拍屁股,爷走人,一了白了,懒得什么恩怨情仇,现在可倒好,为了把绿林盟收复,还不能让绿林盟伤筋动骨,总要找一些说辞解决这样那样的麻烦,其实没人懂这才是真正的麻烦吗?真是无聊。

    不过没办法,为了老爷子,舍得一回脸吧。

    风绝羽无奈的想着,笑意吟吟的对恨无忌说道:“怎么?恨堂主还觉得理据不足?要不要我派人到财神寨把这些年恨堂主和金银会私下沟通所涉及到的账目取过来,给大家开开眼啊?”

    由始自终,恨无忌都任由风绝羽随便去说,说的再多他也不怕,正是因为风绝羽直到如今也没有掌握到确凿的证据。

    血书是一回事,但可以仿造。

    无上剑痴只说了一句救他,至于无上剑痴是不是无上剑痴,这件事不是风绝羽说了算。

    可恨无忌最痛恨的是,风绝羽居然发现金银会的老巢在乌云山财神寨,这还罢了,就算是,恨无忌也有可能装作不知,一推二三干净。

    但如果把账目拿出来,恨无忌就没办法撇开干系了。

    金银会、西绿林完全是两码事,就算金银会扎根在西绿林,借助自己的力量隐藏在山里,二者之间的交易往来都会有明确的账目来互相制约之间的协定,这是两个组织必须具有的凭证。

    风绝羽熟知这一点,所以一早便安排了公羊于带着十一、十二和十五名黑甲卫趁着金银会倾巢而出的机会来个指东打西,趁机得利,顺便叮嘱他们仔细查找有利的证据所在。

    另外一边,他也没闲着,把机灵的十三远放到乌云山庄。今天是望秋山当成对质的大日子,乌云山庄必定没有高手看守,而恨无忌也不可能把有关他和金银会交易的账目带在身上,只要仔细的寻找,不怕搜不出来。

    而只要掌握了这两个证据,就算眼下没有拿到真凭实据,有了之前步步为营,加上他那近乎影帝般微妙的演绎,爆发出来的结果绝对会是山崩地裂的。

    是以风绝羽才敢如此自信的引诱恨无忌上套。

    恨无忌到现在也没有发现风绝羽使用的连环巧计,听到他要拿出账目来,恨无忌的圆脸终于挂不住了,他看了一眼无上剑痴,语气低沉而又充斥着失望和鄙视:“无上兄,我高估你了。”

    无上剑痴气的两眼狂翻,险些被恨无忌的这句话气上了西天,愤恨的盯着他,无上剑痴咬牙道:“恨无忌,你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去。”

    二人的对话无疑暴露出风绝羽的一步步猜测和指证变成了确凿无误的证据,那些还处于中立姿态的西绿林群豪皆是震惊的退后一步,站在了风绝羽的身边不远处。

    形势一面倒,恨无忌的身后已经不剩下多少人了,而这时,恨无忌的丑恶嘴脸毫不顾及的暴露出来。

    “风绝羽,上官凌云果然没看错你,以你双十年华能有这般心计,着实不易。可惜,你终究还是嫩了点。”

    恨无忌毫不担心,冷笑间挥了挥手,严冲一脸的愤慨突兀的转变成了冷笑,随手一挥,呼啦一声,山下闯来了大群的忠厚堂弟子以及执法堂的弟子。

    在场的群豪今天是为了看两人对质,身边都没有带多少人,整个山间千余人都是忠厚堂和执法堂的人,恨无忌的举动已经表明他打算出尔反尔了。而这样一来,其之前的谎言自然不攻自破。

    风绝羽环顾四周,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轻笑道:“看来恨堂主早有准备了。”

    “恨无忌,你究竟想干什么?”不待风绝羽说完,群情纷纷怒骂出声。

    恨无忌笑道:“还看不出来吗?本盟主今日要杀一敬百,列位兄弟,如果信得恨某,可以站过来,恨某敢以人头保证,无论过往我等之间有否前仇旧怨,定当一笔勾销,反之如若尔等知迷不误,非要与风绝羽狼狈为奸,那就休怪恨某不念往日手足之情了。”

    “说的真好听啊。”风绝羽放声大笑,对于这个结果,他丝毫不觉得意外。

    权利可以使人利令智昏,恨无忌身居高位多年,想拉他下神坛,无疑在要他的老命,他不会束手就擒,更加不会诚心悔改的。

    步步紧逼、退无可退,只会使他更加疯狂。

    “恨无忌,你这是打算谋篡盟主之位吗?”仇笑堂咬着怒气横秋,莫说是他,就连那些中立都纷纷指责叫骂,将恨无忌骂了个狗血淋头。

    哪知恨无忌更加猖狂,挥动袍袖、意气风发的咆哮道:“恨某于绿林盟立功无数,这盟主之位本应是恨某的,何来谋篡之说。若不是皇甫凡一老匹夫冥顽不灵,本盟主早就坐稳交椅、成就绿林霸主了。哼,两个老顽固,一个只知道在帝都享福,一个却不思进取,绿林盟何来强大之说。本盟坐拥弟子两万有余,一旦势成,天下我有,岂可永居深山孤林,窝匪成寇。”

    “唰!”说到激奋处,恨无忌取出了青候火信,紧紧握住高高举起,神采飞扬道:“有此火信,天下何愁不为我所有,我最后再问一遍,尔等是降还是不降……”

    “恨无忌!”

    数十群豪怒焰滔天,看到那青候火信,他们终于明白风绝羽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了,弑父作乱、嫁祸他人、私盗火信、密谋篡位,恨无忌的行为令人发指。

    这时候,群豪懊悔不已,悔不改听信了恨无忌和金子轩的鬼号,更不改视风绝羽的警告为无物,现在好了,大势已去,饶是山顶高手再多也不是山上山下上千弟子的对手,甚至当是一个恨无忌就不是他们可以比拟的存在。

    “恨无忌,恨无忌,你真是毫不避讳。”仇笑堂等人恨的咬牙切齿,却也无可奈何。

    可就在这个时候,山下突然响起了阵阵喊杀声,众人回头一看,只见山道上那密密麻麻的两堂弟子中间,一道黑色的洪流正以恐怖的速度强势杀来,这股洪流如同一支铁甲之师,所过之处皆如土鸡瓦狗,不堪一击,不出片刻,一只由三十名身着黑甲、手执黑枪的私军就这样堂而皇之、势如破竹的杀上山来。

    给读者的话:

    ps:第三更,今天放了半天假,写了整一下午,终于把今天的弄完了,有些累睡一会,醒来再写。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