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348章 交换
    “混蛋,你杀了主人。”

    风绝羽平淡兼带着阴冷和威慑的语气并没有震慑住在场仅余的三人,就在他话音刚落之际,修为不比怜宫主低上多少、看上去脑子却有些问题的牛蛮子晃荡着膀子横冲直撞的跑了过来。

    这人生的五大三粗、身高两米,活脱的巨人一个,他那一又巨大的蒲扇大手,甚至可以将一只饿极了的野狗笼罩其中,掌心的老茧都不知道堆积了多少层看上去仿佛在手指根部下方镶嵌了四个铁锭似的十分坚硬,打眼一瞧便知道是那种孔武有力、彪悍力大之辈。

    牛蛮子脚踏黄土,陡然刮起一股狂风,那庞大的体魄,宛若一座小山在天空中移动,又好像一块天外的陨石向大地坠去,狠狠的撞向风绝羽。

    风绝羽没有惊慌,他早有所料,他腾身而起,神力本源不断的从袖管里涌现,化作一团团黄烟将自己围了起来。

    大力诀。

    抵挡牛蛮子这类强者,只有两种办法,一种就是速度要比他快上几倍,这样才能闪避牛蛮子的杀招,另一种就是硬碰硬了,力量要比牛蛮子强,才可以无往不利。

    当然,在风绝羽的战斗本能里面还存在着另一种可能,就是速度、力量合而为一。

    和末天流打斗过程中留下的伤势决定了不能让他浪费时间,是以风绝羽祭起了大力诀之后,转瞬间便是以最快的速度转换了神力本源,一记嫁梦诀神出鬼没的打在了牛蛮子的眉心上。

    嫁梦束心,直接摧毁神识。

    低级的灵法要诀被风绝羽使出来变成了另一番天地,神力本源在阳神神识的催动之下,很快在牛蛮子的识海里创造了一个虚拟的梦境,靠蛮力?风绝羽最不惧怕的就是这种人,嫁梦诀可以让他由内而外的自行将神力本源全数瓦解。

    “嗡!”

    这一记嫁梦诀使的十分漂亮,牛蛮子顿时沉浸在跟随怜宫主杀戮四方的回忆中去……

    无常锁!

    又是一记怒吼,风绝羽再度转变神力本源变成阴煞之力,冷风呼号、恶境连连,牛蛮子的恐怖力量以极为诡异的方式减弱到最低,而这时,风绝羽飞上近前,一记六合衍字诀变化的巨大拳头直接将牛蛮子的脑袋轰成了渣子。

    轰!

    滚烫的鲜血溅了风绝羽从头到脚到处都是,白花花的脑浆散发着腥臊难闻的味道,风绝羽却视而不见,撩起一脚将牛蛮子的尸体踢下了万丈深渊。

    这一系列怒杀两大冲阳巅峰高手,根本没费吹灰之力,电光火石间便已完成,吓的年轻公子和老者茫然间打起了寒战,停顿少顷,二人发出一声怪叫,扭头便跑。

    五人组的强强联合就此因为风绝羽的出现而分崩离析,这个过程也就是让人眨眨眼的时间。

    风绝羽没打算追击,他的伤势并不允许,可就在这个时候,他万万没有想到,莫秋居然出手了。

    他的目的不是风绝羽,反而是落跑的井姓老者。

    “井桐,去死吧。”

    莫秋的手中突然出现一柄紫玉峨眉刺,数十尖锐的锋刺直接洞穿了井桐的胸膛,喷出一腔鲜血。

    风绝羽微微一愣,心道:怎么回事?窝里反了?

    正当他疑惑的时候,井桐也是骇然不信看着莫秋,把生命中最后的一口气都用来怨恨和猜测莫秋的想法去了。

    眼神灰淡着,井桐抱着人生最大的遗憾莫名其妙的断送了性命。

    接着,风绝羽就看到莫秋收起了紫玉峨眉刺,将井桐身上的百宝袋摘下,从里面倒出了一条羽毛握在了手里,此后他突然将百宝袋扔给了风绝羽。

    “你这是什么意思?”风绝羽接过百宝袋,不用看,里面的东西肯定少不了,可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莫秋这个时候向自己人下手,还只留了一件宝贝,并把其它的都给了自己。

    莫秋摆着一张稀松平常的笑脸,很随意的摊了摊双手,将那根散发着银色光芒的羽毛拖了起来,说道:“闪空翎,不错的玉宝法器,我早就想得到它了,要不是风兄诱使怜宫主起了歹心,在下也不会轻易得手。”他说着将闪空翎收了起来,抱了抱拳道:“你一定觉得我向自己人下手很无耻吧。”

    风绝羽没有说话,充满了提防和疑惑的看着莫秋。

    莫秋呵呵一笑,踱着步子说道:“我知道,你肯定会看不起我,甚至特别的鄙视我,不过没办法,谁让他们用心不纯呢。风绝羽,我帮你杀了井桐也并不是完全为了你,这是为了我,实话跟你说吧,就在他们决定抢你的东西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他们是如今这样的下场了,我不想死,所以没有和你为敌。”

    “你是在求饶吗?你觉得你这么说,我会放过你?”风绝羽的瞳孔狠狠的一收,不敢再小瞧眼前这个中年人。

    一般的情况下,一个联盟了许久的队伍是不会发生自相残杀这种事的,莫秋这么做等于背信弃义,从行为上就已经划入小人的行列了,即便他是为了自保。

    风绝羽最恨的就是背后捅刀子的这种人,但是他又无法猜测出对方的用意,所以一直没有出手。

    五人组的团队,最终只逃走了那个年轻的公子,一个胆小如鼠的家伙,也不值得风绝羽追杀到死了,他现在到是对莫秋这个人产生些微的忌惮。

    莫秋背着手,向前走了两步,保持一定安全的距离道:“求饶?我不会,不过你的确厉害,就跟我之前猜测的差不多,你不是一个普通的修炼者,你的身上有很多的秘密,当然,这跟我没关系,我只想告诉你,我没想过与你为敌,更加没有自不量力到非要打你手中宝物的想法,我只是为了自保和这个闪空翎,就是这样。”莫秋平淡的说着,神经却保持着警惕,与风绝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之前的种种,莫秋都看在眼里,倘若说不怕,那是不可能的,短短的时间内,这个曾经让他们不放在眼里的家伙不但杀了苏野,还能将末天流除掉,可见他的修境非同一般的可怕。

    风绝羽仔细打量着莫秋,心里不断在琢磨这个人,他能毫不犹豫的除掉自己的同伙,可见此人心狠手辣,而他还能在关键的时刻认清形势,头脑也非同一般,这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这种人向来都不是庸俗之辈,但也不是一个可以结交的对象,因为他不一定在什么时候就会把你卖了,你还得帮他数着钱花。

    风绝羽的目光落在了闪空翎上,那是一件看上去很普通的玉宝法器,像一件玉制的羽翎,好看是好看就是不知道有什么用处?

    “你手上的那件法器有什么用?让你连自己人都杀?”风绝羽没有答应他离开,因为他觉得闪空翎不凡。

    莫秋沉默的看了看手中的羽翎,倍加警惕道:“只是一件普通的法器罢了,跟我有些渊源,没什么值得说的,怎么样?我们就算成交了吗?”

    风绝羽含蓄的笑了笑,愈发的森冷道:“你目的不纯,我怎么知道你究竟有没有鬼主意,万一你杀个回马枪偷袭我,我岂不是会死的很冤枉。”

    莫秋愣了一愣,疑笑道:“哈哈,原来阁下对自己的身手并非很自信啊?你连末天流都能杀得了,难道还会怕我?”莫秋说着,风绝羽脸色却是丝毫未变,他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莫秋,仿佛要把他看死一样。

    莫秋的笑声嘎然而止,脸色微沉的看着风绝羽,再也笑不出来,反倒是用着不悦与阴沉的语气说道:“你不怕我,你想要闪空翎?”他警惕的把手缩了回去,下意识揣进了怀里而不是放在百宝袋中。

    风绝羽呵呵一乐,毫不隐晦道:“既然你知道,就该实话实说,你费尽心思杀了人,就为了这件法器,现在你告诉我它很一般,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与风绝羽对视着,莫秋莫名的打了个寒战,也不知怎么的,他忽然发现自己在对方的凝视之下,就像被一只猛兽盯住一样。

    想跑?貌似没有可能。

    对视了许久,莫秋愤恨的吸了口气,沉声道:“罢了,我就告诉你,闪空翎是一件御空飞行的法器,速度极快,可以带着我离逃出魔天岭,现在蛮族、妖宗、魔族的人都在找你,魔天岭以北很少再有我们的同道中人,我的几个伙伴又被你杀了,我只能逃,而只有带着闪空翎,我才有胜算逃出,这样你满意了吗?”

    看莫秋的样子,倒是不像在说假话,风绝羽默然的点了点头,既然如此……

    “呵呵,既然如此,那就更不能给你了,你说了,现在的我要比你危险太多了。”

    风绝羽说着,提着大圣王臂骨所化玄重之剑围着莫秋转起圈来,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仁义可言,你对别人仁义,没准对方会偷偷的捅你一刀,倘若不是熟识的人,信任根本就是个玩笑。

    莫秋?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他虽然没有出手,但不代表就是好人,风绝羽可不在乎多杀一个。

    “等等,我拿别的跟你交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