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181章 得助伶俐鬼
    “伍幼薇?”听着伍蝉瑶满口讥讽诋毁之辞,风绝羽眉头紧皱,认真思考了起来。

    如果伶俐鬼口中的“女人”真的是伍幼薇的话,到是有这种可能,毕竟传送过来之前,极上凶峡里面究竟有什么,都是伍幼薇告诉自己的,但是为什么她要在石柱峰上留下符箓,这点就太让人不放心了,而且清晰的记得,伍幼薇说极上凶峡石峰上的符箓不能乱动、更不能毁坏,那是为了封印幻山留下的结界大咒,既然不能碰,伍幼薇为什么自己去留下符箓呢?

    莫非是为了加固封印?

    嗯,她本是上古遗族,祖宗一辈就肩负禁锢墨陵的重任,伍幼薇会不会见到封印不再牢固,自己一个人过来加固封印呢?

    可是她为什么跟那个“大符图”交上手了呢?

    仔细剖析伶俐鬼话中的意思,伶俐鬼好像是说,“大符图”是整个极上凶峡最强的守关者,伍幼薇既然加固封印,目的应该是防止墨陵逃出,她又怎么跟“大符图”刀剑相向呢?

    风绝羽忽略了伍蝉瑶的片面评价,只做出了中肯的猜测,当然,这一切都必须建立在伍幼薇与众多上古遗族一样都是在防止墨陵出来行凶作恶的基础上的,并没有太高的参考价值。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来去求证。

    过神来,风绝羽让伶俐鬼坐下,认真的问道:“那个大符图是怎样一个人?你不是说自己见过吗?你想想,他为什么要待在山洞里呢?他在里面待了多久了?”

    伶俐鬼见风绝羽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穷凶极恶之人,终于放心许多,他佝偻着腰背谨小慎微的走了过来蹲在风绝羽的面前道:“其实我也不是总能见到他,这么多年,我只见过他三次,大符图长的很是高大,天天穿着一件闪闪发光的金宝甲,威武的很,而且他的宝甲上全都是鬼画符,连脸上、手臂上、身上到处都是,大符图所在的山洞很大,就在极上凶河的尽头,那里有一条小路,很窄,终日被紫黑色的大雾笼罩着,都不知道通往哪里,但我知道,每过六十年,那条小路上的雾气都会变得稀薄很多,包括极上凶河里的凶灵恶鬼有大半都会沉睡、还有古洲剑岳的阵法威力也会变得很弱,每每这个时候,那条小路里面就会有好多人出来进去的,前后一年的时间吧,大符图都不会管的太多,不过一年之后,极上凶河、古洲剑岳还有极乐仙洞的封印就会恢复如初,到时候就没那么容易出入了。”

    伶俐鬼讲完,风绝羽顿时就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所有的疑惑都得到了完美诠释了。

    世人皆知,墨陵有甲子一现的说法,伍幼薇也曾言道,每隔六十年的时间,极上凶河里面的封印会变得十分微弱,而这个时候,正好是墨陵人出入大世的机会,封印变弱的时间长达一年,墨陵人有足够的时间进出幻山,等到一年以后,封印重新恢复,恐怕就没那么容易出来进去了。

    “听你的意思,那个大符图是守着小路的人,对吗?”

    “是啊,这个大符图就守在那条小路的外面,平常无论什么人进出都不可以的,当然,很少有人去那条小路,都是那条小路里面的人每隔六十年的时间出来一次,不过就算是封印变弱了,大符图也不是完全置之不理的,我记得有一次小路里就冲出来很多像前辈这样的高手,大符图对那些实力低微的人一概不理,但是那些身手高明,会瞬移的人家伙,运气好的被大符图打退了去,运气不好的,就直接被杀了,前辈不信可以自己去看,到现在为止,那条小路外面的河道里面还囤积着大量没有人用的法器呢,都是那些不知好歹的家伙死了以后遗落的。”

    守域人!

    风绝羽脑海里冒出一个名字,顿时明白了“大符图”存在的意义。

    心思缜密的青海也听出了其中的关窍,上前低声道:“风大哥,看来这个大符图,一直把守着幻山的入口,好像只有乾坤境以下的高手,才可以在每甲子封印减弱的时候逃出来。”

    “嗯,应该就是这样了,墨陵的高手一向以搜罗天材地宝为主要目的,他们虽然奉墨陵为主,不可一世,但每次出来身边终究没有真正的高手,正因为如此,行事才极为隐蔽,伶俐鬼口中的大符图,一直接把守着幻山,控制墨陵人的进出,不过我觉得这墨陵甲子现世的说法,应该是由于极上凶峡结界年久失修,才出现的漏洞,伶俐鬼不是说了吗?每隔六十年,连大符图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说明每到那个时辰,大符图的实力会降到最低点。”

    青海点了点头,然后满腹疑惑道:“有件事我想不通,按风大哥所说,那个墨陵应该天地初开之际就存在了,如果每隔六十年的时间,大符图的实力是最弱的,墨陵为什么不带够人手,趁着大符图最弱时一鼓作气杀出来呢?难道墨陵想不到吗?”

    “我也纳闷呢!”风绝羽早就跟青海想到一块去了。

    按照伍幼薇、伶俐鬼的说法,倘若极上凶峡甲子封印变弱,墨陵完全可以调兵遣将,全力冲杀出来,何必非要留在幻山,毕竟幻山里还有许多因大蛮血祭而修为深不可测的道武境凶妖啊,封一血都说,里面至少有二十头堪比道武境的大妖,这么多人手,就没办法送一个墨陵出来?

    拿人填,也填出来了吧?

    幻山的实力,风绝羽还是了解一些的,毕竟封一血曾经在幻山待过,他逃出来的时候是因为一个叫洪伯的人指点,得知了一条捷径,后来风绝羽仔细问起来的时候,封一血也说的比较笼统,似乎先通过一条十分危险的河道,现在想起来,恐怕就是极上凶河了,而他出来之后曾被墨陵人追杀过,要不是那个洪伯告诉他一条由七个上古传送阵组成的路线,最终到达沧溟洱海,侥幸遇到风绝羽和血衣剑侍,封一血恐怕早就死在红玉血毒蝎的手中了。

    如此这般的看来,封一血是以特使的身份跟着墨陵人经过了极上凶河,但由于是极上凶峡封印最弱的时候,所以并没有在意,相信墨陵中的老人也不会跟他多说。

    不过青海的话不无道理,墨陵既然发现了极上凶峡如此大的漏洞,为什么不在封印最弱的时候杀出来呢?

    难道墨陵还有什么别的需要担心的地方?

    “这还用猜吗?出来的只有两个原因,要么就是不想出来,要么就是出不来,你们也想的太复杂了吧。”就在这时,看不过去的伍蝉瑶翻着白眼说了一句。

    “嗯?”风绝羽头睨了一眼,自嘲一笑:“没错,伍夫也曾言道,墨陵曾被人种下封印,或许他自己出不来吧。”

    想到这,风绝羽挥去心中乱七八遭的想法,怔怔的看了伶俐鬼一会儿,道:“伶俐鬼,如果我让你带我找到那条小路,你能办法到吗?”

    “啊?你们要去那条小路啊?”伶俐鬼露出了为难之色。

    “怎么,不行啊?你就说你去不去吧。不去的话,姑奶奶现在就杀了你,省得你去通风报信。”伍蝉瑶行事素来直接简单,虽然有点蛮横,但风绝羽却是浅笑不语,知道只有她这种蛮横的大小姐才能把伶俐鬼压的死死的。

    “我给谁通风报信啊。”伶俐鬼欲哭无泪,一看伍蝉瑶蛮不讲理的表情,顿时怯懦了,无奈的点头道:“我到是可以带着你们过去,不过你们得保证不杀我。”

    “放心,只要你听话,我们绝对不会为难你的。”青海走过去拍了拍伶俐鬼的肩膀,眼神狡黠道。

    “那好吧,不过临走之前我得取样东西,没有它,我怕有危险。”

    “什么东西?”青海和伍蝉瑶同时发问。

    “冥域黄泉花啊,我用得着它。”

    “那是姑奶奶的。”伍蝉瑶一瞪眼,看样子是对异宝志在必得了。

    但她这句话却是让伶俐鬼炸庙了:“冥域黄泉花是我的,你不许抢,你要是抢走冥域黄泉花,你还是杀了我吧。”

    “”看着眼泪汪汪的伶俐鬼,风绝羽都愣住了,这小家伙最是怕死,怎么突然之间舍命不舍财了。

    “混账,就凭你也想跟姑奶奶争?”

    “哎伍小姐”

    风绝羽一看伶俐鬼认真了起来,连忙伸手拦了一下,随后也不管伍蝉瑶答应不答应,冲着伶俐鬼保证道:“你放心,只要你带着我们找到那条小路,我就把冥域黄泉花给你,保证她不会跟你抢。”

    “姓风的,你怎么这样”

    “行了,你快闭嘴吧。”青海见伍蝉瑶不依不饶,上前拦住道:“你能不能机灵点,没有它,咱们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去呢,要是他能带着咱们安然无恙的找到目的地,不是比什么都强吗?”

    “”伍蝉瑶仔细一琢磨,青海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就再也不说话了。

    “好了,我们走吧,带你先去找冥域黄泉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