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讨债
    岳不群虽然蒙了面,但岳灵珊是他最为亲近之人,还是一眼就将他认了出来,惊喜地道:“爹,你怎么会来这里。”

    岳不群摘下面巾,道:“你第一次出远门,我怎么会放心,幸好我跟过来了……”

    说到这里,脸上闪过一片不自然的殷红色。

    岳灵珊关切地道:“爹,你不要紧吧。”

    岳不群摆摆手,道:“不要紧,调息一下就好。”

    接着运转紫霞神功,脸上浮现一片紫色。

    化骨绵掌是一种十分阴毒的掌法,掌力千丝万缕,侵入人的五脏六腑,若是换成一般人,中了此掌,全身骨头会绵软如丝。

    但是岳不群内力浑厚,修炼的又是最正宗的道家神功,竟将化骨绵掌的掌力全部逼了出来。

    岳不群脸上的紫气连续起落三次,掌心向天,缓缓抬至胸口,接着猛地一掌拍在旁边的树干上。

    “啪”的一声轻响。

    大腿粗的树干竟然软化下来,好像变成了一截绵絮。树冠缓缓倒下,“砰”的一下砸在地面上。

    岳灵珊和劳德诺骇然失色。

    “好阴损的掌法!”

    岳不群缓缓吐了口气,面色凝重,道:“珊儿和德诺日后若再遇到此人,一定要远远避开,千万不要和她发生冲突。”

    “是。”两人点头应诺。

    岳灵珊又问道:“爹,此人究竟是什么人,功力竟如此深厚。”

    岳不群也沉吟着,缓缓摇头,道:“看这人的模样,不过二十许岁,我也想不到哪个门派能培养出这样的高手。”

    ……

    与此同时,于人豪三人也回去向余沧海复命,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启报给余沧海。

    “什么!你们是说,林震南一家人让一个女娃子救走了!”余沧海又惊又怒,脸色铁青。

    “弟子办事不利,甘愿受罚。”于人豪等三人跪地道。

    “你们起来吧。”余沧海看到他们三人的模样,也没办法再处罚他们。

    于人豪和方人智都断了一条手臂,贾人达的手臂虽然没断,却像没有骨头一样地垂着,比起另外两人也好不到哪里。

    余沧海抓住贾人达的手臂,捏了几下,脸色倏地一变,道:“皮肉未伤分毫,骨头却断成了数十截,好厉害的内家掌法,那人的功力不在为师之下。你们能活着回来,已是对方手下留情,此事也怪不得你们,下去好好休息吧。”

    “谢师父。”于人豪等三人道。

    “师父,现在怎么办,难道就这么放过林震南一家?”侯人英道。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怎能轻易罢手,林震南一家我必杀之。就让为师亲自去会一会她,看看究竟是何方高人,敢与我青城派为敌。”余沧海沉声道。

    “弟子愿随师父一同前往。”侯人英等人道。

    “为师一个人就够了。”余沧海道。“数日前,为师接到了衡山派刘正风的请帖,刘三爷要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你们几个先去衡阳城,为师解决了林震南他们一家,会到衡阳与你们汇合。”

    “是。”众弟子抱拳应道。

    事不宜迟,时间久了,恐怕林震南他们就跑没影儿了。

    余沧海没有耽搁,提上长剑,匆匆地出了城,刚到城外就碰到了一个‘熟人’。

    “余观主,数日不见,可还安好?”齐放笑拦住余沧海,眯眯地笑道。

    “多谢齐先生挂念,余某还好。”余沧海看到齐放,心里便是一沉,忽然生出一种不妙的预感,抱了下拳,道:“齐先生又来做生意吗?不过余某此刻有要是在身,不能耽搁,请齐先生见谅。”

    齐放摇头,道:“非也,齐某不是来做生意,而是来讨债的。”

    余沧海皱了下眉,心想果然来者不善,道:“讨账,余某何时欠过阁下的债?”

    齐放道:“余观主是贵人多忘事,当日贵派弟子一共砍了在下一十四剑,余观主也打了在下一掌,这些事情在下可一直没忘,今日就是来收这笔账的。齐某可没有欠债不收的习惯,只要余观主让我打一掌,并让弟子接我一十四剑,这笔账就清了。”

    余沧海道:“阁下莫非是在开玩笑?”

    齐放道:“在下怎会跟余观主开玩笑……”

    话还没说完,便见一道剑光闪过。

    却是余沧海先发至人,趁着齐放说话时突然出手偷袭,使出松风剑法,一剑向他刺来。

    齐放却是早有所料,不慌不忙地伸出右手,以肉掌将剑刃抓住,锋利的剑锋也无法划破他的手掌。接着左手探出,向余沧海胸口拍去。

    余沧海举掌迎上。

    两人的手掌“啪”的一声击在一起。

    下一刻,齐放运起北冥神功,将余沧海的内力吸入体内。

    余沧海发现自己的内力源源不断地涌出,顿时色变,脑海中闪电般地划过一个念头,不由地惊呼道:“吸星魔功!你跟魔教的任我行是什么关系?!”

    他一开口说话,内力涌出的速度又增加了一倍。

    齐放也不接话,全力运转北冥神功,吸取余沧海的内力。

    余沧海见状,以为齐放默认了这个问题,又道:“余某与任教主往日无怨,近日无仇,阁下为何要与在下做对。”

    说话的功夫,余沧海的内力已经被他吸走近半。

    “难道任教主要重出江湖,在下愿投靠任教主,为任教主驱使,求先生收手,饶我一命。”余沧海哀求道。

    齐放根本没有接他的话,一口气将他的内力吸干,然后一掌送他归天。

    “无量寿佛,善哉善哉,我好像多打一掌,实在不好意思。不过余掌门生性豁达,应该不会见怪。”

    之后,齐放进了城,把青城派的弟子悉数解决,将他们的内力全部吸掉,一点没有浪费。

    接下来,齐放向衡阳城而去,一边赶路一边炼化青城派众人的内力,花了将近两天时间,终于将他们的内力全部转化成北冥真气。

    此时,齐放的内力已经重回巅峰,甚至比在鹿鼎世界时还要更胜一畴。

    单论内力,整个江湖中,恐怕也只有东方不败、风清扬、方正和任我行等廖廖几人能够与其相比。

    73598/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