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长生诀
    《长生诀》以甲骨文书写而成,全书共有七千四百余种字形,只有三千多个字形被人破译出来。

    历代的拥有者将自己破译出来的字形注解和对修练法门的猜想用蝇头小字记录在册子上。

    这些猜想全部都是扯淡,连全文都没通读,还谈何心得。

    齐放自然识得甲骨文,将书中文字完完整整的看了一遍。

    《长生诀》是一门最顶级的道家神功,对修练者的心境要求极高,这一点倒是和佛家至高无上的武学宝典《易筋经》有异曲同功之处。

    道家的核心思想有两种,一为老子的“无为”,一为庄子的“逍遥”,修练《长生诀》首先要有“无为”的心境。

    无为而为,顺其自然。

    老子曰:“道常无为而无不为,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化。”

    《淮南子》中有言:“无为为为,而合於道,无为言言,而通乎德。”

    孔颖达曾说过:“任运自动,不须营造,是无为也。”

    《长生诀》的历代拥有者都将其当成道家至宝,穷尽毕生心力去研究,不是为了练修绝顶的武学神功,便是为了追求虚无飘涉的长生,这种心境反倒落了下乘,不合“无为”之道,因此在徐子陵和寇仲之前,从来没人能将《长生诀》练成。

    徐子陵和寇仲因傅君婥之死而大受打击,如同失了神志,浑浑噩噩,甚至想要在山中孤老终生,只是随意地去修炼《长生诀》,将其当作一种消遣和慰藉,并没有一定要炼成无上神功的心情,观日升月落,顺其自然,机缘巧合地达到道家的“无为”心境,符合《长生诀》修练要旨,修成了数千年来始终无人练成的道家神功。

    《易筋经》也是如此,庄聚贤不知道“易筋经”就是《易筋经》,身受千年冰蚕之毒,为缓解自身痛苦,下意识地按照易筋经图谱上的行功法门运转内力,反倒修成了佛家至高武学神功易筋经。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办法也行得通。修练者若是拥有极强的神魂之力,强行越过“无为”这一关,也能修炼长生诀。

    齐放刚好符合这一点,在主神空间闭关时,《太上感应录·筑基篇》有所突破,达到第二阶段“天人交感”之境,神照天地,心感自然,可以无视“无为”的要求,强行修炼长生诀。

    三日后,齐放将北冥真气全部转化成长生真气,心中暗道:“与北冥相比,长生真气更为精纯,运转如意,精妙之处更胜一畴。”

    只见他伸手一招,地上的尘土便飞到空中,化做一个小圆球悬在手掌上方,气随心动,由尘土汇成的小圆球顿时散开,变化成一只展翅欲飞的鹏鸟,下一刻又变成一只咆哮山林的猛虎,接着又变成一条遨游九天的神龙,纤细的龙须如波浪一样随风浮动,栩栩如生,妙到巅毫。

    ……

    石龙道场里的气氛有些异样,竟然被大批官兵包围起来,官兵里还有一些穿着禁卫军服的大汉,显然出了些不同寻常之事。

    城中的居民和游商路过道场附近时,纷纷加快脚步,匆匆而过,都不敢多看一眼。

    “石龙道场是扬州城里仅次于竹花帮的顶尖势力,场主石龙更是扬州第一高手,究竟犯了什么事,竟然被官兵包围。陵少,你说是不是场主石龙准备举兵起义,被隋军提前得到消息,所以派兵围剿?”寇仲站在远处,好奇地张望着。

    “是与不是都跟咱们没有关系,又到月底了,还是先想想怎么完成言老大的任务,否则又要挨揍了。”徐子陵拉着寇仲,随行人快步走过。

    “可恶的言老贼,只知道欺软怕硬。”寇仲恨恨地说了一句,又道:“希望今天能遇到一个肥羊,最好是那种上了点年纪,衣服华丽,单身一人,且又满怀心事,掉了钱袋也不知的那种老糊涂虫。”

    “那趟就是你这混蛋要找老人家下手,后来见人抢地呼天,又诈作拾到钱袋还了给人家,累得我给臭言老大揍了一顿。”随着徐子陵的话音渐渐远去,两人没入了匆匆的人流中。

    石龙道场。

    “宇文兄来迟一步,《长生诀》已经不在石某手中。”石龙看着面前的宇文化及,脸上露出一抹自嘲之色。“数日前,有人先于宇文兄一步登门拜访,石某技不如人,为求保命,只好将《长生诀》交给来者。”

    宇文化及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淡淡地道:“石兄贵为扬州第一高手,来者能令石兄俯首认输,连全身而退的把握都没有,定是一位名震江湖的绝顶高手,在下倒是想认识一下。”

    “此人名为齐放,年纪不过二十出头,但武功之高却是石龙生平罕见,石某不仅没有把握全身而退,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石龙坦然道,语气中却有些心灰意冷。

    宇文化及‘哦’了一声,嘲弄道:“江湖上竟然出现了这么一位青年高手,为何在下从未听说过,莫非是我宇文化及孤陋寡闻。嘿,石兄切勿执迷不悟,免得祸及道场中的弟子。”显然对并不相信石龙说的话。

    “石某虽然不如宇文兄位高权重,一言九鼎,但也没有必要编造谎话来自保。既然宇文兄不相信,那石某也无可奈何,只好令教一下贵阀名列奇功绝艺榜的玄冰劲。”石龙不卑不亢地道。在《长生诀》被齐放夺走后,他心中的执念顿消,破而后立,数内日武功反倒更进一步,面对宇文化及也丝毫不惧。

    “石兄如此冥顽不灵,实在教人宛息。”宇文化及脸上露出一副悲悯之色,出手却丝毫不留情,狠辣果断,一拳向石龙隔空打去。

    室内顿时掀起一道寒流,此时刚过大暑,天气炎热,但随着宇文化及一拳打出,空气里竟出现了一片白茫茫的霜雾。

    石龙的武功虽然小有突破,但与宇文化及相比还是有所不及,两人交手十招后,石龙负伤,从事先准备好的密道中逃走。

    ……

    “仲少,小心。”

    寇仲和徐子陵刚刚回到他们那间只有三面墙的破屋里,却发现“家”里多了一个人,不由大吃一惊。

    这个人身材高大,背靠着墙避坐在角落里,脑袋垂下,似乎睡着了一样。

    “你是什么人?”寇仲壮着胆子大声道。“这里可是我们扬州双龙的地盘,想来抢地盘,也有打听打听我们是谁。”

    这人却没有一点动静。

    寇仲和徐子陵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脸上的异色,一左一右,小心地向他走了过去。

    “陵少,我是不是看错了,这人好像是石师傅,咱们那次在道场外面偷看,见过他一次。”寇仲道。

    “你没看错,他就是石龙师傅。”徐子陵走过去,用手轻轻地推了推他。“石师傅,石师傅……”

    石龙的身体贴着墙避,斜斜地倒了下去,在他背靠着的墙避上,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血迹。

    “他死了。”寇仲震惊道,只觉得浑身寒毛悚立,两人并非没有见过死人,但见到石龙的尸体出现在他们家里,还是惊骇不已。

    原来石龙从道场的密道逃走后,来到至交好友田文的家中,却不想田文竟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见其受伤,趁他打坐行功时从他背后偷袭,用匕首刺在了他的背上。

    石龙毕竟是内功臻至一流的江湖高手,虽然遭到重创,但还是拼起余力将田文打死,之后逃到废园,重伤而亡。

    “不好,刚才官兵围剿石龙道场,一定是在抓捕石龙师傅,若叫人发现他死在这里……”

    徐子陵和寇仲对视一眼,同时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骇然之色,顿觉不寒而栗,前者说道:“快走,必须离开扬州城。”

    两人刚跑到屋外,寇仲忽然停住脚步,道:“等等,说不定石师傅身上有什么重宝,否则为何引来官兵围剿。”

    两人都是胆大包天之辈,想到此处,立刻返回屋里,在石龙身上摸索一番,从他怀里找到一个用油布包裹着的册子,封面上写着三个字----长生诀。

    石龙得到《长生诀》已有三年,早就偷偷的留下了一个备份,以便遇到强敌时将原书交出保命。

    “武功秘籍!”寇仲惊呼道,脸上一片喜色。“陵少,咱们要成为江湖高手了。”

    “还是等逃出扬州城再说。”徐子陵道。

    73598/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