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曲傲亡
    整个曼清院里,只有眼力极其高明的廖廖几人,隐约看出了其中的奥妙。

    说来倒也简单,齐放将长生真气外放,形成一道螺旋气流包裹于手臂之上,将伏骞的拳头引得偏转,击在空处。

    还没等大家弄清楚,齐放已经变拳为掌,一掌印在伏骞的胸口。

    “轰!”

    只听一道暴响,伏骞已经撞破楼梯的扶栏,倒跌出去。

    决斗竟在睁眼间分出了胜负,变化之快,叫人瞠目结舌。

    “伏骞……好像输了。”

    “对,两人约好在楼梯上一较高低,先离开者为输。伏骞已经跌出去,自然是他输了。就算不计这一点,单论招式,也明显是百花公子明显更胜一畴。”

    “哈,人们把伏骞传得神乎其神,我还以为他有多厉害,原来也敌不过百花公子一招,我看是徒有虚名罢了。”

    “非也非也,单从铁勒宗师曲傲答应伏骞的约战和长白山王薄专门为其准备决斗,就能看出来,伏骞绝非徒有虚名之辈。”

    “正是,并非伏骞太弱,而是百花公子太强。”

    “第一年青高手,果然当之无愧。”

    “伏骞可与曲傲宗师于此决斗,说明两人的功力相差仿佛,而伏骞一招败于百花公子之手,岂不是说,百花公子的武功还在铁勒宗师之上。”

    嘈杂的议论声在听留阁中传出。

    伏骞踉跄地落在地上,脸色先是一红,又是一白,最后铁青一片,可见他挨了齐放一掌,也并非安然无恙。

    “好!”

    这时,一道叫好声从三楼北侧的厢房传出,宋鲁苍劲的声音响起:“百花公子名不虚传,今日一战,曼清院不论有任何损失,尽可算在宋某账上。”

    “多谢宋兄慷慨解囊。”

    齐放向楼上一拱手,然后向伏骞看去,油然道:“伏兄擅长战阵冲杀,拿手的武器是裂马长枪,齐某这一场实在胜之不武。伏兄不如回去取来裂马枪,咱们再斗一场?”

    “不必了,齐兄手段高明,伏某甘拜下风。中原果然人杰地灵,高手如云,伏某这就返回浑吐谷,继续苦修,期待来日再与齐兄一较高下。”伏骞向齐放一抱拳,头也不回地向听留阁外走去。

    齐放轻笑一声,朗声道:“还有谁要与齐某一较高下,尽管下来……长叔兄,突利兄,不如一起来吧。”

    长叔谋和突利还没有回答,一道哈哈的笑声从楼上响起,声音并不响亮,但却清晰地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就像是在每个人的身边轻声细语一般,单从这一手就可以看出,发笑之人的内功修为已然到了傲视群雄的宗师之境。

    “伏骞小儿乃是曲某的对手,却被齐兄先拔了头筹,让曲某手痒难耐。这一场,无论如何也该由曲某出手。”

    说话之人正是铁勒第一高手“飞鹰”曲傲。

    齐放能战胜伏骞,说明两人已经到了同一境界,曲傲此时出言挑战,无论如何都算不上以大欺小,而且他还有非常正当的理由,叫人无话可说。

    “曲老师要出手了,这一场有得看哩。”

    “在观赏秀芳大家冠绝天下的色艺之前,能够见识到中外武林绝顶高手的较量,当真是不虚此行。”

    “曲傲乃铁勒的绝顶宗师,纵横塞外数十年,也只败在毕玄手中一次。那一战毕玄也使出了压箱底的绝技,曲傲大师可以说是虽败犹荣。”

    “曲老师的功力直追武尊毕玄,百花公子怕是有难了。”

    曲傲成名数十年,纵横塞外无敌手,名声显赫,绝非伏骞这样的后起之秀可比,众人对其异常期待。

    说话间,曲傲已从厢房中一冲而出,如雄鹰般盘旋于听留阁上方,一股恐怖的威压袭卷四方,慑人心神。

    “老曲你已经老了,不在铁勒贻养天年,反倒跑到中原来搅风搅雨,当真是居心叵测,令人不耻。既然敢来,就别想安然无恙的回去。”

    齐放冷笑一声,没有留在原地以逸待劳,反倒一跃而起,冲上了天空,进入曲傲的主战场。

    “黄口小儿,休得猖狂!”

    一声暴喝,曲傲衣袍一振,身形不仅没有下坠反而向上升起丈许,接着从空中斜冲而下,双手成爪,如飞鹰扑兔般向齐放袭去。

    只有取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绰号。

    曲傲绰号“飞鹰”,便可以想象得出其身法必于雄鹰有关,身在空中,已然占据绝对优势,以上击下,威势更盛,从一开始就已经占得上风。

    齐放急速上掠的身形忽然一顿,像是凭空而立般地悬浮于空中,左手为掌,右手为指,凝神以待。

    眨眼间,两人身形交叠到一起,短兵相接,同时出招。

    曲傲的绝学名为飞鹰十三变,以鹰为师,招招凶猛,指劲凌利,刹那间连出了十三爪,直取敌人的头、眼、喉、心等要害,凶险万分,若一个不甚,必会身死当场。

    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比武较技,而是生死之战。

    齐放脸上带着轻蔑之色,指、掌齐出,在一瞬间回了六掌七指,势若惊雷,迅如闪电。

    两人出手速度极快,叫人看得眼花缭乱,难以分清。

    “嘭嘭嘭嘭。”

    一串急促的气劲交击声响起,狂风四涌,吹得两人衣衫飞舞,猎猎作响。

    下一刻,两人的身形交错而过。

    狂暴的劲风倏止。

    齐放仿佛凌空虚步般一步步地向下走去,曲傲犹如雄鹰般盘旋而下,轻盈地落在地面。

    听留阁中变得出奇的安静。

    “谁赢了?”群雄心中升起一个问号。

    就算眼力最高明的人,也只能勉强看清两人的招式,但却根本分不清谁胜谁负。

    就在这时,曲傲身上传出几道“啵啵”的轻响,魁梧的身躯猛地一震,“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师尊!”

    两道惊呼声响起。

    长叔谋和花翎子从楼上冲出,飞扑而下,掠至曲傲身前。

    齐放缓缓转身,轻吐道:“放心好了,曲傲现在还死不了。齐某今天只为听曲而来,不想沾染血腥之气,免得影响了秀芳大家的心情,因此只断了他十三条经脉,你们若是立即带他返回铁勒,或者还能再看故乡一眼。”

    “咝咝”的倒吸凉气声响起。

    众人不由乍舌。

    73598/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