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美女房东
    看着手里的名片,林天脸上还有些发蒙。

    直到老者消失,他才过神来。

    名片上滨城市明湖畔小区第18号别墅,余清河。

    明湖畔小区?!

    林天两眼一凝,露出惊讶之色。

    明湖畔小区是什么样的存在?

    那可是整个滨州,包括滨城市和周围诸多城市在内,除了神秘的观澜山外,是最为奢华高档的一处小区之一,在整个广南省的诸多著名小区里,那也是数一数二。

    想要拿下明湖畔小区里一座别墅,至少需要上千万,否则想都别想。

    不但如此,能住进明湖畔小区的,无不是权势滔天之人,或者是滨州那些顶级大族的大佬,不然你有再多的钱,都不一定能进入其中。

    能住在明湖畔小区的,这老者的身份恐怕不一般,虽然只是第18号别墅,但也属于中上水平了,而能提供月薪十万的底薪,倒也说得过去!

    看样子,那老者是看出自己身手不凡了,对方本身实力应该也不会差,否则也不会有如此毒辣的眼光,老者也许就是之前那两名保安口中的武者了。

    收起名片,林天暗中想着,但却没立即决定答应那老者,迈步赶住处。

    林天住在三楼,刚上楼走到门口,还没来得及打开门进去,就见对面的门打开了,一张妩媚精致的面容从里边探了出来。

    而由于对方穿着宽松的睡衣,微微俯下身子,从林天的角度看去,刚好看到那衣服内欺霜赛雪的那一抹雪白,视线便直接定格在那风景之上。

    见着林天两眼大瞪,目光灼热,出现的女子立即感觉到了异样,面容刷得爬满了红晕,稍稍站直身子遮住风光,美眸怒视林天,笑骂道:“臭小子,以前看着那么老实,几天不见,居然学坏了,敢偷看到容姐身上来了!”

    “容姐,意外,纯属意外!”

    林天尴尬一笑,目光重新落在了对方那绝美的容颜上,随即撇开话题道:“容姐这是找我有事?”

    眼前的女子,看去二十八九岁左右,浑身透着成熟韵味与倾城之姿,从记忆深处,林天也认出了对方,正是自己的美女房东席子容。

    此处小区内几座高达七八层的商品房大楼,都是席子容的资产,可以说对方是一个标准的白富美,这么多房子放在这租着,都能吃一辈子了。

    不过让林天不解的是,席子容已经算大了结婚的年纪了,却依然单身着,基本一个人过,从没见过她家人或者老公,更别说与别的男人待过了。

    对此林天虽然有疑惑,但却从没去探究。

    席子容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帮过他,最初来租房,直接先免了他三个月的房租,如今想到也是暗暗心存感激,他心里也是将对方当做大姐姐一般,而对方也一直是将他待如亲弟弟,平日里照拂有加。

    “这几天你去哪里了,怎么都不见人?”

    席子容上下打量一番林天,审视着问道。

    “这个,是家了几天”

    林天面对席子容那关切和审视的目光,有些心虚,只能敷衍。

    见着林天这般神色,席子容显然是不信,不过也没探究追问,继而开口道:

    “正好我买了不少菜来,赶紧过来帮忙,帮姐姐把菜都洗好了,等会我亲自下厨,今天有你美的!”

    林天想说自己刚吃过,但席子容根本不容他开口,直接拉过他进了自家门,林天无奈,只能跟了进去。

    感受手掌传来的滑腻和鼻尖飘荡的香风,林天心中不由一荡,心跳都快了几拍,不过很快被他压下了。

    “果真是少年凡体,如此情况下都不能保持心性,看来自己的道心有待进一步磨砺才行!”

    林天自是摇头苦笑,暗暗对自己告诫着。

    “好啦,你去洗菜,姐姐去洗个澡,出来了我们弄一顿美餐!”

    席子容习惯性的摸了摸林天的头,笑着朝洗浴间走去,那如柳般的身姿摇曳出动人的风景。

    林天看着对方那窈窕的身姿进入了浴室,不由无语,堂堂一代箭魔北留仙尊,竟然被对方当做小屁孩摸头了。

    前来席子容家吃饭,林天也不是第一次了,以前林天拮据,吃得比较清苦,席子容看在眼里,便时常邀请他过来聚餐,因此如今林天也算是熟轻熟路的走进了厨房。

    席子容买了不少菜,什么大闸蟹,大龙虾之类堆积在一块。

    前世是高高在上的一代仙尊,但林天却并非不食人间烟火,不识俗世五谷,能修炼那等层次,什么没经历过?

    因此洗菜对于林天而言,可谓是轻车熟路。

    只是。

    席子容家里厨房和浴室的布局正好面对面的,林天在厨房洗菜,就能听到从浴室传来的哗啦啦的水声,让他心生意动。

    更要命的是,席子容家浴室是利用花纹玻璃隔层的,浴室大门就是一道玻璃门,抬头间就能看到席子容那若隐若现的躯体,让人浮想联翩。

    一时间,也弄得林天心跳加快,口干舌燥,到底是气血方刚的少年,他心性再好,又能如何时刻压抑。

    “林天,那个帮姐姐一个忙”

    突然的,洗浴室内传来席子容的声音,略带一丝迟疑。

    望着玻璃门正失神的林天神色一惊,连忙道:“啊容姐,需要我怎么帮你?”

    听得林天答,浴室内的席子容却安静下来,似在挣扎一般,良久才继续道:“嗯就是姐姐忘记拿换洗的内衣了,你帮我去房间拿一套白色的”

    到的最后,席子容的声音已然细若蚊呐,轻不可闻,但林天却都真切听到了。

    “咳,容姐,你稍等”

    林天干咳一声掩饰尴尬,走向席子容的房间,不过走到半他又停住了脚步,脱口问道:“容姐,是要白色蕾丝内衣么?”

    这话一出,林天就后悔了,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浴室内的席子容,一时间再次陷入了沉寂。

    “你,你看着办”

    良久,浴室内才传来席子容有些慌乱的声音。

    林天大窘,落荒而逃般跑进了席子容的闺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