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六章 这棵树归我们了
    气氛在一瞬间变得剑拔弩张起来,刚才的空间波动虽然微弱,可是在场绝大多数人都感受到了,这种可怕的能力,让人头疼。

    想要趁现在动手干掉叶烙三人,显然不现实,人家又不是傻子,既然敢直接现身,肯定不会怕他们。

    而且从距离站位上来看,叶烙三人随时都能挪移走,他们出手再快,也留不下三人。

    景章凛抬手,示意其他人稍安勿躁。

    “风铃不愿与三位为敌,但也不怕与三位为敌,与三位的恩怨也仅仅是因为对三位实力不明而产生的误会而已,错不在任何人,毕竟这个地方实力说话,三位说是吗?”

    龙嗷天满脸笑意,为景章凛鼓掌:“三言两语就站在了道义的制高点,反而成了我们的不是,厉害。”

    “人也杀了,这棵万年虚空树三位也抢了,此时就此作罢如何?”景章凛道。

    “就这样?”龙嗷天双手抱胸,带着玩味的笑容。

    “风铃已经做出很大的让步了,三位还要怎样?”一名圣级巅峰开口,尽量以平和的语气说话。

    “三十棵三十滴以上的虚空树一百年。”叶烙道。

    “你们做梦,风铃的人仅仅对你们侮辱了一番,你们便杀了风铃的人,抢了风铃的树,如今竟然还能够无耻到提出如此过分的要求,你们不要太过分!”又是一名圣级巅峰开口,终于忍不住怒气,爆发出来。

    洛雪冷哼一声:“你们实力强的时候可以为所欲为,现在是我们实力强,你们却想和我们讲道理,可笑。”

    景章凛忍着怒意,道:“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走了,已经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从现在开始,只要是风铃的树,除了个位数以下的,一个都不放过。”

    龙嗷天连忙拉住叶烙:“真不谈啦?”

    “你们两个是不是傻,这是讲道理的地方吗?风铃的哪棵树不是抢来的,他们要讲道理你们就讲道理啊?别傻了,他们不答应,抢就行了。”

    八名圣级巅峰再也忍不住,齐齐对叶烙三人出手,可是却扑了个空。

    不远处,龙嗷天大喊:“如果我们抢不到的话,诸位可千万不要落单啊,睡觉修炼的时候也不要一个人,至少要保持……”

    话还未说完,三人便消失的无影无踪,留下留下一众风铃的强者,脸色铁青。

    景章凛狠狠一拳向机械女仆砸去,带着恐怖的雷霆,声势骇人。

    其他人都看了过来,眼看着景章凛就要砸到女仆了,女仆却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向树下走去。

    景章凛嘴角抽了抽,那可怕的一拳砸向了大地,旋即有愤愤的锤了几下大地,大手一挥,喝道:“走!”

    其他人面面相觑,又看了看率先离去的景章凛,都看出了景章凛的尴尬,嗯,是真的尴尬。

    堂堂圣级巅峰的强者,竟然不敢去毁坏一个人偶,这实在是憋屈啊!

    众人又想起了龙嗷天临走之前说的话,各自叹息一声,无奈离去。

    景章凛不敢,他们也不敢,没人愿意直接得罪那三个流氓!虚生星那么大,又不是非要待在风铃互助队不可,大家都是为了虚生液,惹那几个不讲道理的,不值得!

    另一个地方,叶烙将景章凛刚才的行为掉了出来,龙嗷天与洛雪看后哈哈大笑。

    “老三,我发现自己的眼光是真滴好,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相中了你,要是我当时稍微那么一犹豫,把你这么赖皮的家伙放走,那绝对大大滴亏啊!”龙嗷天凑了过来,死皮赖脸的套近乎。

    叶烙将他的猪脑阔拨到一边去,调出萌芽探测整理出来的数据看了一会儿,道:“该干活了,风铃共有一百零三棵三十滴以上的虚空树,咱们占了一棵,还有一百零二棵,后天有两棵三十滴以上的同时开花。”

    “现在嘛,先不用去抢虚空树了,直接去抢人,目的不是报仇,只是为了打出落叶难缠的名声,让其他组织的人不敢惹咱们,否则以后占的虚空树没人看管,每次重新占领的话很麻烦。”

    洛雪拍着叶烙的肩膀,就三个字:“听你的!”

    “干了!”

    于是接下来的两天,叶烙带着两人在风铃的每一棵虚空树下挨个收保护费,只要是在帮风铃守树的,圣级高阶没人两滴,圣级中阶每人一滴,圣级初阶两人一滴。

    三名圣级巅峰的战力眼睛一瞪,有种你说个不字试试!

    要虚生液还是要命,自己挑一个!

    短短两天,风铃的人被搞的怨声载道,几十名圣级巅峰愣是有劲没处使,布下陷阱也抓不住三人。

    抓不住三人不说,反而还被叶烙三人半夜三更挨个敲窗户的举动吓了个半死。

    那个出主意布陷阱的人则被打了个半死扔在风铃大营内,惨叫连连。

    “待会就是那棵三十三个花蕾的虚空树开花的时候了,风铃肯定派了重兵把守,待会不要慌,一切见机行事,打是肯定打不过的,但虚生液也不能放弃!”

    三人商量好之后,叶烙带着两人出现在虚空树不远处,在虚空树下,景章凛和另外三名圣级巅峰严阵以待,虚空树的旁边,一个匿形法阵缓缓地运转着,难以察觉。

    但这种东西在叶烙面前怎么可能藏的住,法阵内明显有好几个圣级巅峰,傻子也知道不能就这么扑上去。

    “这棵虚空树归我们了,你们几个靠边站。”龙嗷天霸气的宣布虚空树的主权。

    “哼,你们做梦!”景章凛冷喝道。

    “你再说一遍!”龙嗷天怒喝。

    景章凛张了张嘴,旋即冷哼一声,不再理龙嗷天,昨晚那名圣级巅峰的惨样历历在目,直接得罪这几个难缠的主,不划算。

    洛雪看着满树紫光内敛的树叶,又盯着花蕾看了一会儿,突然道:“花开了。”

    景章凛警惕着叶烙三人,摆了摆手,示意匀出一个人去收集虚生液,其他人继续警惕。

    不一会儿,那名圣级巅峰便收集完所有花中的虚生液,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情,因为叶烙三人只是看着,并没有出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