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3章
    “斯坦大公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亏,他是一个真正的天之骄子,尽管他的出身无比的卑微。”影子神色复杂的说道。

    他并不是心疼自己的前雇主,实际上,双方的所作所为都让仇恨不可化解。

    “也没看出来哪里骄人了,也就是一个狂傲自大的家伙,我有个计划需要两位配合。”苏墨开始说他的计划。

    当然不可能是电影里那样,借两位的项上人头一用,他也打不过人家两个。

    就在苏墨和两个能力者密谋的时候,风平浪静的哈金斯海上有两个黑点在海面空中飞行,姿态潇洒,如同两只海鸥。

    然而近看了才能发现,这是两个人类。

    都是老人,一个穿着巫师袍,带着尖帽,手里拿着一根棍子模样的法杖,另一个则是一身海盗服,带着一顶海盗帽,他有一只眼睛带着眼罩。

    两人没有凭借任何东西,就这么快速的飞翔着。

    突然之间,他们飞掠的身形猛的停了下来,老巫师举起法杖,嘴里念叨了什么,然后他们的面前就像一个镜面突然碎裂一块。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那碎裂的镜面里突然飞出来一样东西。

    这东西身形矮小,肤色苍白近似通明,面容形似人类,但是却显得非常不协调,尤其是眼睛,眼窝很深不说,眸子也是白色的,最中央的位置就是一个黑点,被看到的人估计得浑身发寒。

    这种生物有着一双骨瘦如柴的利爪。

    指节也是白色,而爪刃却近乎通明,一般人被它攻击到,如果没有发觉它有长长的爪刃,估计会被直接开肠破肚。

    老巫师不是常人,在怪物即将抓到他胸腹的时候,他猛的伸出手,一把就捏住了怪物的脖子,手上轻轻用力,就只听得咔嚓一声,这怪物就直接瘫软在他手上。

    随后,怪物的身上冒出了熊熊的火焰,片刻化为飞灰。

    “不知死活的东西。”老巫师念叨了一句,从破开的镜面洞口进去,丝毫没有一个法师的觉悟,而老海盗也没有任何战士的自觉,就这么悠哉悠哉的跟在后面。

    镜面的内部,似乎是另外一个天地。

    这里是一望无际的海面,但是建立了无数的海上堡垒,还有大型的传送阵不断地运送士兵和物资进来,士兵们进来之后就直接和刚才那种怪物进行厮杀。

    怪物铺天盖地,他们没有翅膀却可以飞在空中,人类落上去就会下沉的水面上,他们也如履平地。

    两个强者的进入,自然引起了里面的人注意,有一个黑袍的魔法师站在一块盘子状的东西上朝他们飞过来。

    “伟大的魔法之子,夜空中最闪亮的晨星……”看的老巫师之后,黑袍法师立刻恭敬的附身跪倒在飞盘上,发出来自于内心的崇敬。

    “行了,别整这一套了,说说这里的情况吧。”老巫师说。

    “异怪们越来越多了,不过依旧无法突破属下的防线,更无法突破两位魔法之子联手布置的结界,只是地下的漩涡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情况,我们下去了几批探查的人员,都再也没有回来,您看我是不是亲自带人下去看看。”黑袍法师依旧跪在飞盘上。

    魔法师是最骄傲的生物,他们无视信仰,无视死亡,能够让他们这样恭敬的,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人。

    “老贼,看你的了。”老巫师看向旁边的老海盗。

    老海盗拿掉了自己的眼罩,那只瞎了的眼镜,黑洞洞的眼眶里开始涌出黑雾,这些黑雾盘踞在小小的眼洞里,不断地旋转,最终形成了一个像漩涡一样的东西。

    现场正在战斗着的那些异怪全都看向了这边的漩涡,似乎看到了最让他们惊恐的东西。

    然后这些异怪全都不由自主的像老海盗飞去,半途中已经被不知名力量扯得粉身碎骨,最后全都被这个小小的漩涡吸了进去。

    “深渊,呵呵,我即深渊。”老海盗空洞眼眶中那个小漩涡愈发的深邃了。

    “可惜,它们并没有真正的死亡,还会重新冲出深渊降临到这个世界上,这种特征简直和那些冒险者一模一样啊。”老巫师感叹说道。

    “伟大的巫师之王,那些冒险者还是太弱了。”黑袍法师忍不住说道。

    “他们会强大起来的,他们有他们的命运,而在此之前,我们必须守好这些深渊之眼,不管是异怪还是其他什么恶魔,都是我们的死敌。”老巫师严肃的说道。

    “我等必将誓死守卫这里!”黑袍法师重重的顿了一下手里沉重的法杖。

    “要让士兵得到充分的休息,他们都是未来的种子,不应该死在和这些杂碎的战斗中,异怪可以回到深渊复活,咱们可没有那个本事。”老巫师说道。

    “这几个月死了多少人?”老海盗问。

    “七百一十二人!”尽管对老海盗不如老巫师那么五体投地的无条件跪拜,但黑袍法师还是很恭敬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多少人通过了考核?”

    “目前有一万三千多人完成了试炼,加入了深渊军团。”

    “总会有人留在哈金斯,如果出现你无法对抗的强大存在,不要盲目的去拼命,捏碎我给你的那个玻璃球,立刻就会有人出现在你的面前。”

    “属下分得清轻重!”

    黑袍魔法师回答着一个个的问题,直到俩老头没有什么要问的为止。

    此时,老巫师挥挥手让黑袍法师离开。

    而老海盗则将他那只漩涡般的眼睛投向了海底,他似乎能够看穿那里,看穿深渊的最深处。

    当你注视着深渊时,深渊也注视着你!

    苏墨担忧的事情其实已经发生了。

    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瞎了一只眼睛的海盗之王弗朗西斯终日逗留,在他有事离开的时候,巫师之王鲁道夫立刻跑过来蹲着,在这里一天到晚的泡澡。

    自然不是因为这地方风景秀丽适合养老。

    深渊是新世界最神秘的地方,却也是从来没有对玩家开放的地方,没有人知道这个世界有深渊,也不知道有几个深渊,更不知道深渊是干嘛的。

    事实上,就算是斯坦大公或者德拉库拉伯爵那个级别的人,他们也不知道有深渊这玩意。

    他们所能接触的真相,估计就只有,每年各个军团总有一些兵王会被派出去执行任务,然后就再也不见踪影。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深渊军团屹立在这个世界最隐秘的角落,就仿佛不存在一样。

    而苏墨的领地,就在一个深渊的边上。

    尽管这个深渊的历史并不悠久,算起年龄的话,它还只是个孩子。

    然而,不管是多么强大的存在,巫师之王鲁道夫也好,还有他那已经成为魔法主宰的弟弟萨格拉也罢,都无法阻止深渊一点点的扩大,也无法彻底消灭那些从深渊裂缝闯进来的异怪。

    苏老爷不知道这些,所以他才能屁颠屁颠的跑去坑人家斯坦大公。

    去人家里拜访,空着手去的话那就太不像话了。

    他没有买金银珠宝,人家斯坦大公现在富可敌国,怎么可能看得上他买的东西,如果真要是那样做的话,才真的叫吃力不讨好。

    苏墨采购的全都是玩家商铺的东西。

    新世界的很多世界法则和现实世界不一样,所以玩家想要搞发明骗npc的钱基本上就不可能了。

    但是依旧还是有很多东西可以糊弄npc。

    苏墨这一次带来了一副扑克牌,打算丰富一下斯坦大公的精神世界他不敢说自己是一个把这玩意引进游戏里的人,但是他敢保证自己是第一个把东西引进给斯坦大公的人。

    毕竟其他的玩家就算想去糊弄斯坦大公,也没机会不是。

    “还带了礼物,要亲自交给我?哈哈,此人果然奸猾,给我请进来吧。”斯坦大公放下手里的公文,伸了个懒腰。

    “大公阁下,请恕我不能每天前来拜访。”苏墨摘下礼帽,弯腰行礼。

    “唉,你这奸猾的小子,说什么日日拜访,还真以为我不知道你领主当的有多威风啊,啧啧,一下子汇聚那么多的冒险者,这威望连我都嫉妒了呢。”斯坦大公看似生气,其实言语中无不透露着亲昵。

    他待人接物方面绝对是个高手。

    要不然也没办法笼络住一大票手下,他干的是造饭的买卖,可不是给点钱就能让别人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为他卖命。

    “说起这些冒险者,他们还真的很有本事呢。”苏墨笑着说道:“正是通过他们提供的情报,我终于知道影子和兽王躲到哪里去了。”

    “哦,你竟然找到他们了?”斯塔大公脸上的笑意收了起来。

    苏墨的这一出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他猜过苏墨的来意,或许是像之前大盘鸡派人那样想要所谓的主线任务,也或许是打听一下自己喜欢的建筑风格。

    总之就是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完成了自己交付的一个任务。

    他神色变幻了一番之后,并不急着问影子和兽王在什么地方,而是慢悠悠的说道:“我记得你和影子还有兽王他们是朋友吧,你救过影子,还得到过兽王传授御兽术。”

    斯坦大公果然知道这些事。

    苏墨早有预料,这种事情也算不上什么秘密,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联想到。

    他当下也不慌张,很淡定的说道:“是啊,影子和兽王是我的朋友,如果不是和大公您化敌为友,我之前可能都要动手去救他们了。”

    此时,斯坦大公的会客室里似乎有风拂过。

    苏墨知道这是保护斯坦大公的人在提防他,只要他稍微有什么异常举动,可能就会遭到最狠辣的攻击。

    “影子和兽王是你救走的?”斯坦大公眯起眼,他以为苏墨要摊牌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他并不知道牌是什么东西,苏墨要送的礼物现在还躺在背包里呢。

    “当然不是,”苏墨摇摇头,脸上露出痛恨的表情:“我不知道是谁救走了我的朋友,但是我一点都不感谢他,反而觉得他是个混蛋。”

    这论调成功的引起了斯坦大公的好奇心,他等着苏墨继续说下去。

    苏墨继续说道:“我本来是打算找个机会,请求大公您允许我去说服他们的,这样,我们三个都为大公效力,将来成就一番事业,甚至当个伯爵侯爵都有可能,干嘛要一条路走到黑,和大公您过不去。”

    “你觉得跟着我有前途?”斯坦大公问。

    “难倒背叛大公,被各路高手追杀,只能亡命天涯更有前途?”苏墨反问道:“将来大公阁下您成了大业,他们又哪来的容身之地。”

    斯坦大公动容了。

    多好的孩子啊,原来还有这份心思,如果真要让他去劝降,以他和影子、兽王的交情,说不定这两位还真就归顺了呢。

    如果影子和兽王归顺了,那石化人、火焰人、隐身人他们三个也就不会死。

    痛失爱将,而且是五位爱酱啊,斯坦大公想到这里,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叹息道:“真是恨不得早一点认识你啊。”

    “现在也不晚,我已经打探到了他们的踪迹,只要把他们抓住,我有信心说服他们。”苏墨说道。

    “你确定情报是真的吗?”斯坦大公还是有点不相信。

    这几天,他一点也没有放弃过寻找影子和兽王,此时他其实已经不报收服这两个能力者的希望,目的只是杀了他们而已。

    可惜的是,他派出去各种能力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就是找不到人。

    现在,苏墨这个冒险者跑过来说他找到了,这滋味……

    “哎呀,我也不敢派人去查探,更不敢亲自去打草惊蛇,大公你手下能人众多,派人过去不就行了吗?”苏墨说道。

    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

    斯坦大公点点头,说道:“那你把他们的藏身之所告诉我,我让人去把他们抓回来。”

    苏墨立刻拿起桌子上的鹅毛笔和纸,开始画路线图,虽然歪歪扭扭的并不怎么规范,但是斯坦大公仍然能够看得明明白白。

    等苏墨画好了,他立刻叫人过来。

    “要不要我跟着一起去啊?”苏墨问道。

    “不用,你和他们是朋友,刀兵相见之下终究有些尴尬,咱们等消息就好,对了,你不是给我带了什么礼物吗?”斯坦大公将苏墨留下来,派出了自己精英手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