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九十章 天煞镇狱功
    “如你所愿。”

    晨阳说着,缓缓收回了拳头,蹲下身在熊邳衣衫上慢慢擦拭干净。

    熊邳双眼圆睁,身躯难以抑制地颤抖着,心中浮现出一抹久违的恐惧。

    与其相距不远处,那两名典录官明明无法动弹,身躯却仍是如筛糠般抖动不已,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与自己笑脸相迎的晨阳,竟还有这么狠厉的一面。

    “我,我……愿追随晨阳队长……不,晨阳城主!”圆脸典录官第一个,开口高呼道。

    “我也愿追随晨阳城主……”方脸典录官紧随其后。

    “我愿意……”

    “我也愿意……”

    晨阳眼中露出一抹满意的笑意,踱着步子来到了牟林身旁,俯下身来,笑着问道:

    “牟道友,你怎么说?”

    “我,我愿意……”牟林叹息一声,说道。

    “哈哈,你愿意,可我不愿意。”晨阳眼中杀机一闪,毫无征兆的抬起一拳,砸在了他的头颅上。

    只听“嘭”的一声闷响。

    牟林的头颅应声而裂,如同熟透了的西瓜一般,炸裂开来。

    大殿之中再次归于寂静,所有人的恐惧在此刻,被放大到了极致。

    已经归降之人,竟也难逃一死。

    “晨道友,要杀便杀,何必如此戏弄我们?”这时,那名独角大汉突然开口说道。

    “呵呵,看来还有不怕死的。”晨阳目光一转,望向那人,说道。

    “死固然是怕的,只是被你这般戏弄而死,不值当。”独角大汉坦然说道。

    “没记错的话,你叫轩辕行,对吧?”晨阳目光望向那人,眉头一挑,问道。

    “难得晨道友知晓在下粗鄙姓名。”独角大汉淡淡说道。

    “很好,日后牟林掌管的青羊城巡防一事,就交由你来负责。”晨阳点点头,说道。

    独角大汉闻言,都不由一愣。

    大殿中其他人,也纷纷以为自己听错了言语,一个个疑惑不已。

    “牟林此人心性阴损,方才又号召大家诛杀于我,实乃狼顾之相,我自然留他不得。其余人等只要愿意效忠于我,便皆可活命。”晨阳朗声说道。

    “我等愿意效忠晨阳城主。”圆脸典录官当先呼号道。

    紧随其后,其余众人也纷纷随之高呼起来,一时间声浪如潮。

    ……

    隔壁偏殿之中。

    “晨阳这一手恩威并施,使得倒是恰到好处。这么一来,这些人即使还有二心,只怕也不敢造次了。”韩立若有所思的说道。

    “还没完呢……”骨千寻笑着说道。

    “哦?”韩立一怔。

    ……

    大殿内,宣誓效忠的声音逐渐小了下来,却是晨阳自己抬手示意众人安静。

    他踱步来到熊邳身前,俯下身看向他,笑着问道:

    “大难不死,可有什么想说的?”

    “晨道友……不,晨城主。你是知道我的,我与牟林那厮不同,没有什么野心,是真心实意归降于你的。”熊邳早已经如同惊弓之鸟,嘴唇颤抖着说道。

    “嗯,还算是肺腑之言。”晨阳点了点头,说道。

    熊邳闻言,心中稍安,正想说话时,就听到晨阳继续说道:“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用点手段的好。毕竟禁制手段,可比言语誓言来得可靠。”

    说罢,他便从袖中摸出一个黑色石瓶,放在熊邳胸膛之上,将瓶塞打了开来。

    只见一只三寸来长的黑色蜈蚣从中缓缓爬出,沿着他的衣衫领口爬入,轻而易举地噬破了他们的皮肤,钻了进去。

    “黑劫虫……”

    熊邳心中一声哀鸣,嘴上却不敢有丝毫怨言,只能无力地闭上了双眼。

    其他人无异于砧板上的鱼肉,自然也不敢有丝毫违抗。

    晨阳手掌一挥,那刺青青年等人纷纷从袖中取出一个黑色石瓶,将黑劫虫种入了躺到在地上的众人。

    “相信黑劫虫诸位并不陌生,其功效如何也就不用我多说了吧?如今杜青阳已死,能解这黑劫虫的人也就只有我一个了。日后若是有立大功者,我自当帮其解除此虫。”晨阳目光扫过众人,开口说道。

    那些人此刻仍然瘫倒在地上,自然只能任由黑劫虫盘踞在了心口,纷纷开口称“是”。

    一场夺位之战,终于告一段落,晨阳如愿以偿,登上了城主之位。

    不过,由于外出狩猎的几支队伍尚未返回,晨阳没有立即举行典礼,而是将城内变故秘而不发,打算等到将其全部收拾完毕之后,再举行登位仪式。

    在那之后,只需要从杜青阳的宝库中分出一份厚礼送往玄城,晨阳就能成为货真价实,名正言顺的青羊城城主了。

    对于这一切,韩立并不感兴趣,当日夜里就返回了玄斗场自己的住所处。

    在整个变局之中,他虽然处于风暴核心,但却和骨千寻一样隐藏在晨阳背后,所以除了晨阳和蟹道人之外,其他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们在这场夺位之战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原本按照晨阳的意思,打算将韩立二人带出玄斗场,让他们以隐秘客卿的身份留在青羊城,但却被他们二人同时拒绝了。

    骨千寻和韩立一样,都选择以原来的身份,暂时留在玄斗场。

    韩立从晨阳的口中再次求证之后,发现紫灵的确是没有出现在青羊城过,便打算逗留一段时日便离开。

    只是离开之前,他还有些关于蟹道人的事情,需要确认。

    夜里,韩立房间之内灯火通明,他正盘膝坐在石床一角,手中捧着那个三头六臂的魔神雕像,翻来覆去地查看着。

    只见他眉心处一闪,一道晶光从中射出,没入了浮雕内。

    那黑色浮雕立即如之前一般,手脚舞动着摆出那十二种古怪姿势,其背后也随之会出现那种他并不认识的奇异文字。

    看了片刻之后,韩立眉头越皱越深,神色也有些凝重起来。

    就在这时,石门之外忽然传来一阵敲击声。

    韩立眉头一挑,起身将厚重的石门打了开来,门外的人影随即闪身走了进来。

    “蟹道友,你究竟在搞什么鬼?”韩立关上石门,看向那个熟悉的身影,开口问道。

    “我时间不多,咱们先说正事。”蟹道人转过身来,看向韩立,神情郑重的说道。

    韩立看着眼前的蟹道人,不知为何,心中忽然微微一跳,只觉得眼前这个人突然变得有些陌生,与他之前认识的蟹道人不太相同,与今日白天里见到的蟹道人,也不太相同。

    “你用神念探查过雕像了吧?”蟹道人目光落在韩立手中的雕像上,开口问道。

    韩立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你的神念之力远超杜青阳,他只能模糊看到雕像动作变化,而你则应该能够看到里面出现的文字?”蟹道人继续说道。

    “雕像一共有十二种姿势,对应会出现十二段文字,只是我都不认识。”韩立如此说道。

    “这雕像名为‘天煞神像’,是魔域之中信奉已久的古老神祇,如今早已经失传了。雕像中记载的文字,同样是已经失传了的一种古老文字‘玄文’。”蟹道人点了点头,飞快说道。

    “玄文……”韩立听罢,眉头微蹙,暗自沉吟道。

    “雕像中所载的玄文内容,乃是一门高深的炼体功法,名为《天煞镇狱功》。此功法共计十二层,而前三层的全部功法,就都在这座雕像中了。”蟹道人继续说道。

    “既然你让我选择这座雕像,那这部《天煞镇狱功》一定是有什么独到之处吧?”韩立心中一动,问道。

    “那些看似华丽的功法典籍,最多打通三百余处玄窍就到头了,天煞镇狱功则不同,能打通四百五十处玄窍。”蟹道人说道。

    “四百五十处玄窍?”韩立眉头一挑,眼中闪过一丝欣喜之色。

    “是修成一尊雕像中的三层功法,就可打通四百五十处玄窍。若是你能找到另外的三尊雕像,修成十二层功法,便可打通一千八百玄窍。”蟹道人神色不变,淡然说道。

    韩立听罢,心头巨震,竟是良久都说不出话来。

    “之所以让你选择此功法,还有一处更为重要的好处,那便是修炼此功法时,每练一层就需要炼化一种真灵血脉之力,来帮助贯通玄窍。旁人若是修炼此功法,多半会因体内真灵血脉混杂冲突,承担极大风险。而你则不同,你本身就已经通过《惊蛰十二变》初步炼化了许多真灵血脉,并且能使之和谐共存,修炼此功的风险就会小去很多。”蟹道人继续说道。

    “真灵血脉之力……初步炼化?这是什么意思?”韩立眉头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对真灵血脉的炼化,还只是身处灵界中时的粗浅法子。这天煞镇狱功中有高等炼化之法,能让你彻底炼化体内原本的真灵血脉之力。届时不仅有助于贯通玄窍,同样也能令你的血脉之力更加强大。”蟹道人解释道。

    “原来如此。”韩立听罢,点头说道。

    “现在,我就开始教你如何辨识玄文,我的时间不多,这就开始吧。”蟹道人走进几步,说道。

    不等韩立答应,他便以神念与其诉说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