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补:恽夜遥第十四卷(无面人第一卷)第758章
    第七百五十八章皮卡车海边酒桶杀人事件推理篇第二十九幕

    王莉莉在陌生的空间里睁开眼睛,她其实早就醒了,只是因为对某些人的恐惧,假装沉睡而已。

    模糊的视线环顾了一圈周围,王莉莉隐约觉得有些熟悉,她双手在床上摸索了好一会儿,确认没有奇怪的东西之后,慢慢撑起身体。头脑有些胀痛,身体也酸软无力。

    ‘我这是在……’脑海中冒出想法的同时,她也看清楚了最近的一件家具。

    那是一个床头柜,非常陈旧,边角上都已经脱漆了,抽屉拉环也不好,有一个掉了,另一个松垮的耷拉在那里。

    床头柜上放着一盘饭菜,用的是那种公用食堂里常见的不锈钢餐盘,饭和菜被分别放在小小的餐盘格子里,颜色灰暗,已经凉透了。

    王莉莉一点也不饿,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饿了,她也没心思吃饭,她的注意重点在床头柜的四个脚上面。

    圆柱形的木头上缠绕着层层叠叠的绷带,绷带下面还垫着用海绵块做的地垫,这些都紧紧绑在一起,王莉莉觉得,她好像在哪里见过这种样子的东西。

    努力思考了几秒钟之后,王莉莉才想起来,是镜面别墅,在几年前,无面人带她进入镜面别墅的时候,她就发现那里的家具脚统统都缠着白色绷带,还垫了海绵块。

    意识到无面人可能带自己来了镜面别墅,王莉莉的神经一下子紧张起来,她下床站到房间中央,环顾四周,仔细回忆着。

    房间里的装饰摆设非常陌生,与她记忆中的镜面别墅不太一样,但所有家具的四个脚上,却都有熟悉的绷带。

    王莉莉慢慢走到门边,她感觉空气沉闷,还带着一点阴冷,光线也不像普通房间那么明亮,这让恐惧在她心中蔓延,伸向门把的手也控制不住颤抖。

    当手指接触到金属把手的一刹那,不知道为什么,王莉莉心里突然掠过一丝悸动,指尖猛地缩回手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瞬间侵入了她的脑海,恐怖至极,让她感到毛骨悚然。

    慢慢的,思绪变得清晰,王莉莉意识到那是她昏迷之前看到的腐烂尸体,虽然样子已经模糊了,但掉落下来的皮肉和腐臭的味道,怎么也无法忘记。她在害怕,害怕开门再次看到尸体。

    ‘我该怎么办?’王莉莉在开门和不开门之间犹豫着,最终,她还是缩回手,凑上耳朵倾听门外的动静。

    就像是故意恐吓她一样,耳朵还没有完全贴近门板,外面就传来一声响亮的磕碰声,好像有人狠狠踢开什么东西一样,几秒钟之后,有金属物咕噜噜滚到了门口边缘。

    王莉莉吓得捂紧嘴巴,倒退了好几步,心脏砰砰乱跳。然后是钥匙插入门锁的声音,听到这里,王莉莉顾不上许多,连滚带爬回到床上,用被子蒙住头部。幸好她赤着脚,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

    门扉很快就被打开了,沉重的脚步声向床铺靠近,还有一个男人熟悉的声音:“王莉莉,你醒了吗?……哎呀!你怎么一口都没有吃?”很显然,男人说话时看到了床头柜上的餐盘,在抱怨王莉莉浪费了他准备的粮食。

    听不到回答,男人靠近床边,想看看王莉莉起来了没有,却无意中对上一双充满惊恐的眼睛。

    王莉莉将自己整个人都包裹起来,只露出半个头颅,那双眼睛里,此刻正传达出她内心最深的恐惧。

    “你,你在害怕什么?我又没做什么?”男人急忙辩解,他看上去年轻,带着懵懂,好像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模样,这让王莉莉瞳孔中的惊惧慢慢减弱,取而代之的是狐疑。

    憋了好半天,王莉莉终于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开口问出醒来后的第一句话:“你是谁?”问话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怀疑男人的身份,还想要阻止他喋喋不休的话语。

    男人也是被她气乐了,自己抱怨半天,这个女人竟然都不认识自己,他想要骂人,但考虑到王莉莉刚刚醒转,可能脑子还不太灵光,所以耐下性子解释说:

    “我是镜面别墅的住客啊,昨天你搓麻将的时候与小琉爆发冲突,然后晕倒了,房主人之后又受伤,家里弄得一团糟,没办法,只好把你先安排在这里,由我照顾。你啊,知道小琉那种脾气性格,就不要去招惹她,有什么必要呢?害得大家都担心。”

    “我?和小琉发生冲突?”王莉莉完全不明白男人在说什么,她也始终想不起来男人的名字,只能傻傻看着对方。

    胀痛的脑袋没有任何好转,王莉莉一手捂上太阳穴,一手撑在床铺上,想要继续询问,可是残存的理智告诉她,不可以问下去,这个男人的话语中似乎隐含着某种无法言明的暗示。

    等待了一会儿,男人见她没有下文,显出无奈,站直身体说:“算了,你大概还没有完全清醒,我不跟你嗦这些事情了,刚才无面人回来,一直在问你的情况,等一下清醒之后,你自己去找他说吧。我现在去拿点点心过来,你再躺一会儿,门我给你开着,之前那间房间的钥匙在床头柜抽屉里,是别墅二楼第五间。”

    最后那句话,男人特别强调了一下,好像是怕王莉莉忘记,还把抽屉打开,让她看到钥匙上的号码挂牌。

    王莉莉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男人才离开房间。等到一个人安静下来,王莉莉反复思考着男人说过的话,伸手拿起钥匙,桌上的餐盘被男人拿走了,只留下几滴油渍。

    当思考能力完全恢复之后,王莉莉开始调整自己,她用手指简单理了理头发,叠好被子,然后环顾房间寻找自己需要的东西。

    无面人既然给她安排好了角色,那就好好扮演吧,那个小琉,她也想会一会,究竟是怎样厉害的女人。在平时的生活里,王莉莉自认为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所以她完全不担心与人吵架会落于下风。

    首先是镜子,房间桌面上没有,她继而转向衣柜,打开衣柜的单开门,果然,门的背面是一整面镜子,柜子底部居然还放着一把小梳子,大概是刚才那个男人准备的,王莉莉顺手拿起梳子开始梳头,心里有些微感激,觉得男人还蛮细心的。

    衣服自然衣柜里有,与她平时的风格完全不一样,小碎花短裙,长及膝盖的百褶裙,带荷叶袖的短袖上衣,甚至衣服口袋里还能翻出化妆品。

    王莉莉拿起一管口红,拧开一看,居然是芭比粉,她苦笑了一下盖上口红,放回原来的地方,以她的肤色,涂上死亡芭比粉实在是太违和了。

    又翻找了一遍,终于让她找到第二管口红,但已经断了,口红尖端掉落在地上,留在手上的那一截也没法使用,王莉莉没办法,只能继续翻找。

    可是柜子里再没有其他口红了,抽屉里也没有,最后,王莉莉无奈在脸和脖子上涂了一层厚厚的粉底,让皮肤看上去很白,才勉强使用了那管芭比粉口红。也许,无面人的意思就是这样,他希望王莉莉用浓妆来掩盖本来面目,改变形象吧。

    心里不断猜测着无面人的想法,王莉莉最后一次在镜子前整装,准备离开房间,最让她放不下的就是昏迷前看到的尸体,无论如何,王莉莉都希望弄清楚无面人让她看到尸体的意思。

    ‘等见到他,亲口问问吧,不知道他会怎么回答。’王莉莉想着,朝门口走去。

    说好拿点心的男人一直都没有再次出现,王莉莉也不在乎这些,反正她没胃口吃,点心拿来也是浪费。

    此时是晚上12点多钟,顾飞还没有回到镜面别墅,而无面人,正在自己的房间里沉思,完全不知道其他住客聚在他的房门口等待。

    在别墅外面,晚风呼啸的断崖之上,一个男人正在艰难向上爬行,他清楚知道哪间房间可以进去,也清楚知道,警方很快就会因为凶杀案,找到镜面别墅,他必须尽可能挑起别墅里住客的恐慌,为自己掩护。

    恽夜遥进入镜面别墅当晚,时间跳到凌晨天刚蒙蒙亮,警局付岩办公室里面。

    “你是说机场负责人佟现斌有问题?”付岩盯着颜慕恒的眼睛,问他,佟现斌这个人,他也有怀疑过,但抓不住实际证据。

    颜慕恒说:“从各方面来看,我都怀疑佟现斌有问题,他是负责整个机场运营的人,机场的事情应该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了,但很多事他都含糊其辞。而且,我觉得他还在刻意回避我。”

    “为什么?”

    “昨天我想找他谈一谈,探探口风,但他一直以检查维修飞机的名义拒绝我,那不应该是维修工的职责吗?而且,昨天飞机场莫名其妙停止运营,他也没有说出合理的理由来。”

    付岩说:“我也怀疑过佟现斌,进行了调查,发现与机场频繁合作的一家航空公司,跟佟现斌有很大关联,他因此挣了不少钱,但法人代表并不是他,是一个与案子完全没有关系的人。”

    “名字叫邝伟力,我私下找人去和邝伟力谈过,他好像对机场和航空公司的运营并不是很精通,只能说出一些皮毛。但从航空公司那里调出来的重要文件,每一份都是邝伟力签名的,里面不乏一些技术方面,或者牵涉航空公司命脉的合约。这些都靠他来做决定,我认为很奇怪。”

    “邝伟力?”颜慕恒好像想起了什么,说:“有一件小事,我始终不能释怀,付警官,你知道机场有个实习维修工,名字叫邝辉,他昨天对我说,因为妹妹生病,父母又常年打工在外,他想今后辞了机场的工作,另外找一份比较清闲的。”

    “这让我觉得很不合理,机场的工作体面,收入高,他完全可以努力转正,成为正式工,然后让父母休息下来照顾妹妹,自己养家的,为什么要反其道行之呢?你刚才说到航空公司的法人代表叫邝伟力,我怀疑会不会这个邝伟力和邝辉有什么关系。”

    付岩能猜到颜慕恒的想法,他否定说:“调查结果显示,邝伟力和邝辉没有亲缘关系,他是单身。”

    “付警官,无论如何,我们不能放过一切可能性,你能不能让我跟进邝辉,我总觉得,这个年轻人身上似乎隐藏着什么事情,我想试着以朋友的身份接近他,了解一下他的家庭情况。”

    “这个我可以让警员去调查,你需要跟进机场的调查,重点是佟现斌和砸玻璃的人。”付岩回应他。

    颜慕恒说:“放心吧,付警官,机场的调查我绝不会耽误。你就让我试一试接近邝辉,也许能找到意想不到的线索也说不一定。”

    “嗯…”付岩还是有些犹豫,他问:“那么机场后面的小屋和砸玻璃的人你准备怎么监视?有什么计划吗?那边留守警员目前不多,我这里也分派不出人手了。”

    “有是有,不过需要一些小小的配合。”颜慕恒提出。

    付岩问:“怎么做?目前机场那边我可以让你全权负责,自由调度人员,还需要什么吗?”

    “不是,恰恰相反,付警官,我想机场的调度还是应该由你来指挥,我会及时把线索传回来。佟现斌目前日夜住在机场,他最好是不要太关注我,把注意力放在你这边。这样一来有利于我自由行动,接近嫌疑人,二来,也有利于找到机场那边的无面人。”

    “具体说说。”

    “你还记得付军警官找到的那些有关于黄巍的案子吗?”颜慕恒反问。

    付岩一下子有些弄不懂他的意思,说:“我当然记得,那些案子和机场有什么关系?”

    “我还不是太确定,但是,付警官,机场后街废墟边上的小屋子前面,有一家小店,小店老板是个热心好事的人,我假装追踪无面人,和他聊过,但这只是我的印象而已。小遥在机场的时候,也和他聊过。”

    “小遥的印象是,表面热心,很有城府,而且演技不错,而且,小遥直接提到了黄巍的案子,虽然没说有关系,但他让我仔细观察,会有收获的。”

    “那你的观察结果呢?”

    “小店的货物很吸引人。”

    “就这个?”付岩皱起了眉头。

    “那里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商品,但日用品很少,除了门口的香烟冷饮之外,还有很多没拆封的商品,而且最重要的是,一个杂货店居然不卖饮料,真的是很奇怪的事情。”

    颜慕恒的话让付岩也陷入了沉思,他没有回答,保持沉默继续听颜慕恒说下去。

    “还有,店里的货架和窗口位置,窗口在正后方,对着那条通往后面小屋子的路,还有一排货架放在窗口前面,我仔细观察过,如果站在那排货架前面,店里的人可以看到后面进入小屋子的人,而外面的人应该看不到店里人的行动。”

    “昨天,我拜托店老板帮我看着点后街小屋,看看有什么人进出,然后偷偷监视他,我发现老板在我走后,完全收敛起了热情积极的样子,看上去很阴沉,他犹豫很久,接了个电话,才靠在货架前抽烟,完全与我见到时判若两人。”

    “还有,我没听到手机铃响,他应该是开了静音,之后我发现他放在货架上的手机亮了很多次,都没有接。付警官,这个人的问题应该不小。小遥之前从尚源娱乐老板那里了解过黄巍的情况,但关于那些案子,他们知道得并不详细。”

    “所以我想看看案件卷宗,小遥既然直接提到了黄巍的案子,就有他的道理,他直觉一直很敏锐,当初在我家,也是如此,他总能捕捉到一些若有似无的蛛丝马迹,给我们提示。”

    “你家?”付岩插嘴问道。

    颜慕恒苦笑了一下,回答:“我是个孤儿,从来没见过父母,诡谲屋是我第一个家,也是我长大的地方,当初那些人贩子,剥夺了我所有的幸福,至今我依然无法完全摆脱他们的阴影。”

    “我、小遥和小左,都失去了小时候那段痛苦的记忆,怎么说呢……个中原因很复杂,脱离诡谲屋之后,我一直到处打零工,不肯安定下来,一半是因为感情,另一半,是因为我自身的原因。”

    “过去的我有双重人格,也做了一些错事,虽然没有对案子造成太大的影响,但心里始终存在着一份内疚,我想要靠时间来平复心情,修复人格问题。”

    颜慕恒的坦诚让付岩有些动容,他问:“你现在呢?人格问题修复了吗?”

    “不能说修复,应该是融合吧,这些年来,我的状况已经稳定下来,不再会因为想到过去而改变,医生也说我已经恢复了,无需再去就医。但我自己认为,我并没有忘记或者摆脱,只是慢慢将自己的心性融合了而已。”

    “那你为什么要选择当刑警?”

    “我想帮助那些跟我一样痛苦的孩子们,想要尽可能弥补过去的缺失,做一个像谢警官和小左那样嫉恶如仇的人。这些年,还有一个人一直在帮助我,就是谢警官的老师柳桥蒲。”

    “他一直在系统的教我学习相关知识,让我去进行格斗训练,因为他,我才能有今天的机会。不过这件事小左和谢警官都不知道,我想等做出一定成绩之后,再告诉小左。”

    “你真的很在乎莫法医的感受,我也看得出来,他一直在关注你。我想,我可以同意谢警官的提议,让莫法医跟进机场那边的调查,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不可以感情用事。”

    “放心吧,我可不想被小左看扁,更不想错过成为刑侦警察的机会。”

    “好吧,那现在我们总结一下,”付岩说:“机场那边,一个是佟现斌,我会派人跟进对他的调查,把详细情况告知你和莫法医,你盯住他本人,随时汇报。一个是机场后街小屋和无面人,你也要盯紧了,机场那边的警员,我会暗中命令他们配合你,表面上,你和他们仍旧接受警局这边的统一指挥。”

    “至于那间小店的老板,目前状况还不明了,等一下我通知档案室把黄巍那些卷宗整理出来,暂时让你带走,你要好好保管,任务结束之后完整还回来。”

    “是。”

    “目前他不能作为主要调查对象,你可以让其他警员监视,一旦发现他牵涉进凶杀案里面,我这边会立刻做出调整。最后就是邝辉的情况,你可以按照自己的计划接近他,但要谨慎,不能因为案子影响到普通人的生活,发现他与邝伟力没有关系,立刻终止调查。”

    “是,我明白了。”

    “那你还有什么要汇报的吗?”付岩问。

    颜慕恒站起身来,说:“我想回机场之前再和莫法医沟通一次,把自己知道的告知他。”

    “这个没问题,但要抓紧时间,莫法医那边也很忙。”

    “我知道的,谢谢你,付警官,那我先走了。”

    “好,顺便告知莫法医谢警官的决定,让他做出调整,别忘了去档案室拿案卷。”

    “好。”

    颜慕恒很快离开了付岩办公室,等他走后,付岩才有时间静下心来好好思考,他不能全盘依靠三人组的计划,纵观案子的进展,目前不明了,混沌的地方还是太多了,他作为统帅指挥全局的人,必须掌握到破案关键才行。

    思来想去,付岩想到了哥哥付军,从小到大,两个人一起成长的一幕幕闪现在他脑海中,也许是颜慕恒说起小时候的痛苦经历,让他有所顿悟,沉默许久之后,付军拨通了自家亲属的电话。

    对于哥哥的质疑,也许能成为他这边的突破口,付岩有个想法,只有他能做到的想法,但前提是付军必须醒过来,必须让他弄清楚哥哥到底在想什么才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