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一章 了结仇恨
    田功拒绝:“多谢道友,我在这里就好。”

    “现在还好,过几天会来很多人,难道你要一直坐在这里被大家观赏?”

    田功左右张望:“我去山上。”

    “随你,有事情可以去观里找我。”司平往东面走去。

    田功说是,看着司平走下平台,他才回去山上。

    找棵茂密大树,跳到树冠中打坐,催动《无为》功法,也是使用了体悟法术,让自己好像是消失掉一样。

    他是真正的融入了这座山这棵树这片空气之中,除非来到近处仔细看,否则即便是使用灵息查探都难以发现。

    对于田功来说,每一刻每一种状态都是一种修炼。更何况,他正是需要这种修炼!

    在海底疯狂修炼三个多月,身体已经适应了那种状态。突然升到黄金五境,也是换了环境,他必须要让身体尽快适应黄金五境的感觉,也是一定要适应这里的一切。

    十天后,陆续有人上山。

    最开始几批人都没有发现田功,也都是司平出来迎接,引着所有人走下断天台。

    道观建在断天台下面不远处,一大片院子里面有三十几间房屋,院门匾额写个“一”字,两旁墙上倒是写着“道”字。

    又过去两天,冉枭跟一个黑衣女人直接出现在断天台上。

    依旧是司平出面,向黑衣女子行礼问好。

    黑衣女子点点头,走去平台边上随手一挥,一道黑色布幔圈出一片地方。

    大战之前要养足精神,不能让精力浪费在路上。俩人走进黑色布幔休息。

    隔天是约定好的大战之日,太阳初升,乌鸦道人出现在平台上,也不说话,只安静看向那圈黑色布幔。

    断天台上再没有别人,所有赶来看热闹的人去了距离断天台最近的半山腰。

    黑色布幔刷地收去不见,现出冉枭和黑衣女子。

    正主出现,一个白衣青年出现在乌鸦道人身侧,冲黑衣女子合手为礼:“见过师叔。”又问候冉枭:“你好。”

    冉枭微笑问话:“你是布羽?”

    “正是。”

    “死了这条心吧,我不可能嫁给你。”

    布羽好像有话想说,不过犹豫犹豫,变成一句:“一切但凭师尊做主。”

    乌鸦道人笑着说话:“舍丫头……”

    与此同时,山上传来一个声音:“田功在此。”刷的一下,一道身影出现在冉枭身侧。

    “你怎么来了?”冉枭有点高兴,又有些担忧。

    乌鸦道人看向田功:“倒有耐心,这几日过的可好?”

    “还好。”

    “那行,你们一起吧。”乌鸦道人不想再说话,退身离开。

    黑衣女子看眼田功,眼中有很多的不满意……以及一点点的满意。

    田功跟冉枭说话:“这一战的荣誉是我的,在我死之前,你出手就是拿走我身为男人的骄傲。”

    冉枭沉默片刻,两手握住田功右手:“认识你,真好。”又张开怀抱用力抱了下田功,跟黑衣女人说话:“师父,咱俩上去。”

    黑衣女子自始至终没说一个字,和冉枭走去断天台外边。

    白衣青年打量田功:“我叫布羽。”

    “田功。”

    “我听过你的名字,你挺好的。”布羽脱去外衣:“不过,这一战关系师门荣誉,关系师尊颜面,我必定全力以赴。”

    田功也脱去长袍:“一样。”

    断天台很大,站在中央往四边看,好像无边无际一样。田功提着世出剑慢慢走过去。

    布羽同样用剑,单手横在身前。

    这便是十六座名山许多高人为之瞩目的惊世一战么?

    如此简单、如此随意,好像是切磋武艺一般。

    田功又走前一步,布羽横在身前的单剑朝前方轻轻一推。

    没有声音发出,瞧不出有多厉害。田功却双手合握,把长剑当成砍刀使用,全力下劈。

    两人中间原本什么都没有,忽然出现一个十字,一横一竖两道光影切在一起,发出轰的一声响,好像灵雷爆炸一样。

    田功一出手就拼了全力,周身闪出浓郁金光,一团光芒瞬间出现在平台上很多地方。

    布羽同样使出全力,他发现田功比想象中的要厉害一些。

    金光中的布羽站立不动,任凭田功在断天台四处快速闪现,过了好一会儿才回手刺剑。

    一剑刺出,断天台上所有残影全部消失不见,两柄长剑无声交在一起。

    瞧着好像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田功却受伤了,从肩膀往下出现一道很长很长的伤口,一直划到大腿上。

    明明两只长剑撞在一起,田功是怎么受伤的?

    鲜血刷的流满身体,田功握住长剑慢慢后退。

    布羽没有追,慢慢转身看向田功身前伤口,轻轻点了下头,身体忽然矮了下去。

    修炼到黄金五境才算是真正摸到修行的大门。从这个时候开始,修行不仅仅是修炼功法,还是修行自身。

    这句话说来容易,真要去做,就要如同冉枭说的那样,你要明白自己是什么,明白这个世界是什么,要追求本一,不但是追求自我的本心,更要明白这个世界的本一。

    从交手时候开始,布羽和田功就踏出了追求世界本一的第一步。田功把自己融进风中,是真正的融在里面,同时化身万千,只要有风的地方就有他。

    布羽固守属于他的本一,任凭微风及体,只要没有找到田功就绝对不出手。

    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永远存在,世界、时间、宇宙都有结束的时候,何况风?

    风总有势弱的时候,布羽很有耐心,等啊等,终于等到那一刻到来,全力攻出一剑。

    田功也知道风有时尽,一直在努力寻找、创造机会。

    终于,微风减弱的那一瞬间,两人都是使出最强攻击。

    意在剑先,两个同样强大的剑修都是先攻击到对手,而后两剑才会交击到一处。

    风停了,两个人的剑招也停了,只剩下两个人的伤。

    田功身体出现一道特别长的伤口,在他退后的时候,衣服斜着分开,裤带断掉,向下滑落。

    布羽没有趁势追击,因为他的两条腿断了。

    从大腿横着切断,上半拉身体无声落到地上,鲜血喷涌,很快流满地面,从远处看,好像是血池中站着个白衣剑士一样。

    看表情,布羽好像没受伤,没有任何疼痛的表现。

    田功甩开裤子,扯下衣服围在腰间……伤口从肩膀斜着划到大腿上,开肠破肚一般,鲜血也是跟泉水一样肆意流淌。

    但是,他还站着:“还打么?”

    很显然,如果再打下去,就是拼谁流的血少。

    布羽没回话,赶忙吃丹药,封闭经脉,血液停止喷流。

    田功有点无奈,这是还要拼命啊。同样服用丹药,截断经脉血流……开膛皮肚之后,红蚂蚁又出现了,疯狂吞噬田功流出的血液,吃光之后回到伤口里面。至于布羽流了一地的鲜血,蚂蚁们好像没看见一样。

    田功慢慢走向布羽,如同最初动手时一样。

    布羽腾身而起,凌空飞向田功,断腿处残留的血液向下滴落,滴成一条红线迎向田功。

    对于任何高手而言,对上真正强敌的时候,能不飞还是不要飞的好。哪怕修为再高,法术再巧妙,凌空之上,空气给予的助力总比不得脚踏实地的好处大。

    布羽不得不凌空飞行,田功脚踏地面,单剑扬起。

    布羽修为比田功高,是修行天才。可是修炼到黄金五境之上的又有几个不是天才高手?

    布羽是黄金六境,田功是黄金五境,两人之间的战斗竟然势均力敌?

    布羽失去双腿依然在战;田功身前有一条切开骨头的又长又深的伤口,依然在战。

    热血沸腾,也许骨子里还是喜欢战!

    只是……田功稍稍想了一下,算了,还是不战了。

    迎着布羽飞来的方向,田功疯狂打转,嗖的一下,一道龙卷风卷向布羽。

    布羽一闪而过,手中长剑轻轻一切,龙卷风就停了,可是不见田功踪影。

    田功没有趁机杀人,借着布羽挥剑的机会,他去到布羽背后站住。

    布羽知道不好,高手之间的战斗,胜负只在一瞬间。在他挥剑的一瞬间,遇到田功这样的对手,足以被杀十几遍。

    全力前冲,嗖的飞出很远。

    失去双腿,不仅是行动不便,根本就是失去平衡。习惯了多少年的重量忽然变轻,影响到每一次行动、也是影响到每一次出剑。

    发现自己没有中剑,布羽转回身体,看见田功好整以暇的平静看他。

    这是让我一招么?这是不杀我么?

    布羽面色变得难看,犹豫一下:“为什么?”

    “有涅槃丹,让你接上双腿,你我再战。”田功转头看向乌鸦:“咱俩之间的仇恨,算是了结了么?”

    乌鸦道人面沉似水。

    在田功动手之前,每一个人都猜想了很多种结局,独独没有想到战斗会这样结束。

    两人交手时间极短,一共没过几招,可是就结束了?而且是田功放过布羽……

    乌鸦道人不说话,布羽大声说话:“我还能战!”嗖的再次飞来。

    “算了。”乌鸦道人出现在是断天台上,单手接住布羽,又收起两条腿:“咱俩之间的事情了了。”说完消失不见。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