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5章 两个半
    联想到电影剧情,周寰知道自己已经来到了真正的罪恶之城。

    他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果然已经断网了。

    很显然,这里也和绣春刀以及剑雨一样,是一个独立于现实世界之外的特殊世界,且不管周寰在这个世界闹出多大的风波,也不会影响到他在现实世界的生活。

    这对周寰来说尤为重要,因为这意味着他可以不受任何约束,尽情去做所有自己想要做的事。

    而周寰首先要做的,就是前往卡迪酒吧。

    罪恶之城的主线故事几乎都离不开这家酒吧,几大主角也都经常出现在这家酒吧里,所以只要找到这家酒吧,就肯定能找到那几个主演。

    好在罪恶之城用的钞票依然是美刀,从这一点来说,好莱坞对美国的自黑也真是不遗余力了。

    十多分钟后,周寰坐在一辆出租车上,一路向着位于贫民窟的卡迪酒吧驶去。

    至于说卡迪酒吧为什么会坐落在贫民窟,那就真的只有天晓得了。

    天空依旧乌云密布,而这也是罪恶之城全片中相当显著的一大特色,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这座城市永远都笼罩在黑暗之中,光明似乎已经彻底抛弃了这里。

    出租车司机是个沉默寡言的中年男人,周寰只交代了一句去卡迪酒吧,他这一路上就再也没说过一句话,正好周寰也不是喜欢聊天的人,直到出租车停在酒吧门口,周寰才第一次从司机口中听到“谢谢”。

    原因是他给了对方五十美刀,多余的十几元算小费,不用找了。

    才刚一走进酒吧里,周寰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酒臭味,再一看昏暗的光线下,一群正在喝酒的男人,大概这家酒吧提供的都是些劣质酒,也难怪会这么难闻。

    “打扰一下,我想找南茜。”周寰顺手拉住一个从他身边路过的酒女,仔细一看,又觉得对方挺眼熟的。

    酒女露齿一笑,“你想找南茜?她可是个大忙人,来这里喝酒的人至少有一半都是冲着她来的。”

    周寰也不多说什么,直接掏出一张百元美刀,塞进对方的双峰间。

    没办法,他实在找不出别的可以用于塞钱的地方了,这家酒吧里的女侍者个个都打扮的清凉艳丽,除非周寰敢把手往她的小短裙里伸,否则唯一能塞钱的地方,有且只有那倒缝隙间。

    酒女“哇哦”一声尖叫,好像很惊讶的样子,大概没想到周寰会出手如此大方吧,她也不去给顾客送酒了,直接站在周寰面前,用舌头舔了舔嘴唇,“南茜今晚还没来,你觉得我怎么样?在她来之前,我们至少还有一个小时……”

    周寰呵呵一笑,对这女人的“邀请”敬谢不敏,“不用了,我找她有很重要的事,我会找个地方坐下,如果她来了,请你帮我告诉她一声。”

    说罢,周寰头也不回的向角落里走去。

    这家酒吧里的女人可不好惹,周寰可不想惹祸上身。

    之所以急着找南茜,是因为周寰想先搞清楚现在的时间线。

    罪恶之城系列一共拍了两部电影,但影片的时间线非常混乱,往往第一次看的人,会因为在第二部中看到第一部中已死的角色,导致观影感异常混乱。

    简单地说,这就是一个大量采用了倒叙手法的系列电影。

    借助酒吧昏暗的灯光,周寰扫了一圈,并没有找到任何一个熟面孔——除了刚才被他塞了一百元小费的那个女人,后来再仔细一回忆,这不就是原剧情中那个叫雪莉的酒吧女招待嘛。

    记得她和另一位主演德怀特还曾有过交集,并因此引发了城里的性工作者们和警察之间的大规模火拼。

    不过雪莉只是个小角色,周寰也没兴趣和她发生什么故事,这座城市能吸引周寰的女人只有两个半,一个是杰西卡.阿尔芭饰演的脱.衣.舞.女郎南茜,一个是心如蛇蝎的毒妇爱娃,还有一个则是徐娘半老却魅力不减的露西。

    南茜自然不必说,哪怕放在现实世界中,杰西卡.阿尔芭依然是好莱坞最冻龄女星,虽然受限于星途不畅,近年来很难再接到一线商业片,但这并不妨碍她在东亚地区的高人气。

    饰演爱娃的,则是好莱坞公认的最具“黑暗气质”的爱娃.格林——影片中的她和现实中的她都叫爱娃,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一种象征了——爱娃的气质,让她在饰演坏女人时,仿佛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名为黑暗的光泽,她就像一朵致命的曼陀罗花,举手投足间都带着让人坠入黑暗的魔力。

    至于露西则是由卡拉.古奇诺饰演,这个系列第一部时的她还只有三十出头,正是一个女人最黄金的年龄线,她那丰腴饱满的身形就像古希腊雕像一样完美。

    实际上,罪恶之城的世界中,各种娇艳动人的美女多不胜数,但正所谓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就拿刚才那个试图诱.惑周寰的酒吧女招待雪莉来说,哪怕她自荐枕席,也无法让周寰心头一动。

    ……

    在酒吧里整整等了一个多小时,周寰终于等来了南茜的出现。

    大概是提前得到雪莉的通知,南茜并没有在后台换衣服,而是直接来到周寰面前,摆出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听说你在找我?有什么事?”

    “我是来这座城市杀人的。”周寰一开口就语出惊人,“我知道你和洛克家族的恩怨,现在我和你做笔交易,由我出面杀了老洛克和他的哥哥,或者我帮你杀了他们,你选哪个?”

    一看南茜脸上完好无痕,周寰就知道她尚未经历原剧情中自毁容颜的那一段,这也让周寰觉得万分庆幸。

    南茜眉头紧锁,“你到底是谁?别说这些没用的废话,这座城市想杀洛克兄弟的人有很多,但绝对不包括你。”

    被小看了?

    周寰哑然失笑,指着酒吧大门说道:“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证明给你看,要尝试一下吗?”

    在自己的底盘,南茜并不认为周寰可以对她构成威胁,二话不说就跟着周寰出了酒吧。

    卡迪酒吧里面熙熙攘攘人声鼎沸,但在酒吧门口倒是很冷清,连个人影子都没有。

    “你到底要让我看什……啊!”

    在南茜发出尖叫声的同时,她忽然发现眼前一闪,再仔细一看,自己已经来到了城市的空中。

    “啊——!”

    周寰不得不捂住耳朵,只因南茜的尖叫声实在太刺耳了。

    南茜足足喊了十几秒,才不得不停下来。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掉落下去,南茜除了一脸惊恐的表情,两股战战的双腿,其他一切勉强还保持着正常时的样子。

    “如你所见,我可以让你瞬间出现在这座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周寰指着城市中心处屹立着的一座雕像,用手指做出一个扣动扳机的动作,“不管是洛克大主教,还是洛克参议员,只要我想,洛克兄弟俩都别想活,现在你相信我说的话了吗?”

    南茜一愣,旋即欣喜若狂,原本的恐惧感也被大仇即将得报带来的快.感所压制,但她毕竟不是三岁大的孩子,特别是生活在罪恶之城,又是在卡迪酒吧里以跳脱.衣.舞为生,天真无邪早已离她远去了。

    “你想让我做什么?”冷静下来后,南茜不顾自己还在天上飘着——或者说固定在天空的某处,神色复杂的看着周寰说道。

    周寰打了个响指,“我就喜欢你这种聪明姑娘!明说吧,我想要你,等洛克兄弟死了以后,我要你跟着我离开这地方,从今往后都要一直跟在我身边,永远都不能离开我,你愿意吗?”

    “你想让我做你的奴隶?”南茜明显是会错了意,脸上的表情不由得有些挣扎。

    周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承认,我对你的外貌和身体很感兴趣,不过奴隶什么的……你以为你生活在原始社会?我的意思是类似情人,但要做一辈子那一种。”

    南茜闻言松了口气,在沉默数秒后,咬牙切齿的说道:“可以!只要你帮我杀了洛克兄弟,我这条命就属于你了!”

    南茜和洛克兄弟没仇,但她和洛克兄弟中的弟弟——洛克参议员之子有仇。

    参议员之子是个变.态,专门奸.杀小姑娘,而八年前十一岁的南茜,就曾被他绑架,后来要不是即将退休的老警长哈迪根出手相救,南茜当时就已经惨死了。

    这之后南茜一直不曾忘记哈迪根,但对方却被洛克参议员诬陷,关进了监狱中,直到哈迪根出狱……

    当周寰把南茜又重新送回到地面上,在卡迪酒吧门口,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现在是什么时候?哈迪根已经去世多久了?”看着南茜充满愤怒的脸上,周寰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南茜似乎很奇怪的看了周寰一眼,幽幽的说道:“已经四年了。”

    周寰顿时如释重负——终于搞清楚时间线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