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八章 玩两把
    看来队长的面子不是很管用啊。

    杨逸的心里开始打鼓了,但他还是鼓足了勇气,小声道:“勇哥,您先别急着拒绝,先听我把话说完行吗?”

    张勇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他一脸苦恼的道:“小兄弟啊,你看,不是我不近人情,但问题是我来监狱就是为了躲清静,你理解吗?我在这里到点儿睡觉,到点儿吃饭,没人打扰我,也没人找我去做些麻烦事儿,你说这种日子多美?现在你突然冒出来,然后告诉我你想从我这儿学东西,你觉得我能答应吗?”

    杨逸小声道:“您在这儿不无聊吗?”

    张勇立刻摇头,道:“不无聊,不无聊,我好的很啊。”

    杨逸咽了口唾沫,然后他小声道:“队长跟我说了,他说您可能不同意教我,所以他让我转告您一句话,就说只要你可教我,原来你欠他的人情就算还清了。”

    张勇在自己的腿上重重的拍了一下,然后他极是不忿的道:“我就知道,那个混蛋就是喜欢给别人找事儿!”

    说完之后,张勇看向了杨逸,然后一脸不忿的道:“那我请你再转告队长,就说我欠他的人情我会亲自还他,我可没说他派谁来都能替他领了这份人情,好吧?”

    杨逸有些愣了,然后他忍不住道:“我真的千辛万苦才找到这里,为了见你也付出很大的代价。”

    张勇一脸无辜的道:“我请你来的?我让你来了?我答应你什么了?我欠你的?”

    杨逸无言以对,他很失望,而且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张勇叹了口气,然后他一脸不好意思的道:“这事儿也不怪你,谁让队长自作主张呢,是吧?你看我为了躲个清净都进监狱了,你们总不能强人所难吧?我在这儿待的好好地,突然就有个人说要跟我学东西然后就这么来了,我还必须得交,你说有这个道理吗?”

    杨逸忍不住道:“我知道自己来的冒昧了,但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不肯教呢?”

    张勇极是诧异的道:“这还用问?你知道带徒弟多麻烦吗?我是来躲清净了还是来当教官的?如果我想当个教官,那我何必进监狱?你当我傻的?”

    杨逸无言以对,他现在真的是有些不知所措了,人家不教,难道他逼着人家教么,他要有这个本事也就不必千辛万苦的来找张勇学了是不是。

    看着杨逸呆若木鸡的样子,张勇无奈的道:“其实呢,我这人真的很讲义气的,答应别人的事一定做到,欠别人的人情也一定还,出来混,一要讲信用二要讲义气,但问题是我不欠你啊,我也没答应你什么啊,我都不认识你,你说是不是这道理。”

    杨逸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头,他呆呆的愣了片刻后,突然用汉语道:“我是华夏人。”

    张勇立刻也用汉语道:“我知道啊,队长介绍来的人肯定是华夏人了。”

    杨逸摊开了手,然后他极是无奈的道:“我们现在不谈人情了,你怎么样才能教我?”

    张勇笑道:“不教,怎么都不教。”

    杨逸无奈了,他也不知道说什么,犹豫了一下之后,终于还是道:“那就是队长的面子不管用了?”

    张勇苦笑道:“换了其他事我能答应,但收徒弟这种事我可不干,我真的不干,你想吧,收徒弟很麻烦的,我这人很讲情义,收你做徒弟可不止是教你东西那么简单,如果你真成了我徒弟,哪你有什么事儿我管不管?所以我一个人逍遥自在的,收你当了徒弟还得教你,还得替你着想,你有了什么事儿我也不能干看着,既然你都跑这儿来找我那你肯定是有事儿啊,我又不傻,这是收徒弟还是认祖宗呢?你说这种事儿我能干吗?”

    杨逸沉声道:“那就别拜师了,也别用什么师父徒弟这些老套的东西,咱们简单些,你该教我的就教,我有什么事儿也不用你管,行不行?”

    张勇摊手道:“我何必呢?本来轻松自在,要教你东西我得浪费多少精力,何况你刚才说什么,你要当个间谍?我可不是间谍,所以我也没法儿教你啊。”

    杨逸立刻道:“可队长说你是最好的间谍!”

    张勇连连摆手,笑道:“我这人干过挺多事儿,杀手的活儿我做过,雇佣兵我当过,保镖我也不是没当过,我确实是替那些情报贩子工作过,但我不是间谍啊,准确一点的说法,我是情报贩子的打手,你明白吧?但我不是间谍,我怎么教你?”

    杨逸沉声道:“间谍只是一个身份,我不需要你教我怎么当间谍,我只需要你教我作为一个间谍需要的技能,我知道你很厉害,所以能不能把我想学而你恰好也会的东西教给我?或者换个说法,你只是指点我一下,训练我一下,行吗?”

    张勇叹了口气,道:“我说你这人怎么就这么没眼色呢?我不好意思拒绝人,但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你就别跟我磨叽了行吗?你说要我帮你杀个人,再难我也毫不犹豫就替你去办了,但你非让我教你,这种事儿太麻烦,我不能不拒绝啊。”

    说完,张勇摆了下手,道:“你走吧,怎么来的还怎么出去,有人欺负人就报我的名字,蚯蚓这个绰号很久以前就不用了,我在这儿绰号叫地雷,别搞错。”

    杨逸没有接张勇的逐客令,他看向张勇放在长椅上的扑克,沉声道:“你在玩扑克,二十一点?”

    张勇笑道:“是啊,二十一点。”

    杨逸呼了口气,道:“一个人玩有什么意思,我能不能坐下来,然后咱们玩上两把怎么样?”

    张勇笑了笑,然后他摇了摇头,道:“我爱赌,队长告诉你这个了吗?那他有没有告诉你我有些事情是绝不会拿来当赌注的。”

    杨逸掏出了两盒烟,放在了长椅上,然后他摇头道:“队长没告诉我你爱赌,还有,我们就赌烟,我不会说你输了就得教我这种话,就只是玩两把而已,怎么样?”

    张勇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他点头笑道:“我从不拿钱之外的东西当做赌注,但是烟……好吧,在这里烟就是钱,我们玩两把,就玩二十一点,我发牌。”

    appappshuzhanggui.ne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