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慷慨赴死
    埃尔文应该不会来,或者随便派个人来,这是杨逸早就和埃尔文说好的。

    只要杨逸见到任何一个人都把他当成埃尔文一样来对待就行了,因为亚伦不知道谁才是埃尔文,所以,这件事想要瞒过去真的挺简单的。

    当然,绝对不能留活口给灰衣人就行了。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埃尔文上门了。

    杨逸和亚伦就在病房里等着,终于,在晚上七点二十分的时候,埃尔文打来了电话。

    “嗨,能出来喝杯咖啡吗?”

    杨逸对着亚伦使了个眼色,道:“当然可以。”

    “好的,晚上八点钟,在医院附近有个星巴克,我在哪里等你可以吗?如果你行动不方便,我们可以换个地方。”

    “哦,没关系,我活动很方便,那就八点见。”

    “等等,邦妮在吗?”

    杨逸马上看向了亚伦,亚伦立刻点头,所以杨逸也是随即道:“她在,就在门外,要叫她进来吗?”

    埃尔文短暂的沉默了片刻,随即道:“哦,不必了,还是算了吧,一起见面就好,嗯,见面聊,再见。”

    “再见。”

    挂断了电话,杨逸马上对着亚伦道:“把邦妮叫来,快!”

    亚伦起身走到了门口,片刻之后,基顿和邦妮又来了。

    杨逸看向了邦妮,对着基顿挥了挥手,基顿看向了亚伦,而亚伦则是微笑着道:“不打扰你们了。”

    亚伦和基顿一起退出去了。

    邦妮走到了杨逸身边,两人久久对视之后,邦妮终于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杨逸低声道:“我必须报复,我真的不想伤害你,待会儿我和埃尔文见面,如果你不想去,可以不去,但你真的必须和清洁工脱离关系,我不想你死……”

    邦妮绝望的道:“你真的……决定了吗?”

    杨逸一脸悲哀的道:“没有回头路了。”

    邦妮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她轻声道:“如果我不去,埃尔文会怀疑的,你受伤了,我推轮椅。”

    杨逸看着邦妮久久不语,然后邦妮张开了双臂,轻轻的抱住了杨逸,然后她附身下去轻声道:“我也没有回头路了……”

    杨逸低声道:“如果我失败了,你会死,如果我成功了,我们一起走下去,但是我,我……”

    邦妮伸手轻轻捂住了杨逸的嘴,低声道:“不要说,不要说!我不在乎,但你不要说!”

    杨逸吸了口气,点了点头,随即提高了音量道:“长官!”

    亚伦推门而入,微笑道:“你们谈好了?”

    杨逸沉声道:“邦妮陪我去,我相信她。”

    亚伦显得有些纠结,杨逸毫不犹豫的道:“你也必须相信她。”

    亚伦点了点头,然后他呼了口气,道:“好,八点见面,你需要什么,要带武器吗?”

    “不需要。”

    时间已经比较紧张了,亚伦扭头对着基顿道:“准备轮椅,给这位美丽的女士准备衣服,还有化妆用品,她看起来有些过于憔悴了。”

    杨逸看着邦妮道:“憔悴是应该的,化妆就不必了,但是衣服得换,埃尔文知道她每天都会换衣服的。”

    邦妮低声道:“要便于行动和照顾人的居家服,嗯,不,我不要换衣服了,因为在他受伤之后我是没心情换衣服的。”

    亚伦微笑道:“你说了算,那么去准备你的事情吧。”

    基顿转身就走,亚伦再次对杨逸微笑道:“剩下的一切你自己决定,我不会干涉你的,祝你好运。”

    二十分钟后,杨逸坐上了轮椅,邦妮推着他离开了医院,来到了距离医院门口不远的咖啡店。

    咖啡店里人很多,杨逸和邦妮占据了一个四人座位,他在哪里安静的看着人们,却分辨不出来那个是亚伦的手下。

    这里的环境比较嘈杂,不是个见面的好地方,尤其是杨逸在坐着轮椅的时候有些过于显眼了,但是埃尔文选择了在这儿见面,那自然就有他的道理。

    其实杨逸觉得埃尔文根本不会来的,但不管谁坐到他的面前,他都会将其当成埃尔文来对待。

    七点五十九分,咖啡店的门再次被推开了,一个穿着件风衣的人在扫视了一下人群之后,笔直的朝着杨逸走了过来。

    杨逸的表情没有任何异常,但他心里确实翻开了锅。

    来的正是埃尔文。

    埃尔文难道不知道灰衣人已经把这里监控住了吗?

    难道埃尔文不知道来了就必然走不了吗?

    埃尔文知道的,他当然知道!

    所以埃尔文来了就没打算走。

    埃尔文够狠,他就是代价,他自己就是清洁工必须要付出的代价之一!

    杨逸真的震惊了,不,他被埃尔文震撼到了,被清洁工震撼到了。

    清洁工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啊,竟然能让人心甘情愿的为其赴死。

    埃尔文坐到了杨逸面前,然后他直接道:“这次你受伤是个误会,因为……公羊也是我们的客户,而负责保护公羊的人和我们是完全脱节的。”

    说话的时候,埃尔文在看着杨逸。

    他的眼神很悲伤,也很决绝。

    杨逸看着埃尔文的眼睛,沉声道:“我们三个人差点死了,你现在跟我说这是个误会?”

    埃尔文身体前探,一脸真诚的道:“这是个悲剧,也真的是个误会,我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你该早点告诉我要对付公羊的。”

    嘴上说的话,和眼神里要表达的意思是截然不同的。

    杨逸的眼神有些悲哀,有些不舍,还有些愤怒。

    埃尔文为什么要亲自来?就为了让这场戏看起来更真实一些吗?

    灰衣人对清洁工的攻击应该已经发起了吧,就在埃尔文在杨逸对面坐下的那一刻起。

    自杀吧,快一点!

    杨逸尽可能的用眼神传达了他的想法后,对着埃尔文轻声道:“可我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埃尔文慢慢的道:“做我们这一行的,总是会付出点代价的,但我会尽量弥补你的损失,总之呢……”

    埃尔文轻吸了口气,眼睛里的悲哀一闪而过,然后轻声道:“可我还是得做完我必须要做的事。”

    杨逸读懂了埃尔文的意思,埃尔文不会自杀的,他要被活捉,他要主动被灰衣人抓去。

    不知道说什么了,杨逸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他只是安静的看着埃尔文,直到基顿走到了埃尔文的身后。

    杨逸的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丝悲哀,埃尔文读懂了杨逸的意思,他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然后,他脸上的表情突然凝固了,然后双目之中的神采迅速消失,向前趴在了桌子上。

    基顿长长的舒了口气,他对着杨逸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对着空气道:“得手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