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演员还是观众
    死不开口,埃尔文没死,但他就是不开口。

    就连惨叫都不肯发出一声。

    在审讯的时候,无论有多么高明的人,多么残酷的手段,最不愿意遇到的就是这种死不开口的人了。

    埃尔文不是必须文明对待的审讯对象,灰衣人的策略就是尽快让他开口,不管埃尔文说什么,只要他开了口,那他很快就会把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

    不怕埃尔文胡扯,不怕他编故事,不怕他为了应付刑讯而早就编好了一系列的谎言,只要他开口,灰衣人有的是办法验证真伪,有的是办法让埃尔文说出实情。

    但问题是埃尔文不开口,虽然时间只过去了五分钟而已。

    要知道,埃尔文在这五分钟里受到的痛苦,是正常人绝对无法承受的五分钟,从生理和心理上都无法承受的五分钟。

    审讯必须暂停了,否则埃尔文会死的,但问题是埃尔文刚才和杨逸说话了。

    埃尔文和杨逸说话了,这就代表着他想说话,也就代表着杨逸已经在他的心理防线上撕开了一道小小的口子,所以在杨逸离开后审讯马上开始。

    但是现在证明灰衣人的策略失败了,彻底的失败了。

    现在的情况和设想的可是不一样。

    亚伦愤怒的关掉了监控,他坐在转椅上慢慢的转过了身来对着杨逸沉声道:“没可能快速让他开口了。”

    杨逸迟疑了一会儿,才觉得自己应该和亚伦有所交流,于是他点了点头,道:“是的,只能换个方式再问了。”

    “是啊,看来要长时间的耗下去了,这里交给你了,我得离开了。”

    亚伦站了起来,杨逸则是诧异的道:“交给我?”

    “是啊,交给你,我不在的时候,这里你最大,如果审讯有了进展他们会来向你报告的,如果没有进展,唔,短时间内不太可能有进展了,那么你可以随时关注一下审讯的过程,告诉他们该怎么做。”

    杨逸轻轻的摇头道:“不,我不明白为什么要交给我?”

    亚伦笑了笑,道:“不为什么啊,我相信你可以做的比其他人都好,或许我明天有时间的话会再来这里看看,如果没时间的话,就只能听你的报告了,好了,再见。”

    亚伦走到了门口,然后他突然回头道:“哦,还有一件事,你在这里很安全,但是不排除会有人要冒险救出埃尔文或者想要干掉你,我在这里布置了大批的人手,但如果真的局势不可控,会有人带你及时离开的。”

    杨逸沉声道:“我们是不是该换个地方了?”

    亚伦摇了摇头,然后他轻声道:“抱歉,暂时还不行,我们需要观察一下清洁工的后续反应,目前我们也找不到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不得不承认的一个现实是在美国,清洁工确实比我们的实力要强一些。”

    杨逸叹声道:“等一下,请别急着离开,我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我该怎么和外界联系,你总得给我一个电话,还有,如果我的身份暴露,那么我会面临清洁工的疯狂报复,我该如何继续活动?最基本的,别忘了在纽约我还有一个未婚妻的,我是不是该从此消失再也不见她?”

    亚伦耸了下肩,道:“这些问题很快就能解决,我下次再来就给你处理,现在请你暂时主持一下审讯埃尔文的工作就好,可以吗?”

    杨逸还能说什么,他好像在第一时间得到了亚伦的重用,或者说得到了灰衣人的信赖,但是仔细想想吧,所谓的主持工作又有什么可主持的呢。

    不管怎么样,亚伦是在释放善意,灰衣人是在表达对他的信任,那么杨逸自然就会接受这份善意,承担起灰衣人的信任。

    亚伦走了,屋里只留下了杨逸和邦妮。

    邦妮看着杨逸,杨逸看着邦妮,两人对视良久之后,邦妮终于低声道:“你应该休息,这里也不需要你一直盯着的。”

    杨逸叹了口气,对着邦妮低声道:“你怎么想?”

    邦妮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你怎么想?”

    杨逸苦笑了一声,道:“我怎么想?我不知道,我的人生好像就在刚刚被改写了,我是说我以为自己熟悉的人生被改写了,我的记忆有多少是真实的?有多少是别人设计给我看的?我原来以为眼见为实,但是现在,现在……”

    眼见为实个屁,这年头,眼见就一定为实吗。

    就好像看电影一样,看起来像是真实的,可实际上呢,一切只不过是演员在绿幕之前的表演而已。

    杨逸真的不知道自己是绿幕之前的演员还是电影院里的观众了,亚伦刚才告诉他的事情信息量太大,冲击力太猛烈。

    最可气的是亚伦只肯把话说半截,他说出了让杨逸震惊的消息,却不肯把事情的真相完完整整的告诉他。

    杨逸叹了口气,他对着邦妮道:“我现在不能想太多事情,我该回去睡一会儿了,麻烦你推我回病房吧,我需要休息,我需要好好想想……”

    邦妮推着杨逸回到了病房,帮他躺倒了床上,这时候肯定不适合谈的太多,所以邦妮在把杨逸安顿好之后,自己去洗了个澡,然后躺到了旁边的床上休息。

    杨逸不敢回忆,他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只想能够好好的休息一下。

    杨逸真的睡着了,过程有些艰难,但他不能让自己陷入太艰难的境地,他不能去想正在受刑的埃尔文,不能想自己的母亲还有父亲,他现在有些过于脆弱,如果想的太多可能会疯的。

    杨逸睡了很久,直到第二天他被敲门声惊醒。

    邦妮就站在杨逸的身边,杨逸醒来清醒了片刻后,点头道:“去开门吧。”

    邦妮打开了门,一个杨逸还从未见过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他走到了杨逸的床边,对着杨逸轻轻点了点头后,随即低声道:“我负责对埃尔文的审讯,现在审讯已经持续了十二个小时,他还没有开口,我们想要给他使用吐真剂了,但这么做需要你的同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