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七章 你闯祸了
    【本书首发网站“二师兄,给,咱五五分成!”

    “算了吧,我不要,气石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用处!”苏云清呵呵一笑,婉言拒接。

    听着苏云清拒接了,林封并没有强求,他直接将其收了起来。

    现在的林封,自从上一次他面对凌飞傲,苏云清等人肯帮他出手,从那一刻起,他便认了苏云清等人,将他们当成了自己的亲人,将第七峰当成了自己另外的一个家!

    然而,对于家人,不需要客气,若是客气的话,那便是疏远了。

    林封和苏云清返回到了第七峰以后,林封便告别了苏云清,直接来到了白无极这里。

    林封他如今获得了一块庚金,而他又不知道去那里才能炼制灵器,所以,他只能来找白无极。

    “封儿,来此有何事?”白无极依旧遥望着天际,背对着林封,对着说道。

    林封对其一拜,右手一翻,拿出了那一块拇指大小的庚金,道:“师傅,弟子在金精石矿脉当中找到了一块庚金,想要炼制一柄灵器,请师傅帮忙!”

    “炼制灵器?”

    白无极眉头一皱,转身向着林封看了一眼,又将目光落到了庚金上面,看到这块庚金竟然有拇指大小,神情微微也有些震惊。

    “在那金精石矿脉当中竟然有如此大的庚金,这也算是你的机缘啊!”白无极收会了目光,脸上的震惊之色也随之消散。

    “师傅,请你帮我炼制一件灵器!”林封说道。

    白无极想了一下,缓缓的点了点头,道:“其实,为师本来打算等你从金精石矿脉当中回来以后,便给你一柄灵器,不过,如今你既然获得了这么大一块庚金,那为师的灵器自然也拿不出手了!

    你既然想要炼制一柄,那为师便找人帮你炼制一柄,说吧,你想要什么样的灵器,防御,还是攻击?还是攻守兼备?或者,把这庚金分成几份,炼制一柄攻击灵器,在炼制一些防御灵器?”

    对于要炼制什么,林封他在得到这庚金的时候,便已经想好了,一脸笑容的直接说道:“师傅,最好的防御,便是攻击!防御灵器我不要,要就要攻击的!然而,这么大一块庚金,若是分开炼制的话,那会让灵器的品质降低的,所以,我要用这一块庚金炼制一柄灵器!”

    “嗯,炼制一柄也好,你想要什么样的灵器?”白无极听着林封的话,认同的点了下头,道:“为师给你一个建议,剑乃兵器之君,若是炼制飞剑的话,是上上选择!其次便是刀,刀乃兵器之王,炼制一柄刀的话也不错。”

    林封微笑的摇头,眼中透露出了一丝霸气,道:“师傅,我既不要炼制飞剑,也不要灵刀!一寸长一寸强,一寸断一寸险!我要炼制的乃是兵中之霸!我要炼制一柄长枪!”

    “长枪?”白无极一愣。

    长枪,兵器之霸,在灵器当中乃是极为稀少的存在,只有很少的一部分练气士才会选择去用长枪!

    要知道,长枪既然能被称之为兵器之霸,那使用这也必须要有一身的霸气,一般人,就算是拥有长枪这样的灵器,也无法发挥其中的精髓,一但施展,只能说是有其形,无其意,而这意,便是霸气!

    然而,使用者一旦能人枪合一,那这长枪将会是兵器中最强的存在,其它兵器只能望尘莫及!

    “没错,就是长枪!”林封豪气冲天的说道:“我的路,是霸气之路,只有这兵中之霸长枪,才能配的上我!”

    “说的好,既然你决定了,那为师就帮你炼制一柄长枪!”白无极将林封手中的庚金拿了过来,一脸笑容的说道:“既然要炼制,那就要炼制最好的,为师还要帮你在去寻找一些其它上好的材料,用于一起炼制,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麻烦师傅了!”林封对其一拜。

    “你我乃是师徒,无须言谢!”

    白无极抿嘴一笑,便直接冲天而起,向着天空上冲了过去,消失在了这里。

    林封看着白无极离开了这里,也直接返回到了自己的竹屋这里。

    回来后,林封便直接进入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从怀中拿出了数个储物袋,向着上面看了过去,一脸笑容的自语道:“这次赚大了,这么多气石,就算不问师傅要气石,也足够我修炼很久的了!”

    看着眼前的储物袋,想着其中那数千块气石,林封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

    突然,就在此时,林封的房门猛然被推开,一道人影直接冲了进来。

    林封心中一惊,急忙将储物袋收了起来,站起身来,充满警惕的定睛看去。

    只见,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一直在白无极这里挖墙脚,想要收林封为徒的风云子。

    林封一看是风云子,脸上顿时露出了苦涩的笑容,下意识的认为风云子又是来说服他拜师的,随即无奈道:“风长老,你又来了啊?我早说过了,我是不会拜你为师的!”

    “还拜师?拜个屁师啊,你个臭小子,你闯祸了你知道不?你师傅白无极跑那去了?我刚刚去找他,他怎么不在?”风云子一脸激动的说道。

    “怎么了?我师傅帮我去寻找打造灵器的材料了!”林封一愣,疑惑道:“风长老,发生什么事情了?”

    “什么事情?臭小子,我问你,昨天你是不是杀人了?杀了我引仙宗的弟子?”风云子急忙说道,脸上露出了焦急之色。

    听到风云子此话,林封一愣,随即回想了一下,想起了昨日被自己击杀的那个钱师兄,脸上露出了一个不逊的笑容,道:“杀了,那又如何?我以前又不是没有杀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