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6章 知己知彼
    看着眼前如山如海一般的龙之玉,许柏廉一时失声。

    他花了一点时间,确认了下这庞大的地下空间里的龙之泪的总数,以及他们的真伪,又花了一点时间抚平心绪,而后才发出外强中干的冷笑。

    “这就是红山人想出来的应对之道,炫富?”

    语註皱了下眉头,正准备回应,却听身后响起一个令人不悦的女子声音。

    “没错,就是炫富,你不服啊?”

    听到这个声音,语註感觉自己的心率霎时间就变得不规律,眉头也皱了起来。

    对于她这个大宗师的亲传弟子来说,尽管平日里多有注意保养,但也到了需要尽量控制自己的表情,以免早生皱纹的年纪了,所以她很快就平复了表情,悄然向后撤了两步,将舞台让给那个最喜欢抛头露面,和人刚正面的人来疯。

    红山学院的生化大师原诗于是就这样粉墨登场。

    见到原诗,许柏廉也不由皱起了眉头,以他的个人形象倒是不需要在乎抬头纹之类的东西,只是心里却涌起一阵强烈的反感。

    这个人的恶名,真的是远在圣元大陆都避不开。

    以许柏廉一贯的性子,对秦人既没有好感,也不会特别加以关注,若非宗师们有一个自己的“小圈子”,他可能连黄步鸣之流都不会放在心上。

    但原诗这个名字,他却记忆犹新。

    这是少数几个,让他能记住,或者说不得不记住的秦人的名字。

    因为她是少有的几个敢在许柏廉公开发表的文章里大放厥词的秦人!

    或者说,是少有的几个敢大放厥词后又安然无恙的亲人。

    许柏廉作为魔道宗师,每年除了自家压箱底的绝活外,也会对外发表很多研究文章,这是学术界的惯例,但他的文章也只有少数圣元人才敢稍加评论,绝少见到秦人的评论。

    正常来说,东西大陆的学术交流是从来都没有停过的,哪怕远隔希望之海,但一来贸易船队从来都是源源不绝,二来在迷离域中,距离早就被压缩到了极限,排除两片大陆的文化差异等因素,学术上的交流是必要也是频繁的,圣元人公开发表文章后,秦人自然也会积极参与研究,反之亦然。

    许柏廉却是特例。

    因为任何敢于在他的文章后面妄加置喙的秦人,都会遭到犀利到不可思议的反击,许柏廉言辞毒辣,毫不留情,迄今为止已经让七十多名少不更事的秦人魔道士留下了心理阴影。

    一次两次自后,人们就知道许柏廉对秦人的敌意之重,已经没有道理可讲,所以他的文章无论再怎么精彩,秦国人也只是看看便算,不敢随意参与。

    原诗却是特例。

    几乎每一次许柏廉公开发表文章,她都要掺上一腿,当然,态度倒也端正,就事论事,只就学术问题展开讨论。而每一次许柏廉自然都会毫不留情地针对原诗的回应进行冷嘲热讽。按照魔道惯例,哪怕是魔道领域的大师人物,遇到许柏廉这种一心向学的天孤煞星级宗师的学术压制,也是第一回合就要溃不成军,更何况秦人因为长生树等原因,魔道理论一直都落后圣元一筹,这不知死活的秦人大师,当然不能例外。

    再然后许柏廉就收获人生中的第不知多少次的奇耻大辱,心灵上的折磨啃噬地他彻夜难眠,尊严上的创伤更是让他有了自杀的冲动。

    实际上,论及自尊自爱这种概念,许柏廉可以说是天然的不要脸,他自幼生活在贫民窟,如胯下之辱这种程度的磨难早就经历过数不胜数,甚至在被挖掘出魔道天赋,鱼跃龙门以后,因为出身、性格上的问题,他依然遭到过无数次的羞辱。

    如果还要保留什么自尊自爱,他早就人生崩溃了。

    但另一方面,他真正在乎的东西,其实从来没有被人伤害过。

    那就是他对秦人的优越感。

    就算我出身贫寒,就算我性情古怪,就算我天生丑陋,甚至唯一可取的魔道天赋也远不如周赦、元翼之类的奇才。

    至少我不会在自己的领域输给秦人。

    哪怕是那个异军突起的朱俊燊,在魔道“深度”方面也不过是和他并驾齐驱,而后各有专精罢了,在许柏廉擅长的“置换”领域,朱俊燊也只能乖乖地跟在后面效法,至于其他领域的研究,就算不是天下最顶尖的水准,至少也不会被秦人质疑,更遑论驳倒。

    直到他的一篇随笔性质的生化域文章,被名为原诗的秦人,一步步从细节撕裂,拉扯地体无完肤。

    那是许柏廉和原诗无数场论战的开端。

    从原诗在文章后面一句客气有礼貌,却言之凿凿的质疑开始,再以许柏廉不以为意的冷嘲热讽作为升级的标志,两人很快就在学术、伦理、两国脏话俚语等领域展开了激烈的交锋。

    第一战进行了足足半个月,这半个月时间里,两人几乎是一刻不停地论战,许柏廉的文章所在的迷离论坛中,两人的留言占据了过半的流量,就连当时天下第一人周赦随手写出的随笔都被遮住了光芒。

    因为论战实在太激烈了。

    内容方面,几乎吸引了两片大陆所有高明的生化域魔道士,而除此之外,一些修为尚浅,完全看不懂学术内容的魔道士也兴致盎然地赶了过来围观,并深有所获。

    原来骂人是可以这样骂的!

    对于原诗这种秦人的”挑衅”。许柏廉竭尽全力地进行了反击,在生化域,他其实是天下最顶尖的人物,他在自己身上所作的诸多试验,没有高明的理论支撑,早就害死他一百次了。而出身贫民窟,频频遭受胯下之辱,也让他不知不觉间练就了一副毒辣到匪夷所思的毒舌。

    可惜这一切在原诗面前都毫不奏效,原诗挑选的切入点非常刁钻,恰好是许柏廉在随笔中并没有全神贯注,随手写下的一个观点,其中的确存有瑕疵,只不过寻常人根本没有资格将其挑出来。所以在客观事实方面,许柏廉天然劣势。而当许柏廉试图用自己的学术能力去强行圆一个尚不明确的观点时,来自原诗的反击又异常犀利,无论是试验素材还是理论依据,她都准备地非常充分,甚至一些视角超出大师领域的学术理论她都能驾轻就熟,许柏廉只感觉自己完全是在和一个生化域的宗师在对等交流,而交流的内容上,自己并不占优。

    所以学术层面的讨论,从一开始就在向败北的方向倾斜,而当心高气傲的许柏廉终于发现他已经不可能在学术层面压倒对手的时候,双方的论战形势已经非常恶劣,逼得他不得不开始全力使用盘外招了。

    污言秽语成了最主要的武器,而许柏廉对秦人的憎恨则是挥动武器的源动力,他不单单是要羞辱秦人,还要羞辱秦国的历史和文化,而在这方面的积累,他就像魔道理论一样深厚。就算学术层面赢不了对手,至少论战不能输。

    但很快原诗也开始针锋相对,对圣元的嘲讽,尤其是对许柏廉的人身攻击,辛辣到令人难以置信。显然原诗也是早有准备,对许柏廉的调查研究相当深入,甚至连他童年时从多少人胯下钻过都数的一清二楚!而原诗的遣词造句也是让人大开眼界。

    原来人类的先祖们发明的语言文字,可以被用得这么脏!

    总而言之,那是一场虽然旷日持久,但局面上近乎一面倒的……碾压之局。

    许柏廉被一位秦人魔道士在众目睽睽之下喷的溃不成军,最终甚至不得已动用关系将公开文章中的论战内容完全删除,一时间在圈子里简直沦为笑柄……好在魔道世界广阔,类似的笑柄其实层出不断,随着时间推移,人们也就渐渐淡忘了许柏廉那不计其数的耻辱之一,尤其是当许柏廉毫不留情地将其他妄加挑衅的人碾成粉碎以后,人们就意识到许柏廉的失败并不是因为他不够强,只是对手太反常罢了。

    一个年纪轻轻的秦人女子,不单单在学术领域,甚至在历史文化乃至市井俚语——还是圣元的市井俚语上都有深厚造诣,这种事是近乎不可思议的。

    能让不可思议的事情化为现实,唯有天赋二字,换言之,许柏廉遇到了一个天赋远胜于他的高手,而这个高手恰好是他最痛恨的秦人,仅此而已。

    在魔道世界,天赋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无论用多少论据去论证成就一个人的不只有天赋,都不可否认,成就一个人的,必须要有天赋。

    既然对方天赋如此之好,那么许柏廉输也就输了。

    可惜原诗却不依不饶,从那以后,几乎每次许柏廉发表文章,无论是否生化域,她都要跟着评论,当然,跟第一战不同,许柏廉再次看到原诗这个名字,便会有所提防,论战不至于沦为一面倒的局势,应该说在几年时间里,许柏廉与原诗互有胜负。

    但这种互有胜负的关系,对许柏廉而言却难以容忍,他是宗师,境界高了对方一级,而且是质变的一级,年龄更是两倍于对方,这种条件下的互有胜负,根本就是他的全面败北,何况对方还是个秦人!

    再何况,有好事者专门找到了原诗,问她为什么要刻意针对许柏廉?以她的一贯表现,要说她有什么爱国情操,那是万万不可能的……而原诗倒也不讳言地给出了答案。

    “一个心甘情愿给我作陪练的生化域宗师可不好找啊……”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许柏廉热血上脑,昏迷了整整两天时间。

    所以再次见到原诗的时候,这位一贯轻视秦人的圣元宗师,竟下意识地展开了背后的魔具。

    这是他曾经在东篱城海上迎击嬴若樱时都不曾有的郑重姿态——虽然事后证明那时的轻敌实在是太可笑了。

    原诗倒是落落大方:“想打架?可以啊,打坏了记得照价赔偿哦。”

    一个照价赔偿,顿时让许柏廉背后汗毛倒竖起来,而魔具则缓缓收敛下来。

    许柏廉继续发出外强中干的冷笑:“欠缺历史底蕴的学院,就只有炫富这条路可走了?”

    原诗反问:“不服你也炫啊?圣元议会不是有个引以为傲的魔道苍穹吗?象征初代魔道之祖的47人如同星辰一般守护着人类文明,其后每一个做出杰出贡献的人都会登上穹顶,闪闪发光……发光的材料是‘天青冥雷’对吧?相当珍贵,只在雷霆王座有产出的宝石,但价值还是比不过龙之泪,而且你们圣元议会从20年前开始就已经镶嵌不起新的冥雷了吧?需不需要我们支援一点龙之泪过去,让你们翻新一下象征历史底蕴的魔道苍穹啊?”

    这一番话说出来,也幸亏是在场的只有三人,否则东西大陆的魔道大战立刻就要开打!

    原诗在挑衅上的造诣,简直是超乎宗师的神技,如果世上有挑衅道的话,原诗将毫无疑问地成为地位超越周赦的人类文明唯一圣人。她这一番话说完,甚至连秦人语註都不由颤抖了一下身子,考虑要不要执行学院议会秘书长的灭口义务,将这个惹是生非的熊孩子扼杀在大师阶段!

    另一方面,她当然也做好了开战的准备。

    对手可是那个敢在东篱城外驾驶天启巨舰直接挑衅整个大秦帝国的疯子,谁敢保证他不会现场暴走,顶着朱俊燊的威压,把红山人精心安排的炫富展砸的稀巴烂呢?

    老实说,虽然这批龙之泪是雪山之王无偿馈赠的,并且表示不够还有,要多少有多少……但身为红山学院管家婆的语註,怎么可能允许这种浪费!

    说不得,就只能把本来打算用在原诗身上的红山裁决,用来制裁许柏廉了……

    不过就在语註神经紧绷的时候,却见许柏廉的笑容微微扭曲了一下:“可笑。”

    话中全无善意,但那一身凛然的寒意却完全消失了……换言之,许柏廉被挑衅以后,心情看起来反而好了许多。

    原诗笑了笑,开口解释道:“许柏廉对圣元议会深恨入骨,因为他去年自荐登顶被拒来着……”

    语註当时就被口水呛到了。

    自荐登顶!?这人的脸皮之厚堪比原诗啊!

    原诗此时倒是为许柏廉解释了一句:“他当时的确做出了很厉害的贡献,如果是出身贵族之家,多半是能顺势登顶的,可惜议会的反对者却用各种理由回绝了他,所以从那以后,所有嘲讽圣元议会的人都是他的好兄弟。“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