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暴怒丸
    第53章.暴怒丸

    花满堂叹了一口气,只道:“对不起。”

    别的,没有多余的解释了。他还能说什么呢?他确实,食言了。

    眼见被官兵包围,花满堂一咬牙,大喝一声,浑身冒出了元来,三枚暗器“嗖嗖嗖”的被分别逼了出去。

    暗器带倒刺,逼出去之后,花满堂身上,多了三个血窟窿,衣衫被鲜血浸染。

    他伸手点了自己的穴,止了血,又掏出一颗药丸,吞了下去。

    他浑身上下,立刻冒出浓浓的黑色元来,在他身上缭绕不止。

    殷荀站得近,只觉得犹如泰山压顶一般,浓重的压迫感突然出现,并暴增,让他的双腿,都不由得打颤,差点儿要跪下去。

    他勉力支撑着,不明白花满堂明明已经失去了大半的内力,为何现在又突然元暴增?简直匪夷所思!

    却见花古朵失声叫了一声:“暴怒丸!你怎么会有暴怒丸!”

    花古朵一面叫,一面展开了双臂,轻盈的从高高的土崖上,飞了下来,落在了花满堂的旁边。

    却见花满堂浑身的元还在暴增,他双眼通红,怒气冲天,似乎,要失去了理智。那模样,简直和一头发了怒的雄狮,没有区别!

    花满堂握着拳,浑身青筋暴突,他满头的白发和胡须,都要到竖起来了,样子十分骇人!

    他理智尚存,头也没有回,对众人说道:“你们快走!这里交给老夫!”

    王随伸手拉了一把殷荀,低声喝道:“我们走!”说着,就要往山谷中逃去。

    而殷荀,却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坚如磐石,他握紧了拳头,盯着敌人,对王随道:“你带其他人先走!”

    王随跺了脚,终于留下来了。他对吴双道:“你带众人先走!”

    吴双抱着膀子,神情倨傲的说道:“你都不走,凭什么让我走?你当我是贪生怕死之辈?”

    “好,那我们就都留下来,决一死战!”王随一咬牙,道。

    而对面,官兵正呈包围之势,火把通明中,举着钢叉、朴刀、五股叉、铁锁链,摆的跟密麻似的,将众人围在中间。

    看样子,那官兵里,也有几个高手。

    而且,他们人多势众,又手里都拿着武器,而殷荀这群人,则赤手空拳,怎么看都怎么吃亏。

    只听一声令下,众官兵手持武器,齐刷刷的朝着众人聚拢了过来。

    眼看包围圈越缩越小,花满堂大喝一声,冲了出去。

    转眼间,他就陷入了敌人中,和敌人展开了贴身肉搏战。很快,他就吸引了大部分的战力。

    只见无数明晃晃的刀枪朝花满堂袭来,却被花满堂伸手抓住,夹在了腋下,他大喝着,拽着五六个官兵,朝后退去,又突然发力,将那刀枪全部用内力轰开。

    官兵们立刻横七竖八瘫了一地,纷纷呻-吟不止。而花满堂身上,也落下了无数的血痕。

    他这样的打法,简直是全靠蛮力,只管攻击却不管防守,连命都不顾了!

    他转过头,又跳进了敌人圈里,和敌人缠斗了起来。

    而王随等人,则冲在了前面,将殷荀护在最中心,自己却冲锋陷阵,也和敌人陷入了胶着的战斗。

    一时间,敌人仗着人多势众,且持有武器,而殷荀这边的人,则仗着有几分武功,豁出去了不怕死,双方才打的难解难分。

    王随已经夺到了一把刀,牢牢的护在殷荀前面,砍杀了无数围过来的敌人,而自己,也因为寡不敌众,背部手臂等处多处受伤。

    另外两个殷荀还叫不上名字的人,捡起了刀剑,冲在了前面。

    但是很快,他们就寡不敌众被敌人围攻,用钢叉卡住了脖子,被逼的倒退了好几步,又被另外一人击杀。两人死前,还狰狞的怒吼着,在混乱中给了敌人最后一刀。

    只有吴双,一身轻盈的跳进敌人圈里,打的轻松,躲的似乎也轻松。可就算如此,他依然,被敌人偷袭,腿上中了一刀。

    殷荀也加入了战斗。这会儿,四处都是敌人,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独善其身?

    更何况,敌人的主要目标就是他,怎么可能不逐渐围攻过来?要不是花满堂、王随、吴双等几个人缠着,吸引了大部分的战力,恐怕那些官兵,早就直扑殷荀了。

    而那边,花满堂的状况,显然有些失控。

    他似乎,已经放弃了生命了,只管一味的蛮攻,不要命的蛮攻!

    他浑身元暴增,浑身上下冒着黑气。每打一掌,毒气就会跟着那一掌直接被打入人体,中掌的人,就会立刻倒地,痛苦呻-吟不止,没两下就断了气。

    他所过之处,已经倒下一大片人了。

    然而,就算他的毒掌再霸道,也终究是抵不住元的剧烈消耗。

    他的元,一面大量消耗着,却又一面,被强行从体内提取了出来,勉力维持着平衡。

    殷荀这才知道那“暴怒丸”的厉害。

    那哪里是用来保命的,明明是让人送命的!

    那暴怒丸,原来是以消耗自身身心为代价,在短时间内,通过暴怒的情绪,将元全部提取出来,颇有榨干自己的趋势!

    而且,怒气很难被控制,一旦暴怒,就会失去理智!就像花满堂这样,明明浑身鲜血直流,却仍旧似乎毫无知觉似的!

    这种怒气,会支撑着他,直到打到死为止!

    就算不死,这种暴怒,也是极其损害心神,体内五脏的!

    而且,对于自身元的榨取,很可能,会损伤丹田,破坏内丹!到时候,可就真成一个废人了!

    眼见众人陷入胶着战,花古朵牙齿咬的咯吱吱作响,她一甩衣袖,将无数毒镖飞了出去,又用丝线一扯,干倒了挡在眼前的敌人,纵身朝着花满堂飞去!

    她的指尖,拽住了花满堂的衣袖,然后,是胳膊。

    她拽着他,一面恨的直咬牙,一面道:“我们走!”

    花满堂却大喝一声,朝着花古朵攻来!

    花古朵心中一惊,眼见花满堂满眼的浑浊血红,心知对方已经失去了心智!

    她急的直跺脚,纠缠相斗了几个回合,趁机点了花满堂的穴,一面揪着花满堂往回跳,一面骂道:“老不死的,逞什么英雄?!我和你的帐,还没算完呢!”

    而花满堂正在暴怒中,被突然点了穴,封住了经脉和元走向,顿时体内胀痛,就好像一个一面被充气一面放气的球,突然出口那端被堵住,只得内部不断膨胀,最终只有爆裂的下场!

    这不,花古朵才搀扶花满堂往回走了几步,还没来得及坐下给他治疗,花满堂就突然口中喷出一滩鲜血!

    “师傅!”花古朵这才叫了一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