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6章 你上司的上司
    “神长老,您这次的计划,能成功吗?”

    神长老营帐,苍疾已经准备出征。

    花桃蝶正在给苍疾整理衣着,苍疾是个很讲究的阳向族,他对自己的外表衣着,有着严苛的要求。

    而花桃蝶,能懂得苍疾的品位与需求。

    每次苍疾出征,都会由花桃蝶来整理衣服,苍疾也只信任花桃蝶。

    “桃桃,本尊一定可以成功!

    “神州人好面子,林东启又特别好大喜功,我抓了七个宗师,他不会坐视不理。

    “林东启没选择,他一定会同意和我单挑,只要他踏入天罗狱,他就只有死路一条,这颗九品心脏,我拿定了!”

    苍疾平静的说道。

    他的语气很温柔。

    “天罗狱内,不死不休,只可以活一个人,您也会陷入危险啊!”

    花桃蝶忧心忡忡。

    天罗狱。

    这是八族圣地的一件至宝,只要踏入天罗狱内,哪怕是九品强者,都无法挣脱。

    两个绝世的强者,最终只能活一个。

    伤人伤己。

    苍疾要用七个无纹族宗师的命,威胁林东启踏入天罗狱。

    花桃蝶担心林东启会用什么阴谋,来对付苍疾。

    毕竟,对方也是神州的军团大将。

    “哈哈,桃桃你想多了,这么多年,林东启被我打败了无数次,他的招式,我了若指掌。

    “林东启已经黔驴技穷,可他是神州的大将,他其实也不想死,只是不得不出面而已。

    “神州人的性格,已经要了林东启的命。”

    苍疾转身,溺爱的摸了摸花桃蝶的脑袋。

    “长老,您一定要注意安全,如果您有什么意外,我立刻追随您离开人世间!”

    花桃蝶坚定的点点头。

    “说什么呢,我苍疾怎么可能会死。”

    苍疾笑了笑。

    如果被外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以为这苍疾是假的。

    要知道,平日里苍疾不苟言笑,动不动就杀人,谁敢在他面前提一个死字。

    整个惊袅城,也只有花桃蝶敢这么和苍疾说话。

    “桃桃,你等着吧。

    “只要我突破到绝巅,就可以为所欲为,那时候,我就可以明媒正娶,让你成为我的正室妻子。

    “这么多年,委屈你了!”

    苍疾轻轻搂着花桃蝶。

    花桃蝶是沸血族,按照阳向族的规矩,她只可以是苍疾的小妾,根本没有资格成为正室。

    所以,苍疾从来都没有妻子。

    他只有一群小妾。

    因为在苍疾的心目中,正室妻子只有一个人,也只能是一个人,那就是花桃蝶。

    谁都不可能取代花桃蝶的位置。

    “长老,您……何必呢!我只是个沸血族的普通武者,还是气血武者,我根本配不上正室的名号,能让我一辈子为您更衣,我就满足了。”

    花桃蝶笑了笑,继续替苍疾整理衣服。

    “桃桃,还记得咱们第一次相识吗?

    “那时候我修为尽失,而且命悬一线,半条命已经没了。

    “是你不顾危险救了我,而且因为我,你的父母被四臂族残杀,甚至连你也差点死去。

    “我苍疾忘不了你当初的眼神,我这辈子只会承认一个妻子,那就是你!”

    苍疾叹了口气。

    对他来说,小妾根本就不是什么事情,苍疾只要挥挥手,数不清的阳向族美人会蜂拥而来。

    但那些不是爱情。

    苍疾有心理洁癖。

    他一直认为,只有在危难时,对自己不离不弃的人,才是真正爱自己的人。

    其他人仰慕自己的地位,恐惧自己的实力,甚至贪恋自己的权威。

    他们趋炎附势,那根本就不是爱情。

    真正不嫌弃自己狼狈的爱人,只有一个,只有花桃蝶。

    所以,苍疾心里爱的人,就只有花桃蝶一个。

    可苍疾这些年,一直亏欠着花桃蝶。

    堂堂一个九品神长老,竟然没办法让最爱的人成为正堂妻子,苍疾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

    所以,他居心叵测,也要拿走林东启的心脏。

    他必须要突破到绝巅。

    能早一天,就算一天。

    “长老,我何德何能。”

    花桃蝶瞳孔闪烁着泪花。

    “你是我苍疾的正堂妻子,一切都是你应得的!

    “我要去军营统帅,你就在营帐里别出去,等我凯旋的消息吧!”

    苍疾握了握花桃蝶的手,转身离开军营。

    绝巅。

    这是苍疾从小到大的目标。

    谁都知道,他一定可以突破。

    但需要时间。

    要缩短这个时间的办法,就是炼化九品强者的心脏。

    林东启是个绝佳的人选。

    为了花桃蝶,也为了自己的野心,更为了阳向族的颜面。

    这颗心脏,苍疾拿定了。

    ……

    “大哥,咱们怎么杀花桃蝶?”

    神长老军营不远处,杨乐之和赵千恩隐藏在角落里,伪装成了一堆木柴。

    虽说惊袅城的温度相对干燥一些,但和地球没办法比较,还需要火焰来驱散水汽,这堆木材,也给了二人藏身的地点。

    杨乐之愁啊!

    营房外全是守卫,根本进不去。

    “等!”

    赵千恩望着苍疾远去的背影,他恨不得立刻去斩了这个畜生。

    当然,赵千恩毕竟是个五品,他不可能那么冲动。

    一军将领,最忌讳意气用事。

    赵千恩从来都不是冲动的人,这也是林东启敢把赵启军团交给他的原因。

    有些武者,勇武无双,但却不适合当将领。

    毕竟,你的决定,关系着无数将士的性命。

    在神州,最反面的典型,那就是苏青封。

    他一个人的时候,屡建奇功,甚至连八族圣地都闯过。

    可苏青封的统军能力,那简直是一团糟糕,比浆糊还浆糊,惨不忍睹。

    除了冲锋,除了蛮干,丝毫谈不上什么战术。

    当然,苏青封有自知之明,他从来都没有想要去统军。

    赵千恩做事情,则喜欢谋划。

    他也不会热血上头。

    冷静,是第一要素。

    “战争就要开始了,咱们得等到什么时候?”

    杨乐之焦急啊。

    街道上熙熙攘攘,很明显是军队在集结的声音。

    如果没有意外,两个小时左右,惊袅城的大军,将再一次压迫在东战区湿鬼塔前。

    这一次,涉及到了七条宗师的命。

    两个小时,看上去很久,但真正办事的时候,也就是一眨眼时间。

    “来了!”

    突然,赵千恩小声说道。

    “来了?什么来了?你大姨妈来了?”

    杨乐之没好气的说道。

    也真能沉得住气。

    “伪装好,咱们要去花桃蝶营帐。”

    赵千恩懒得理会杨乐之的挖苦,一路上他已经习惯了。

    “什么……咦……这家伙,要扛着他们走?”

    杨乐之再一转头。

    一个三品的阳向族走过来,不偏不倚的将自己和赵千恩搬到木车上。

    杨乐之吓的魂飞魄散。

    这个阳向族,似乎是故意的。

    “稳住呼吸,这是赵启军团派遣的阳向族密探!”

    木车上,赵千恩提醒着杨乐之。

    营帐外守着不少侍卫,千万别被看出马脚。

    在地球,有很多人族没骨气,背叛到了阳向教。而在惊袅城,当然也有货真价实的阳向族叛徒。

    他们因为各种原因,成为了赵启军团的密探。

    有些是因为仇恨,有些是贪婪,原因各不相同,但其实和人族叛徒的心里,又没有太大区别。

    毕竟,没有任何种族是铁板一块。

    “密探?

    “大哥,你竟然能调的动赵启军团的密探?”

    杨乐之观察了一下。

    果然,这个阳向族明明可以听到他们的声音,但熟视无睹。

    他似乎是专门给帐篷里送燃料的。

    杨乐之真的佩服。

    没看出来,这个大哥还有些手段。

    “别废话了,杀花桃蝶,只能在帐篷里进行,只有进入帐篷,咱们才真正安全,你千万要伪装好。”

    赵千恩寒着脸提醒道。

    至于密探听我的话,那不是废话吗。

    我是密探统领的上司的上司,我一手筹划的密探营,我怎么可能调遣不动。

    很顺利!

    阳向族密探一言不发,顺利将赵千恩和杨乐之送进去。

    “娘娘,木柴到了!”

    密探低着头。

    杨乐之观察了一下,这个密探在看花桃蝶的时候,瞳孔里闪烁着憎恨。

    “知道了,放下吧。

    “哼,后宫一群贱人,敢风言风语,我见一个杀一个!”

    挥挥手驱散密探后,花桃蝶喃喃自语。

    人。

    都有两张面具。

    在苍疾面前,花桃蝶永远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但对付苍疾的小妾们,她又心狠手辣,无所不用其极。

    这个送燃料的阳向族,就是想找花桃蝶报仇。

    他的姐姐,被花桃蝶折磨了十天十夜才终于惨死,下场之凄惨,惨绝人寰。

    所以,他成了赵启军团的密探,他要复仇!

    临走前。

    密探深深看了眼杨乐之他们,他看到了复仇的希望。

    赵启军团的刺客很强,他们伪装成木柴,这么近距离,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杨乐之,一会我要用你的身体当牢笼,活捉花桃蝶,你听我的口令,别抵抗外来的气血!”

    花桃蝶根本没注意到这车木柴的异常。

    她在床榻上假寐着。

    这时候,赵千恩小声交代道。

    “什么?我没明白!”

    杨乐之一头雾水。

    用我的身体,当牢笼?

    我冰清玉洁的身体,怎么可以当牢笼。

    夺舍?

    “我修炼过一部战法,可以将重伤的花桃蝶,和你合二为一,虽然只能坚持几个小时,但足够了。

    “在这里杀花桃蝶,太便宜苍疾,我要在苍疾面前,将花桃蝶折磨致死。”

    赵千恩眯着眼。

    他已经酝酿出了必杀的一击,其实他实力被压制的时间即将结束,其实已经恢复了不少气血。

    赵千恩可以确认,等自己恢复实力,就是九品。

    对。

    他突破了。

    “还有这种诡异的战法?我可以拒绝不?”

    杨乐之瞠目结舌。

    我体内禁锢了花桃蝶,那我是男的?还是女的?

    我需要蹲下来尿尿吗?

    真郁闷。

    “其实我也可以用自己的身体,去囚禁花桃蝶,但那样的话,功劳到不了你头上。

    “你可以再考虑一下,学分应该不会少,毕竟是杀苍疾的老婆。”

    赵千恩又说道。

    用杨乐之的身躯囚禁,到时候功劳可以算杨乐之的。

    赵千恩马上九品,要功劳没用。

    “我来吧,为了人族大义,我杨乐之粉身碎骨都在所不惜,区区臭皮囊,又有何惧哉!”

    听到军功,杨乐之就想到了学分。

    想到学分,杨乐之就看到了自己绝世战法大成的模样。

    这种机会,怎么可以不把握。

    ……

    更晚了,抱歉大家
为您推荐